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中国女性的春天(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中国的女性,从古到今,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从桎梏到解放的进程。纵观这一历史进程,旧时代的女性和新社会的女性,其命运之凌霄地壤,其地位之天翻地覆,不由让人顿生感慨。

在中国古代,女性所处的社会地位,可以用三个字做概括,那就是“被残害”。古代残害妇女的方式,那可是花样繁多,其中以朝廷推行的贞节制度至为残酷。秦始皇为巴寡妇清筑女怀清台,为朝廷旌表女性之初始。不过,秦始皇旌表的巴寡妇清,不是彰表她的节烈,而是彰表她的富仁。没成想正是秦始皇的这一首创,由此启发了后代的封建帝王,他们学着秦始皇的干法,纷纷修起了台子,并给这个台子起了个别致中听的名字:贞节牌坊,专门用以旌表那些他们认为节烈可彰的女人。到了宋代,程、朱理学出笼,圣人程颐发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怪论,大吵大嚷“处女贞操、不事二夫和不许改嫁”,当为女人之首要,使得贞节观念得以进一步强化,一把将女人推入了死胡同。直至明清时期,女人的命运更是雪上加霜,“妇女应当遵从节烈,成全家国”一套道德逻辑,继而堂而皇之登上了台面。于是乎,在历代统治者以及程、朱这样一些圣哲们的节烈道德指引下和熏陶下,使得越来越多的妇女,自觉自愿地认同并践行这种节烈道德,从而造成节烈女性的数量之多,种类之繁,情节之离奇,状况之惨烈,达到了空前绝后的程度。

先秦时代,梁国有一寡妇年轻貌美,梁王与贵人们争先恐后想聘娶她,以致她家的门槛险些被上门提亲的媒人踢断,这要放在当今眼下,对她无疑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简直应该为此大笑三声。可在当时,情形便不一样啦,她阁下为了践行节烈,明志不嫁,持刀将自己的鼻子割了下来,将一张美丽得让男人掉魂的俏脸儿,瞬间破坏得惨不忍睹,让痴迷她的臭男人们既吃惊,又泄气。也正是从此人起始,开了以自残方式表示守节之志的先河,多为后代寡妇们景仰、遵从和效仿。

唐朝贞观年间的宰相房玄龄,大家知道他是个不错的宰相,也是中国男人怕老婆的先行和榜样。他的老婆卢夫人,也就是因创造“吃醋”典故青史留名、同样是中国女性节烈先行和榜样的那个女人,其节烈事迹也是令人可佩。《朝野佥载》这样记述,说房玄龄年轻时,其夫人卢氏质性端雅,姿神令淑,抗节高厉,贞操逸群。有一次房玄龄得了病,病得不轻,自我感觉快不行啦,便把卢氏喊来床前,拉着老婆的手呻吟道,看来我这个病好不了啦,你还年轻得很,我翘辫子后,你不要为我守什么节啦,找个合适的男人嫁掉吧。此时的房宰相心里,忒不落忍让他心爱的女人去守空房,这在当时算是特别大度的啦。房宰相的这几句话,让卢夫人涕泗横流,遂决绝地说,妇人无再见,岂宜如此!说完话,她回到自己屋子,挖下了自己一只眼睛,以此向房先生表明不嫁之志,令房先生既心惊胆战,又感动不已。后来房先生的病很快又好了。史书上说,龄后宠之弥厚也。也就是说,从此房先生爱卢夫人爱得不得了。依沛言先生看,这个卢夫人,也太极端了点,害得房宰相和一个独眼女人厮守了一辈子。

明朝时期,安徽的宣城有个姓冯的女人,自19岁起,为自己死翘翘的臭男人守节。她听旁人说,这女人守节特不容易,必须有咬断铁钉的意志,才能守得下去。大家都明白,这不过是一句形容守寡极为不易的说法而已。谁知这冯女士竟钻了牛角尖,她真的从墙上拔下一枚铁钉,狠命去咬,史书上说,她真的在钉子上咬下了齿痕。这个还不够,接着她将自己胳膊上的肉,割下来一块,用这颗钉子钉在墙上,以此立誓为臭男人守节。据说直到她老年时,那块肉还在墙上在钉着呢。

惜忘记了哪个朝代,说在浙江的慈溪,有个姓王的女孩子,为了给病重的未婚夫冲喜,提前嫁到了夫家,她日夜服侍那个病秧子,没有过一次性生活,这病秧子没过多久就给翘辫子了。未婚夫死翘翘了,说明娶她过门没起到冲喜的作用,婆家人便十分厌弃她,终日对她打骂虐待,两个小姑对她更是拳打脚踢,长期不许她上床,让她睡在湿地上,目的是想逼她另嫁或者回到娘家去。可这个小王氏硬是逆来顺受,没有一句怨言,而且自愿剪发毁容,表示誓死为死去的男人守节不已。天长日久,她因睡湿地得了重病,娘家人为其病能否治好惴惴不安,她却庆幸道,这下可好啦,得了这个病,他们再也不能逼我改嫁了。在女孩子这种模范事迹的影响带动下,当地一些订了婚却死掉未婚夫的女孩子,都自愿跑到夫家为死去的男人守节。

明朝嘉靖年间,有一节妇宣氏,其夫生前性格狂暴,夫妻感情极为糟糕。那丈夫死后,她居然相约另一寡妇孙氏,一同自缢为夫守节。旁人劝她说,人家孙氏夫妻感情笃厚弥深,丈夫生前对孙氏恩爱有加,人家才以死相报哩,你丈夫对你是那样个干法,你何必自作多情?谁知那宣氏说道,我只知道应尽妇道,哪管丈夫贤也不贤,执意与孙氏一起自缢身亡。还有明代河南杞县,有个姓史的女人,听说未婚夫去世了,便开始在自家绝食,绝了七天后,娘家人劝她放弃绝食无效,只好将她送至夫家,她到了婆家,继续绝食,最后实在扛不下去了,干脆心甘情愿地自缢而亡。

