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初冬,我们徜徉在春风里(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火车一路向西,转南,我们在向着南方那座温暖的小城靠近。小城里有我们心心念念的二哥——三十年前的舍友。

距离相见还很遥远,二哥就在462群中激动留言:期待已久的相聚,今天得以实现,心情激动,祝兄弟们旅途愉快!我在车站等你们。

一、细致筹备,激动相见

十几天前,二哥就在群里说,李姐夫给我们准备了九瓶红酒,畅想着——晚上喝酒摆龙门阵,白天玩耍侃大山。还有近十天,老二说,和李姐夫去验收订好的宾馆房间,发了房间内部布置,还有李教授站在走廊里笑得满脸开花的照片。期间还叮嘱大家穿啥衣服鞋子能适合镇江彼时的天气。距离相见还有一天,老二又在群里兴高采烈地说:弟兄们,加拿大蓝莓酒,在等着你们啦。这是咱们的弟弟秦茂春先生专门赞助我们滴。想想我们够幸福吧。

此前,老五极力鼓动很少出门的我,说,你多出去走走才有写的素材;又说,你放心,跟着我走,丢不了。策划行走路线,帮着买动车票,细心叮嘱路程与必带的东西,再三强调别忘了带身份证……

每个周十八节课的老三费尽心事找领导请假,在临行前的上午还上了二节课,之后提起行李就出发;老幺忍着晕车,让亲人把她送了二百多里到商丘坐动车;老五激动得前一天晚上就睡不着了,畅想着镇江之行的盛况;我天未明便去车站坐大客,颠簸到近中午到了青岛,再换乘动车……

老二夫妇在竭力筹划着这次相聚,而相聚的前三个周,每个周末她都要到盐城给MBA连轴上课两天呢。教授姐夫成了她专职司机,来回接送,陪吃陪住,讲完每天的课都累得几欲瘫倒,但是,一提到462相聚,就浑身是劲,在群里宣泄着激动,一直嚷着届时准时在车站接我们。

“二哥,镇江南离家多远?请你把地址发来,我们三个一起打出租过去,你在酒店等我们就行。”在高铁上,还未遇到老三,老五和我就在反反复复劝阻老二不要接站,老三在淄博上我们坐的这趟车,届时我们三个人打出租很便捷的。老二还要在下午四点半接老幺,我们到站是晚上七点半多,来来回回很浪费时间。但是即使我们说破嘴皮,老二还是坚持要和姐夫接站,只为早点见到我们。

看到老三了!老五早就帮她换好座位。然后,咔嚓,三张挤到一起的笑脸一会儿便传送到了462群,告诉大家,我们先享受一下小范围欢聚的幸福。不久,老二上传了她与老幺在车站前的合影。天已昏暗,但是,我们的心里阳光明媚。就要见到尊敬的二哥和从未谋面的姐夫了!

距离我们到站还有半小时多,二哥说他们已经在站等候。

来不及安检随身携带的东西,下了电梯的我们隔着栏杆和接站的二哥热情拥抱。三十年前的秋季,我们七个年轻的女孩去省城求学,一个宿舍日夜相伴,同窗四载,大哥,二哥……老幺,成了我们之间不变的特定称谓;三十年后的初冬,我们来到二哥工作的这座城市,尽管鬓角白发斑斑,皱纹也爬满了脸颊,但是,二哥,这个饱含深厚情谊的称呼,依然那么亲切,顺口。

好一桌丰盛的大餐!红通通的大虾,金黄色的东海小黄鱼,南京盐水鸭子,四川的牛肉,溱湖的簖蟹,扬州的狮子头……色泽缤纷,琳琅满目,二哥家的姐夫真热情,简直是把各地的名吃搬到这次欢迎462兄弟们的家宴上了!炖煮煎炸炒,模范的教授姐夫还在陆续不断地上菜,十几个菜摆满了桌子。酒杯一次次举起,祝福的话语层出不穷,为同窗四年的缘分干杯,为同学之间的真情干杯,为三十年的思念干杯。

不知是谁记起今天是感恩节,于是,感恩上天让我们相遇,感恩缘分让我们从山东的四面八方聚集到泉城济南,共同享受了四年美好的青春光阴。温馨的家中,爆发起了一轮轮欢声笑语。

二哥拿出她精心设计的行程安排,两页纸,标题是——462姐妹毕业三十周年聚会活动安排。内容详尽,条理清晰,安排好了我们几天吃喝玩的进程。二哥是策划,李姐夫则是实施方案的总后勤。方方面面,无微不至。

夜已深,外面寒意降临;屋内,温暖如春。

二、伉俪情深的二哥“二嫂”

做完菜时的李教授和我们的二哥开着玩笑:江老师,看看菜齐了吧,我可没有缺斤短两哈。然后,补充说,韭菜我放到xx菜里了。而在大家给姐夫敬酒,感谢他热情的款待时,风趣幽默的姐夫笑呵呵地说:你们喊江老师二哥,我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因为我在家也被喊着“二哥”的。那样,我就是“二嫂”了。

