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浪花·念】吹“箫”(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表白的话

箫是我国传统的乐器,它吹奏出的乐曲温婉迷人,能丰富人们的生活,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诗歌中所描写的吹箫环境是在富贵缱绻之地,而在我们施工的隧洞里有一条熟语,也叫“吹箫”。“箫”声时刻陪伴着我们,是围绕在我们身边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像村规,规定着我们哪些可以做,哪些又不可以做;又如同耕种的节气,指导着我们何时播种,又该怎样地进行田间管理等等的隧洞生产行为。

“箫”的村规以及节气,是隧洞施工多年积累的经验之谈。有心的人肯定发现过,在一些我们常常经过的公路、铁路隧道里,一些隧洞都只是简单地在岩石上喷射了薄薄的一层混凝土,有些甚至连混凝土浆也不曾喷射过。其中的原因通常都是比较简单,那就是隧洞中的岩石坚硬、稳定,没有必要做进一步的加固。

在一些地质条件复杂多变、软弱破碎的地区,喷射混凝土浆就是一种常见的临时支护方法。很多时候钢筋混凝土衬砌跟不上隧洞掘进的速度,喷射混凝土浆就成了隧洞施工必不可少的一道施工环节。

顺着已经被混凝土衬砌得光滑、明亮的隧洞深入,突然,整个隧洞变得开阔、博大起来,游龙一样蜿蜒向开掘齐头的电灯,像一颗颗牵手的星星,在隧洞施工的天空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游龙抵达齐头,横着画过一条线,于是齐头上人影攒动、机器轰鸣的施工场面便隐约可见。风动凿岩机不停喷出的一股股青色气流,被工友们忙碌的身影映衬着,在齐头的上空轻舞起团团彩云,缠缠绵绵地,宛如在阳光下拥抱着村舍的袅袅炊烟。

那一路高约十米左右、宽也约十米左右令人感到开阔的隧洞,就是还没有能够被钢筋混凝土完整衬砌、只是喷射过一层五至十厘米左右的混凝土浆的支护地带。支护地带大都是由强喷强锚的施工方法构成。钢拱支撑都是环环相扣,用钢筋焊接相联;拱架上面,一般采用片石或劈柴使其与隧洞的岩层抵紧;拱架本身也是用粗钢筋钻插锚杆,使其与隧洞山体紧紧相联。经过混凝土浆喷射之后,片石、木柴包括拱架都从人们视线里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那些凹凹凸凸的黄铜色的波浪了。

这些严密的支护,能够有效地保证隧洞施工有序、安全、快速地朝前推进,是隧洞施工的“安全屋”。宽阔的隧洞在一路各型电灯的辉映下,明暗闪烁地呈现出黄铜般的肤色,那些原本锐利、坚硬的岩石也已被遮掩得严严实实。凹凹凸凸的隧洞给人一种跌宕、健康而又婉约的感觉,四下滴哒滴哒、此起彼伏渗水从洞顶清脆滴落的声音,更加增强了隧洞深邃、博大的质感。头顶上,黄铜色调的波浪抚过那些不断凸起又不断凹进的支护设施,缓缓地朝齐头亲吻过去。当她与施工的涡流热烈相拥、热烈亲吻的那一刻,就在隧洞的天空飞舞起一串串欢腾、晶莹的浪花。当她再次从明亮耀眼的齐头荡漾过来,转身的那一瞬,就婉约成了回眸一笑。

如果从齐头的地方回望,在突然开阔起来的隧洞里,就像是走进了一位健康、野趣十足的妙龄女子。她的浑身上下散发着火辣的青春朝气,该遮的遮、该露的露,大胆、前卫,目光流转如炬,隧洞的天空顿时就成了她展示风姿的T台。灯光效果影影绰绰,正好对她正反、前后、上下、左右起伏滚动的线条进行了神秘、高深、无限美、美不可言类的渲染;她的音响烘托功能超强大,高昂时是各种施工机器的轰鸣,形同鼓乐齐鸣;妩媚时就转换成了琴瑟悠扬,那是隧洞滴滴哒哒渗水的伴奏;波浪的洞顶,是美人高高扬起的头颅以及她齐颈活泼的短发;凹凹凸凸起伏跌宕的洞壁,就是她健康、活力四射的肌肤以及在T台上变幻着的奔放的身姿。

如果隧洞的开掘顺利、没有遭遇坍方,那么紧跟在我们开挖班组身后的这位火辣辣的大美女,会一直在她的T台上走下去、会一直在隧洞施工的天空展示她无穷的魅力和活力。当然,我们是以男性的目光在考量眼前这宽阔的隧洞。要是以一位女性温柔的目光审视的话,那么,以略显粗犷的姿态,行走在隧洞T台上的,极有可能就会是一个高大威猛、沉着健美的伟男子。