清朝年代,江西婺源有个姓汪的女人,为给丈夫守节,长期闭门蜗居在自家楼上,时日一久,佳名传扬,人们将此楼称为“节母楼”。后来这位老妇人没来得及给儿子成亲,不争气的儿子就上了西天。于是又有奇迹发生了,那儿子尚未过门的媳妇程氏,自觉自愿从娘家住了过来,和婆婆呆一起,为未婚夫守节。令人惊骇的是,这程氏女子比她的婆婆更厉害,住上“节母楼”之后,42年里一天没下过楼,直至她老年。真不知道那时候的楼上,有没有像现在的抽水马桶?

在婚姻之外,为了守住身子的清白和不被玷污,同样涌现出了众多烈性的女子。东汉时期的赵娥,一次战乱中,赵娥被散兵擒获,士兵欲对她实施奸淫,她誓死不从,士兵用枪矛顶住她胸口,威逼她顺从,她趁机用力冲向矛尖,穿胸而亡,令士兵惊骇。元代浙江的严州府,一童姓女子被乱军挟持后,宁死不愿受辱,士兵砍伤她的左臂,她大骂不止,又砍伤其右臂,仍痛骂不已,最后被乱兵剥去面皮,悲惨死去。元朝末年,明军攻入大都北京,形势紧迫,危在旦夕,在一个名叫宋谦的男人家里,其妻赵氏,不愿辱身苟活,干脆率领其儿媳、孙媳、孙女及小妾大小总计14个女人,集体上吊身亡。

当这种贞操观念深入人心,达到极致的时候,更有一些令人不解的事体发生。五代时期,有一位李姓妇人,因与旅店老板发生争执,旅店老板拉扯了一下她的手臂,她便认为旅店老板将她调戏玷污,使得她失去了贞节,遂用斧子砍下自己那只雪白的手臂。元代有一名姓马的烈妇,乳房生了疮患,那时节女大夫可能不太好找,她便奉男女授受不亲之旨,至死不让男大夫为其瞧病,最后不治身亡。清代有个赵谦(不知道是不是曾经编写《童蒙习句》和《学范》的赵谦),他的老婆王氏,夏季一个人在家中纳凉午睡,一阵微风吹动了窗帘,将王氏惊醒,王氏便认为有男人在偷窥她,心中顿生疑窦,从此无法释怀,最终抑郁上吊而死。

而与此同时,让人不能不想到的一件事是,在几千年的封建制度下,好像从来没有听说因为守什么节操,死过一个臭男人。与女人完全不同的是,大凡有钱有势的大爷,都是妻妾成群,就此有人还嫌不满足,经常溜出去胡搞乱搞。即便没钱没势的男人,只要心里不高兴了,也有权对自己的妻子实行七出,其中的淫乱、盗窃和不顺父母姑且不论,仅无子、口多言、嫉妒、有恶疾,都成了休掉老婆的理由,说一脚踹就一脚踹了,世间事之不公,一何至此?

以上种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实,让我们看到了在封建礼教制度下,曾经发生过怎样的令人惊骇和天理难容的事情。而那些被残害的节烈女子,仅仅是历代节烈女性中的沧海一粟。至清代时,朝廷对节烈妇女的旌表制度,已达到成熟和完善的地步,即从旌表的资格、条件,到旌表的程序、方法,应有尽有。像这样以政府名义表扬和彰显事迹的方式,公然鼓励妇女自觉自愿去地进行自残,真是王八蛋的混账做法,无怪乎鲁迅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封建礼教乃吃人的礼教!

有幸的是,在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在近现代,先后出了孙中山和毛泽东这样两个划时代的人物,前者领导了一场资产阶级革命,后者领导了一场人民民主革命,两场革命加一起,将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制度,砸了个稀巴烂,也将千百年来禁锢在女人身上的封建贞操观念这个枷锁,砸了个稀巴烂,使得普天下的中国妇女,从此获得了与男人同等的社会地位,过上了与男人同样自由幸福的生活。

现如今的新社会,与万恶的旧社会相比,男人和女人的地位,不仅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而且彻底地翻了个个儿。套骆宾王先生《讨武檄文》中一句话说:请看今日之域中,当是女人之天下!君不见,现如今新社会的女人,已不再是臭男人的附属品,在柔情似水的外表下,跳动着一颗坚强的心。在尊严上,她们有着独立的人格;在精神上,她们有着独立的空间;在经济上,她们有着独立的来源;在事业上,她们有着独特的专长;在生活上,她们有自己的情趣和追求。一言以蔽之,她们注重维护其自身的人格尊严,不再把自己拴在臭男人身上,即便没有来自臭男人爱情的滋润,她们仍然活得自然而辽阔,再也不会为不爱自己的臭男人和践踏自己的臭男人流眼泪,再也不会为臭男人的一句承诺,去用一生去守候。

在现如今的新女性中,各方面超过臭男人的女强人比比皆是,有女科学家焉、有女教育家焉、有女政治家女企业家女医学家女文学家女音乐家女美术家女演艺家焉,有女科长女处长女县长女厅长女市长女省长女部长焉,还有各式各样的女能手、女超人、女劳模、女冠军,各行各业巾帼辈出,各类女明星漫天飞舞,无不将臭男人搞得晕头涨脑,眼花缭乱,无不让臭男人高山仰止,望尘莫及。此情此景,莫不让人感慨万端:封建社会和民主社会的女性,真的是冰火两重天啊!

郑州有癫痫病医院么山西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