大家哄然大笑。

吃饭时,姐夫不时给大家上菜,祝酒,尽管他一滴酒不沾,以茶代酒,却是那么热情周到。吃簖蟹,姐夫一人发一副胶皮手套;端上菜来,随时介绍着他刚做完的佳肴;看到一瓶酒喝光了,又连忙再打开一瓶。

一边用起子开着红酒,姐夫一边介绍着他口里的“江老师”的笑话。她做医生的高中同学来了镇江,李姐夫不在家,江教授独自招待客人,要开一瓶红酒,然后两位高级知识分子实在不知如何将橡皮塞弄出来,无奈,只好用刀砍去了红酒瓶的瓶颈。姐夫笑盈盈说着自己妻子的糗事,还不无忧虑地说,也不知她和同学喝的酒中有没有玻璃碴。

“来,姐夫和我们大家照一个。”喊着刚刚给大家端上餐后水果的李教授。

姐夫把两只手轻轻按在二哥的肩上。我说:姐夫,你把头抬起来,看镜头。但是,他依然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们的二哥,那么深情。大家对着二哥起哄:姐夫眼里只有你。教授二哥回应:我的心里只有你。深情款款,羡煞了我们462的其余兄弟。

在游玩的途中,听二哥谈起,她以前出门从不带钱,也没有钱的概念,因为有着姐夫护航。结果有一次,她的一个已毕业工作的得意门生到镇江,她热情请人家吃饭。很尴尬的是,吃完饭,她找不出钱来结账。最后还是她带过的这个研究生结了账。

在我们到来的前几个周的周末,每次去外地讲课,都是姐夫开车陪着她去,二哥开着玩笑说,姐夫是她的高级贴身的三陪秘书。

大学毕业分到教育学院的二哥,不甘现状,考硕士读博士,六年读书的艰苦时光,都是姐夫一个人在家边工作边带孩子。学化工的李教授,成了经济管理学院江教授的生活助理,一直至今。二哥不时喊着:李老师,你去把大虾热一下,凉了。李老师,你去切点水果给我们。教授姐夫总是乐颠颠地说,好来!我们明明吃菜都撑着了,二哥还非得叫李姐夫去下面条,说镇江的“锅盖面”这是地方特色美食,必须吃。

坐在里面座位的二哥把手机一递,教授姐夫立马拿走去充电。一会儿又想起什么似的转回身,“哎呀,你给我手机是让我给你拍集体照吧,我习惯拿着去充电了。”

开着江教授玩笑,但是,李姐夫也不失时机介绍江教授在他心中的地位。说起我写的一篇有二哥影子的小说,李姐夫谈起他和二哥刚认识时,和他一个同学说起对象是谁,一提名字江心英,同学立即说,她老厉害了,作文是县重点多年的范文。然后不知教授姐夫是遗憾还是骄傲地说:文坛少了一个作家,镇江市长多了一个经济顾问。

李姐夫不敢让江二哥自己开车出门,不放心,要是有出门办事的情况,李教授只要有时间就成了江教授专职司机兼保姆,凡事替她处理得周周全全。就譬如这次相聚,整个后勤保障,李姐夫全包了,我们玩毕要吃饭了,不是姐夫亲自做就是他等候在饭店已经点好菜。江教授只负责陪着我们一起玩,一起吃,一起聊天,一起回到美好的十九岁就行。

“姐夫,你看到我背着二哥的照片了?”

正在帮着二哥定位所去景点的李姐夫说:“看到了,看到了。只要别给我们背跑就行,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宝贝。”

尽管是玩笑,但是蕴含在其中的浓浓的夫妻真情不自觉溢于言表。我们可是跟着这个宝贝沾光了。接风送行全是姐夫亲自下厨烹煎炸煮不说,在临行前夜,我们喝着酒吃罢姐夫做的小菜,包的饺子,五个人边聊边慢悠悠地品茶饮咖啡,姐夫匆匆吃完便去打点我们的行李。一箱镇江醋,一兜路上好吃的,里面有:两只大大的天鹅蛋——姐夫说是买的家养的溱湖天鹅蛋,两只土鸡蛋,一只大大的手撕面包,一小兜砂糖橘,一只香蕉,一瓶酸奶,两袋沉甸甸的泰州特供银杏。临走前,又一人给了一袋瓜子,让我们路上嗑着消磨时光。对待我们竟如此细心周到,他对待江教授该有多悉心关爱!

三、各有特色的462兄弟

大哥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多年,462再也不能圆满了。当我们回忆起大哥替我们占位学习,下雨天和二哥带着伞去接我们,泪水忍不住润湿了眼眶。老六,不知为何也觅不到她的消息。在镇江相见的462只有我们五个了!