……

就是这些宽阔的支护地段,时不时都会从顶部传来“哔、啵”的声音。“哔、啵”有时会很轻、一声;有时候又会较重,就像两块石头的轻轻碰撞,也一声;有时会是两声或更多一声,音质的轻重可能会前重后轻或前轻后重,也可能会轻重交错;如果是像游鱼一样,一路“哔、啵,哔哔、啵”地轻重交错而来,那就是一串游走的音符了。这样的音符大都不会连续、或持续太久,声音也大都不会太响,最为高亢的时候,也只能是终结在拳头大石块相撞的程度。

这样“哔、啵,哔哔、啵”的音乐,因其与隧洞渗水滴落的声音迥然不同,有着在空中飞翔的特点,我们就称之为“吹箫”。“吹箫”的称谓,最初是从老工人的口头得到的传承。隧洞里的“吹箫”,它的准确名称应该是“吹箱”。在后来不断的施工实践中我们才知道,所谓的隧洞里“吹箫”,实际上即是一个口误也是一个听误。我们在软弱、破碎地质隧洞里所做的钢拱类支护,一般都称之是“架箱”。哔、啵,哔哔、啵的声音,就是从已经被混凝土浆再次支护过的箱梁上传出来的,自然就该被叫做是在“吹箱”才对。

“吹箱”的称谓因其与“安全”息息相关,有别于“吹箫”,偏于激昂,令人凛然。因此我们更愿意把“吹箱”称作是在“吹箫”,这样,就能给凛然、森严的隧洞镀上一层浓浓的温婉亲和的色调。架设在隧洞顶部的支护箱梁,又像是一根根承重的扁担,担当着“安全屋”顶梁柱的重任。隧洞里“吹箫”,很多时候都是箱梁们在自我排空——即排除多余的内存空气,也是扁担们一路上都在“哔、啵,哔哔、啵”悠然地吟唱,纯属自然现象,完全就等同于大山腹地的天籁之音。

但是箫声一旦大过石块的撞击、并且异乎寻常的多,其“风景线”的性质就改变了,也不再是一根根扁担在悠然地轻吟担当的诗句,就变成了一种危险信号,极有可能是扁担承重已达极限,或支护顶部的岩层情况发生了恶变,其后果就是扁担不堪重负,一行行轻盈的诗句已变形、扭曲,如果不能及时地得到修改、润色、调整,那么很快,我们精心构建创作的扁担担当的诗句,就会一个字一个字地被重力压得支离破碎,最终导致担当折断,引发隧洞坍塌。更为严重的还是这样的坍塌极有可能发生连锁反应,造成多排、多根扁担相继折断。

顶梁柱折断,“安全屋”崩漏,曾经的隧洞T台以及T台上呈现出的壮美当然也便杳如黄鹤。

安全关乎生死、关乎存亡,是不讲温情,也是不讲温婉的。要确保“安全屋”的完好、隧洞的T台不致倾覆、T台上的美人也不致出现“花钿委地无人收”的尴尬,让隧洞的壮美常驻,这就需要我们在听“箫”的过程中牢牢绷紧安全生产的弦。于是,“箫声”的轻重、出现的频率上限便成了我们施工中不成文的“村规”条文和“节气”表。

“箫声”过大、过密,表示是触动了村规的警戒线。这时,就要求我们要按照村规标准放下手上的活,仔细探究“箫声”背后的密码,并且对其进行诸如观察周边、加强支护等等手段的解码处理。等到解码通过,“箫声”正常,警戒解除,隧洞里扁担担当的诗句再次轻吟起来,诗意轻盈,韵律平和、整齐,隧洞的天空静好,我们又才接着进行被终止了的施工耕作和播种。

隧洞里的“吹箫”,它只是隧洞里“吹箱”的一个变称。“吹箱”有其“吹箫”一面的妩媚和温婉,又有其现实一面的严峻和危厉。妩媚、悦耳、赏心悦目的一面令人松懈麻痹,严峻、现实的一面时刻潜藏危险、令人严肃警惕。如果心中没有牢固的标准、底线意识,很多时候,面对“吹箱”,温婉和危厉两个方面的度就容易混淆、很难把握得准确。

只要我们时刻紧绷着安全生产底线的弦,也就不会为一些玄幻、妩媚的表面现象所蒙蔽、所异化,“吹箱”两个方面的度自然也就了然于胸。于是,我们每天的施工就会被一缕缕温婉亲和的“箫声”及壮美的T台表演陪伴着,即饱含艺术的张力和情调,又充满创作的欲望和激情。

有很多事情的标准都具有多重选择的性质,面目多变,令人迷茫,然而底线又都在人们的心中;要保证生活的风景线不被迷失,这就要靠我们自觉地去警惕和坚守心中的那些底线了。

哈尔滨的专科癫痫病医院有哪些男性癫痫的症状有哪些陕西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