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草木小记(散文)_2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多少年都不曾想起的名字,忽然在脑海里闪现一段往事,不知道那年的他,现在好不好……

——题记

一、洋姑娘

清晨,鸟儿叫我醒来。

门前的花草挂着昨夜的露珠,我习惯地看向绿意葱茏的牵牛花藤,笑盈盈去数一数粉嫩嫩的小喇叭又吹起几朵,用目光量一量缀着洁白小花的吊兰又长了几寸;提起小喷壶,细细洒水,让这些小可爱们稳稳渡过烈日烘烤。这小小的一方泥土里种着许多植物,同样就种下了一段清浅时光里的美好!南瓜、西瓜、山药、花生、绿豆、辣椒,太阳花、海棠花、长寿花,还有一棵是萱妈妈栽的叫不出名字的小苗,也已经长大,开出了小小的花儿。

忽然觉得它是洋姑娘,赶快去百度详情。正是漂亮美味的洋姑娘!

洋姑娘又叫红姑娘,别名酸浆,含羞果,灯笼果。是美味果蔬,果实艳美清香,酸甜可口,营养丰富。洋姑娘不仅好吃,而且叶面碧绿,开小黄花,霜降以后,它的果实就会变得红彤彤的,就像一盏小小的灯笼,整个生长过程都非常美。浆果富含维生素C,对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有一定疗效。果实有清热利尿功效,外敷可消炎,酸浆膨大的宿存萼可入药,有清凉、化痰、镇咳、利尿之功效。

1982年秋天,我在镇上读初中了。

开学第三天排位子,他就坐在我的左边。那时的他个子不高,穿草绿色军便服,蓝裤子,脚上是一双黑色布鞋,干净整体。胖乎乎的班主任又点了一遍名字,说是让大家加深记忆,相互认识,我知道了他叫文虎。我暗笑,这人怎么叫虎呢,叫猫还差不多!印象里在农村叫虎的男孩子都是黑脸膛,虎背熊腰大高个子,声音如钟,走路生风……这个文虎白白净净,满眼含笑,像个腼腆的小姑娘,谁看他一眼都还人一个微笑。

周一到校,文虎双手捧了一大捧红果果放到我的桌子上,轻声说:这是给你的洋姑娘。我家种的,很好吃!我有点愣怔,我们还没有说过话呢,我不好意思地看向他,真不知道是收下还是拒绝。他极自然地微笑,小眼睛闪着亮光,真诚和气如故友!笑着大声说:你是娟的姐姐呀,我早就认识你!你每次去她家的时候就从我家场院里走,你小姨昨天说让我这周带你去她家呢!

我细看洋姑娘,和樱桃差不多大小,圆圆的,鲜艳的橘红色,真是诱人!放进嘴里咬一口酸酸甜甜好味道,似乎还有一点点似有似无的淡淡苦味,里面有籽,有点像西红柿,却比西红柿味道更好吃一些。总之,是那种难忘的无法描述的特殊美味。

文虎说这可是稀罕物,现在甭说十里八乡,就是整个县里也没有种洋姑娘的,他家也是今年试种,成功了就会大面积推广,会挣个好价钱的!种子和栽培技术是他爸爸去省城开会的时候从农科院带回来的,据说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种植它们前景很不错,是发家致富的好路子!……文虎说明年春天等家里育了洋姑娘苗,一定送给我一些回家栽种。

我记得刚刚分田到户,农民吃饱了肚子,仓里也有了余粮;改革开放,提倡搞活经济,穷了太久的农民都跃跃欲试。我爸爸也是走在前面的农民,栽植多种中药材,挖池养鱼;他订了好几份报纸,学技术,学先进,读新闻,了解新理念新经济,记得那时候的《陕西农民报》、《科技报》、《致富信息报》《陕西日报》等,有时候我也会看一看,权当课外阅读。

在班里我一直都是那种眉头锁着浅愁的小人儿,不优秀,不美丽;少言寡语,低眉读自己的书,自顾自写作业,想自己的心事。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也没有厌恨的同学,能偶尔聊几句的只有几个人,文虎也算。讨论一下考试题,讲一讲新看了的电影或者读到的金庸小说,再说些从大人们那里听来的故事之类。

一学期很快就结束了,新学期开学时,没见到文虎。我也从没打听过他为什么没有来上学,后来听一个女同学说文虎家是万元户,万粮户,他爸爸是县里评的致富能手,科学种田专业户,要文虎回家学种田。……从此我少了一个可以说说话,偶尔送炒花生、葵花籽的同学!……无言忧伤过一小阵子后,他就在我的记忆里淡了!

终究还是没心没肺的小孩子,一些遇见,一些感动都不会太在意,也不懂得去珍惜!

