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剁肉种种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儿童文学

我们汉人都喜欢吃猪肉,还根据猪身上不同部位的肉和骨头,做成几十上百种名菜名汤,当他们尝过很多种动物的肉后就会感概:吃不厌的肉还是猪肉啊!

在我们下荷塘,人们把买肉叫做“剁肉”,谁家要是杀了猪要卖肉,就会高声叫喊:剁肉啊,大家来剁肉啊!

想起公社时期剁肉的艰难,现在还打寒颤。那时候,我们下荷塘大约是二万人的样子,这么多人口,一天限杀一头猪,虽说大家口袋里都没钱,免不了也有大事小情要做,免不了有裁缝木匠要请,免不了五八腊年节要过,平时节俭下来几分半毛,积累到一元二元时,自然就会根据需要去剁肉。人多肉少,剁肉的人学会了排队,排在前头的人就能剁到肉,排在后头的人就只能扫兴而归了。

我多次去剁肉,多次去排队,这里说的多次就是一年里总有几次,十年里就有几十次。轮到要去剁肉,头夜里总是不能睡觉,在家里坐到八九点钟就动身了,摸黑翻过几座山,越过几垅田,就到了公社肉食站窗户外开始排队。

这时,家里人开始睡觉,排队的人也瞌睡了,站的站着睡,蹲的蹲着睡,肉食站内的猪和人的鼾声混杂在一起,传进排队人的耳朵里。排队人其实不能进入真睡眠状态,不光是睡姿不合要求,就是时令环境也会搅得你不能入睡,夏天,成群的夜蚊子闻着你的气味包裹着你叮咬,冬天,穿透骨髓的冷气冻得你直打寒噤,就是春秋二季的夜晚,你要是在野外站一夜,也是很难受的。

等到快要天亮了,肉食站的人开始起床杀猪了。他们把猪从栏里赶出来,赶到屠凳边,这哈市哪家医院看癫痫时候,我们可以听见猪走路时发出的“哼哧”声,猪也没睡醒,它发出哼哧声是表示不满。抗议还没提完,人们就把它拖上了屠凳,然后就用一把点锋刀捅进了猪的心脏。从拖着猪上屠凳一直到猪血放干为止,这只猪就开始大叫大闹,惊得栏里其它猪都爬起来乱窜乱跳。

杀猪是有程式的,杀死后就开始吹气刨毛,开膛破肚取下水,然后将猪肉摊到案板上,扯下板油,下掉猪头猪尾四脚。完成这些工序后就可以剁肉了,我们站在外面看着东方的天际一点一点亮起来,看着排队人一张张倦容,看着室内人拿着刀操纵着猪肉,他们把最好的猪肉一块块剁下来过秤,这些都是社队干部和亲朋要的,完了之后就开始对外营业了。

那时候,我们排队剁肉也是有限制的,每个人不得超过一斤半,价格是七毛五一斤,几十年都是这个规矩这个价。我们提着一块小小的猪肉走在回家的路上,脸上还是洋溢着笑,毕竟又可以油嘴巴了。

公社解散后,国民生活又回到正常轨辙上来,个体肉贩走进市场,农民也可以放手养猪了,猪肉再也不是紧俏物资了,猪肉价格也开始按照市场规律上下跳动。

我住进县城南兴庄以后,因为这里原住民多,很多人家都养猪,而且是传统的养猪法,煮熟食,喂熟潲,这样的猪肉味道鲜美带甜。南兴庄人总是自产自销,他们杀了猪就把猪肉摆在自家门前,价格比农贸市场里的猪肉少一元钱一斤,往往猪肉案一摆,立即就会围拢一群人,不一会就把猪肉销售完。

那时候,我就想不通,这么好的猪肉为什么要比市场里的肉少一元钱一斤呢,这不是当冤大头么?

