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甜蜜的奢望(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煮一锅汤圆,找一个细瓷的碗,盛上六只,像雪,像梅,冰清玉洁而又热情似火。齿尖触碰,软糯香甜的馅料呼之欲出,轻咬一口,还没舍得吞咽就已经暖心暖肺了,真甜啊!

一桌子菜肴,五味俱全。咸是主角,带着湿湿的古意,席卷全席;辣占上风,似脱了缰的野马,横冲直撞,霸道得抢足了风头;酸是醋意大发的小媳妇,眼神嫉妒得带着钩子;苦呢,真像个怨妇,一口下去,诉不尽的惆怅满怀;而甜,必是那低眉的女子,有着最慈悲的胸怀,不张扬,不惹眼,尽自己绵薄之力统筹兼顾,推波助澜。无她,失了和谐,有她,满桌子活色生香。

喜欢甜仿佛与生俱来,从降临人世吮咂着第一口甜甜的乳汁开始,就与她结了缘。哭了闹了心情糟了,含一块糖,甜在嘴里,润在心间,如一台温度恰到好处的挂烫机,将心灵深处的皱褶熨帖得平整。遥记小时候用煎饼卷白糖的滋味,真真是甜到纯粹啊,满口的清爽,满肚子的舒畅,沁人心扉,有了她的陪伴,做起功课来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了。甜,是高山流水觅来的知音,是深夜红袖添的那缕馨香,是封存于味蕾最原始的记忆。

馋,几天不吃甜食就馋得要命,丢了魂似的,饭也吃不饱,索然无味。一路小跑着钻进老字号点心铺,买一包隆盛蜜食,迫不及待地拆开,手也来不及洗就开吃。拇指食指捏住一个,焦糖的颜色,细小的芝麻,蜜罐一般鼓着肚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寻着一个小角咬开,甜甜的浆汁口感温和润滑,浓郁而不觉甜腻,一个是不够品咂的,还要再吃,再吃。一直吃到骨头缝里都灌满了蜜才罢了。甜浆顺着手指流淌下去,慌忙去舔,翻转着手心手背去舔,孩子似的,不管不顾了,不要形象了,不要风范了,边走边舔,真是着了甜的魔了,无药可救了。上班途中,要从包里掏一块糖出来,阿尔卑斯,大白兔都可以,含在嘴里,甜丝丝的,看花是好的,看人是善的。

有了甜的润泽,心情总是出奇的好。那些繁琐闹心之事都被这甜魅惑了,消融了。会45度角仰望天空傻笑,会陶醉着哼唱民歌小调,会给下班回家的爱人一个莫名的拥抱。他说,牙齿都坏掉了还吃。我咯咯地笑,喜欢甜,就要学会包容,像对待围绕在身边的人。没几个三五知己的人生是黯淡的,是有缺憾的。可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啊。谁也不能要求自己的朋友完美无缺,特别是闺蜜。喜欢她,珍惜她,就要把她的缺点一并喜爱着。我想,爱情亦是如此吧。

慵懒的午后,和友相邀在斯诺克,点加了糖的曼特宁咖啡,巧克力奶香味的爆米花,还有薯条瓜子水果沙拉,边吃边聊,惬意地浪费着时光。我们品着甜的清幽聊着爱情的话题。爱情如同美食,保温容易,保鲜难,日子久了会沉淀下许多杂质,谁都不愿去打扫,任凭细菌滋生腐烂变质。唯有友情啊,充溢于爱情的嬉笑怒骂之间,过滤着侵蚀灵魂的病毒,剔除附着身体的污垢,荡涤着心灵的郁结之气。这友情啊,以甜的低调出场,完成了使命便华丽地转身,不惊不扰了。

喜欢甜的女子都爱做梦,我想我的前世定是那青楼里的艺妓,着绿萝裙衫,戴冷钗银钏,抚琴顾影自怜,清泪湿了胭脂。亦或是戴望舒笔下结着愁怨的雨巷姑娘,哀怨又彷徨,冷漠、凄清又惆怅。才在今世让甜如蜜的好友与我如期相约,怀素心,含清世,一起拈花微笑,一起容颜迟暮。来世我更愿意做一只斑斓的彩蝶,徜徉在花间,食花蜜,舞蹁跹,绽放生命极致的美丽,一刹那便是永恒!

福州哪个癫痫医院好吧沈阳治疗癫痫好医院是哪家进口拉莫三嗪片的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