春雨滴滴答答下了三天,校园的小路泥泞不堪,我的网球鞋沾满黄泥浆,低头走过女生宿舍的院门时,有个声音在叫我的名字,一抬头,我看见了文虎明亮的眼睛。他的脸有些黑里透红,身材明显的比去年结实了一些,身上披着蓑衣,高高卷着裤腿,光着脚板,旁边放着一个竹蓝;一小撮碧绿的小苗,大概有十厘米高,整整齐齐摆放着,椭圆叶边上带着锯齿状的绿叶子上有雨珠往下滴,每根小苗的根部裹着一小块湿漉漉的泥土。我惊呀:文虎,你在这里?

他拿起竹篮里的小苗就往我手里塞,急急地说,你怎么才来,我等了你好半天了;这几棵洋姑娘苗是专门给你拿来的,回家就赶快栽上;就和家里栽辣椒、西红柿一样就行,趁着好天气,泥土湿透了最容易活。好好照顾,果子很好卖的,下学期你的学费就不用愁了!文虎说完转身低头走在细雨里了,我举着碧绿盈盈的洋姑娘苗发呆!……(我知道他家洋姑娘苗很值钱,一棵苗至少买五毛,这20几棵苗比我一学期的学费都多!)

秋天里我先后卖了两篮子鲜美的洋姑娘,满心欢喜备好了开学要交的学费,买好了作业本和英雄牌钢笔,家人和邻居也尝了新鲜美味!那些感激和念想曾经在小小的心里翻腾了很久很久……

时光它不停步,青春就忽悠悠消逝;少年心事无人问,那些没有结局的故事,那些没有答案的疑问,或清楚或迷茫都随落花流水去!

我继续念书,小姨家搬到市里做买卖,后来买楼房置家业,在市里落户,我就再没有机会见过文虎,连消息也没有过。

三十几年后的这个夏日清晨,我在漂泊的城市角落里忽然对着一株小小植物泪眼婆娑,是真的老了,脆弱的这般无用?

我不再清澈的双眸抚过这棵洋姑娘,我要精心养着它,熬过京城的酷热干裂,希望在秋天结出鲜艳的红果果……

二、刺刺菜

那天去郊区的项目办事,车子停在工地南门里的简易工棚边。这处在建工程还需要一段时间竣工,厂房已经初具规模,通往办公区和车间的道路还没修整,坑坑洼洼,尘土飞扬,空地里有零星的杂草郁郁葱葱;一开车门,伸脚下去,一朵紫莹莹花儿就在脚边颤颤巍巍抖动。是我的脚碰疼它了吗?还是它在为我的到来欢喜?我不得而知!可是,我确是因为在此见到它们很开心。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看见过刺刺菜了,心头掠过一丝喜悦,抬眼望望这些开着紫色花朵的刺刺菜,一如久违的故乡村邻,淳朴、亲切、温情。

我立即拿起手机,蹲在地上拍了两张照片,一点也没有顾忌同行同事的感受。新来的年轻经理带点不屑笑着说:王姐,这荒草野花也有可拍的?咦,这是什么花?颜色倒挺还好看的。我告诉他是刺蓟菜,我老家叫刺刺菜。没想到同行的几位都不知其名,对它们一无所知。我本不善言,只简单说了句,刺刺菜,可以吃,味道不亚于荠菜。刺刺菜性味甘凉,有止血凉血,消炎止痛,利尿消肿的功效。具有恢复肝功能、促进肝细胞再生的作用。所以,春天多吃一些刺刺菜有好处。几位同事呵呵应着,说王姐对花草了解很多呀!……我也不会介意,这时候的赞美是真诚的还是敷衍的,我依然很高兴。写上小字,“荒园无人独自开”点击一下分享到说说。

看着这一片开着紫云似的刺刺菜,于是,我想念故乡的田野,想那里的山水草木,白发至亲。

回城的高速路上,车内空调是极舒适的温度,轻快的音乐一直在车内荡漾,身旁的同事已经迷迷糊糊睡去。我没有丝毫倦意,看着玻璃窗外的夕阳,看着一闪而过的树木花草,眼前一幕幕出现的是儿时乡村的景象……

初春的田间地头,一丛丛刺刺菜的嫩芽冒出地面,用不了几天,到处长满了碧绿萋萋的刺刺菜。早春的刺刺菜,鲜嫩肥厚,叶片饱满,根茎柔嫩,叶片边缘的刺儿,也还是柔柔的,不刺口,不扎人,整株刺儿菜,都是极好的美食。那时候常用刺刺菜熬菜粥、蒸菜包,凉拌着吃。