博学又“白痴”的二哥,我们都很敬佩她。在462时,她是我们84级1班的团支部书记,沉稳,大气,宽容,厚道,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平时总是笑呵呵的,闲暇不太见她侃大山,也不太见她会老乡。她和老幺总是相伴着去阅览室学习。好学的她一直这样下去,毕业工作后穷其精力钻研学问,所以事业上她的博学多识是一流的,但是生活上,她也是一个“白痴”,且不提她怎样用刀砍开红酒瓶,也不提她连个表情包也不会用,单单说说她去美国陪女儿生产时的状态。连外国的邻居都主动到医院陪着她,怕她孤独,说白了,是怕她遇到情况手足无措。面对小外孙,她会的也不过是推小车带孩子出去玩,什么伺候孩子的吃喝拉撒,她全权交给姐夫,依靠着姐夫。但是,她的情商极高,课堂给留学生上课用外语娴熟得很,她却不愿出门,怕迷路,她说姐夫,你出去买菜,正好锻炼一下你的外语水平。于是,李教授就乐颠颠地去甲超市,奔乙商场,还别说,不久,就摸索出如何省钱的道道了。有的超市一美元买两棵葱,有的则是一美元两把。于是,化学教授李姐夫被江教授锻炼成了省钱高手,做饭高手。我们在镇江的接风宴席与送行的宴席,全是李姐夫一个人一手搞定。二哥专职策划,李教授具体实战。至今想来,李姐夫扎着小围裙,戴着胶皮手套,卷着衣袖那笑呵呵的形象,那么清晰,而今已经定格在我们的记忆。游玩时,看到某处景点,一问二哥啥讲究,她笑呵呵地说,没备好课,然后微信问李教授。这家伙,大概尽忙着钻研学问,也不太有时间游玩吧。镇江丰厚的人文景观,竟被经济管理学院的教授二哥给忽略了。

老三的浪漫多情,活泼好动是她在大学时留给我们的深刻印象,至今依然。

我们漫步焦山银杏林生态小径,她走起来步态轻盈,仿佛踏步舞蹈,看到有的人在拍她,便即兴摆出各种造型,要么双臂舒缓伸展,双脚自然交叉;要么背靠大树,一只脚向后蹬到树干上,做沉思状;要么非得去手牵一缕枝条,作文艺范。在金山寺旁的陡峭阶梯,她背靠黄色的墙壁,似参悟禅意;白娘子公园雪白的雕塑前,她偷空与老五比画出“爱”的心形手势。漫步长江大堤的细长甬路,她飞身跃上数尺高的石墙,拍摄润扬大桥的雄姿;长江湿地公园,她靠近江堤,细查芦苇和荻子的秘密。

老二说,今天我们去看看大运河和长江的交汇处——江河之门,而老三张口便说——江河之吻!好形象的想象,将两条繁荣了镇江历史文化的河流交汇用如此浪漫的语言描述,也就浪漫的文艺青年老三能如此了!我们一直要求教授二哥给老三申请专利。活泼好动好奇心强的老三,一发现新奇的事物,非去一探究竟不可,拍照,百度,告知大家那类植物的名字;那个字体的读音,那个诗句的意味……我们说她比实际年龄不止年轻十岁,她说她年方十九。

“温润如玉”,这是接风宴上谈及我们兄弟情谊时,二哥这样概括我们的老五的。她再三强调这个词。诚然,老五就是如此,在家里是老小的她一直体贴他人,坚强独立。我们到镇江游玩的第一次出行,李姐夫决定他开车拉几个人,再雇一个出租跟着,老五坚决不让,她说,她带着驾照,让姐夫不用陪我们,二哥坐副驾驶指点去处,她开着车用导航带我们游览,这样就不用雇出租了。她怕给姐夫添麻烦,大约也担心我们有姐夫这个外人在眼前说笑不自由吧。我们开心地游玩,玩毕尽情酣饮,她则玩得再累,还得在陌生的城市导航驾车负责我们安全抵达二哥安排好的景点或饭店,我们可以酣畅举杯,她却只能以茶代酒——尽管她的酒量极好的。

她随和亲切,很有人缘,出去玩遇到好多景点,想我们五个人合照,多是她去向陌生人开口求助。老大爷也好,小伙子也罢,或者是年过半百的大姐,风华正茂的姑娘,她都温和地笑着用即墨普通话相求。在火车上为老三换座位到我们车厢,也是她去找人,温言相求,从五车厢去十五车厢,那位大姐也痛快地换了。每次都是旗开得胜,有求必应,她那温厚的笑容就是她成功的通行证。

带给大家的礼物也十分用心,她自己亲自去云南勐海购来传统工艺的普洱生茶,南本古树,外表精美包装,茶饼的内包装纸之上她让她的书法家姐夫给题上了几个笔力遒劲的美丽隶书——念念不忘。她再三告诉我们。不可以现在就喝,需要放上一段时间,越久,茶味愈香。我不懂饮茶,当我百度这种茶时,发现生茶长久储藏,香味越来越醇厚,市场售价也会随年份而上涨。于是,我明白了老五送我们此茶的寓意:我们的友谊也似这茶,历久香气愈醉人。

武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西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有哪些?武汉治癫痫病到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