那个时侯,熬刺刺菜粥,并不是赏野味,而纯粹是为了填饱肚子。一般是大米、玉米糁、刺刺菜一起煮,新采的刺刺菜,用水洗净放一边,先把大米、玉米糁洗净一起放进铁锅中,然后加入适当的水烧煮,待米粥煮好,再将新鲜刺刺菜放进锅中,煮沸,滚煮过几次后,即可食用。熬煮好的刺刺菜粥,色香极佳,大米洁白,玉米糁金黄,刺刺菜嫩绿,色彩对比鲜明,真真是活色生香呢,这秀色美食是极其撩人胃口的。喝一口刺刺菜粥,满口香甜,特有的乡野味道唇齿留香,仿佛,吃进的不是一口普通的野菜粥,而是整个的春天。

凉拌刺刺菜也是另一种美味,开水焯过的刺刺菜里放上食盐,姜末、蒜泥、辣椒油,醋,拌均即食,鲜辣脆嫩,酸爽可口,是极好的下饭菜。要是再加几滴芝麻香油,更是提味。大多时候我们吃的下饭菜都是缺少调味料的,有食盐放就已经很不错了,偶尔放了辣椒油、香油,那简直就是过节一样的待遇了。

小时候,爸爸常常会给我讲一个小故事。1958年,响应号召“大炼钢铁”,爸爸去了镇巴县挑“矿石”,经常饿着肚子,食堂里每顿的饭菜根本就吃不饱。每天挑着近二百斤的“矿石”要走三四十里的崎岖山路,经常饿得头晕眼花,两腿哆嗦。月底的时候,一连下了好几天雨,供给不上,眼看着食堂无粮下锅,十几个农民勒紧裤带,还是难以熬到粮食运来,眼看着有一位倒下了,爸爸也是快要坚持不住了。

这一天,爸爸路过一片收完玉米的空地,看见一片开满紫花的刺刺菜,立刻好像看见了救星,激动喜悦一下子涌上心头。放下竹筐,爸爸极速用他粗糙的大手拔起一颗颗已经很老的刺刺菜,绒绒的小刺一下子扎的爸爸老茧纵横的手生疼,初见得欢喜一下子消失了,爸爸迟疑了,这么扎人的刺刺菜还能吃吗?可是如果不吃,几个人是要等着饿扒下吗?

饥肠辘辘,容不得爸爸迟疑。匆匆拔起长满尖刺的刺刺菜,满满装了两大竹筐挑回食堂去。炊事员一看也是极高兴,赶快和爸爸一起淘洗干净,烧水焯过,在大瓷盆里放上食盐拌拌,几个人围着两大盆盐拌刺刺菜,吃得津津有味。爸爸说那是最好吃的一顿饭,多少年都忘不掉的美味。

每每讲这故事的时候,多半是五六岁的我挑食,不吃妈妈煮的玉米红薯粥,不吃腌制的白萝卜条,红薯叶泡的浆水菜;挨了妈妈的骂,委屈地抽抽泣泣,抹鼻涕眼泪的时候。爸爸会抱起我和蔼可亲地笑,把我放在他的膝盖上坐好,用食指刮刮我的小鼻梁,爱怜地说,不哭、不哭,爸爸给你讲故事,讲五八年吃的开花的刺刺菜,讲六零年吃的观音土、榆树皮……

爸爸会把腌萝卜嚼的咯吱吱脆,把玉米稀粥喝的呼噜噜响,一边还笑着对我做鬼脸,说真香啊,不信现在你吃吃,肯定好吃极了!……那时候我常常会目不转睛地盯着爸爸的嘴,看他吃的那么有味,总是怀疑他吃的腌萝卜、浆水菜和我碗里的不一样,最终我会眉开眼笑,吃掉我小碗里的饭菜。

今年七十五岁的爸爸,依然身体健康,四亩田地依旧耕作的井然齐整。油菜籽榨油,水稻兑大米,药材换现钱,菜园子更是绿肥红廋,五彩斑斓,应季菜蔬样样有,吃不完就送亲邻。爸爸从艰苦的年代一步步走过来,所经受的苦痛绝非我们这代人能想象,所以爸爸深深懂得知足,珍惜,感恩;这些年,我们在远方,爸爸和妈,依然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几乎很少用儿女给的钱。他总是说,现在你们的担子也不轻,在外面生活不易,不要牵挂我们,常打电话就好,有时间回家一趟我们就特高兴。

城市喧嚣,职场纷争,有时候会很累,从心到身。清风明月夜,夕阳红亭旁,朝晖晨露里,一株草木,一朵野花,都会让我想起乡村亲人。给爸妈打一个电话,聊几句家常,抚慰我心,长我志气,整理心绪,好好开始新一天。

偶尔我也会在空闲时去地里摘野菜回来,捡最鲜嫩的荠菜、苦菜、刺刺菜、灰灰菜、麦瓶瓶……细细做好,慢慢咀嚼。想爸爸那咀嚼饭菜的脆响,那满足的笑容;想那遥远的年代,故乡的味道!

2015.08.17

癫痫的治疗费用导致青少年癫痫病发作的因素有哪些呢癫痫病如何才能治愈呢哈尔滨癫痫病该怎么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