县城里卖猪肉大体上分这么几摊,农贸市场一摊,街道门面一摊,超市一摊,原住户自销一摊。只有原住户自销这一摊是当街摆摊,一般摆一个小时就销售告罄。

肉摊一多,就有了竞争,我到街上走,就会看见那些街道门面肉摊都变着花样吆喝,有的门面上写着“某某土猪肉店”,或者写着“喂熟食猪肉店”,或者写着“带皮猪肉店” 字样。看到这些招牌,我就琢磨这些字眼,“土猪肉”是相对于“洋猪肉”而言的,我们有洋猪肉么?这起名的人也是太搞笑了,我猜想,这土猪肉的意思应该是按照传统喂养法养的猪肉。其实,现在并没有纯粹的按传统喂养法养猪的了,农村里即使有散户喂猪,多少也会吃一点猪饲料的。

今年去剁肉,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离我家最近的那个超市,瘦肉卖十一元八角一斤,市场里卖十三元钱一斤,南兴庄原住户的猪肉卖十五元钱一斤。我有几年没在南兴庄原住户剁肉了,按照过去的规律,他们的猪肉应该是卖十二元钱一斤,如今,他们为什么突然提价三元了?是过去不正常还是今天不正常?

我想,应该是南兴庄人觉悟了,他们的猪肉就是品质好,价格应该高的,他们不需要理由,有一句老话说,小媳妇不看炉锅里的粥,只看身上的肉。南兴庄人的猪肉在家门前一摆,只一会儿就把一只猪的肉销得干干净净,还要理论价高的理由么?

最近一个多月,打开我家窗户,就可以看到丰收路和丰荣路交叉口子上摆了一个肉案,有一男一女在那里卖肉,开头几早晨卖的不错,卖得多,卖得快,他们虽说是没打南兴庄原住户的旗号,干的却是南兴庄原住户活计。因为只要在南兴庄摆肉案的,没一个是做生意的,如果是卖猪肉,都属于自产自销。一般来说,一个家庭一年能养大五六头猪就很不错了。

这一男一女卖肉的就不同了,他们天天来,天天摆一肉案,自然糊弄不了南兴庄原住民,哪个原住民会天天杀猪呢?糊弄不了南兴庄人,那就只能糊弄过路人了,每天天刚亮,那一男一女就来了,女的天天穿一红色套裙,手里提着一个包,时刻准备着路人将钱投进她的包里。男人一手操刀,一手拿烟,时刻准备着给路人下刀剁肉。南兴庄人也看透了他们的把戏,他们就是想拿市场里的猪肉卖南兴庄猪肉价格,我原来说过,顾客都是冤大头,这里也适用啊!

我期望吃上公社时期的鲜美猪肉,却不愿意熬夜排队;我很喜欢如今走近肉案就可以挑肥拣瘦买肉的方式,如今的猪肉却是不太好吃。我没办法解决这个矛盾,想一想,还是觉得今天好些!

剁肉种种

2017·9·13

我们汉人都喜欢吃猪肉,还根据猪身上不同部位的肉和骨头,做成几十上百种名菜名汤,当他们尝过很多种动物的肉后就会感概:吃不厌的肉还是猪肉啊!

在我们下荷塘,人们把买肉叫做“剁肉”,谁家要是杀了猪要卖肉,就会高声叫喊:剁肉啊,大家来剁西安小儿痉挛性癫痫怎么治肉啊!

想起公社时期剁肉的艰难,现在还打寒颤。那时候,我们下荷塘大约是二万人的样子,这么多人口,一天限杀一头猪,虽说大家口袋里都没钱,免不了也有大事小情要做,免不了有裁缝木匠要请,免不了五八腊年节要过,平时节俭下来几分半毛,积累到一元二元时,自然就会根据需要去剁肉。人多肉少,剁肉的人学会了排队,排在前头的人就能剁到肉,排在后头的人就只能扫兴而归了。

我多次去剁肉,多次去排队,这里说的多次就是一年里总有几次,十年里就有几十次。轮到要去剁肉,头夜里总是不能睡觉,在家里坐到八九点钟就动身了,摸黑翻过几座山,越过几垅田,就到了公社肉食站窗户外开始排队。

这时,家里人开始睡觉,排队的人也瞌睡了,站的站着睡,蹲的蹲着睡,肉食站内的猪和人的鼾声混杂在一起,传进排队人的耳朵里。排队人其实不能进入真睡眠状态,不光是睡姿不合要求,就是时令环境也会搅得你不能入睡,夏天,成群的夜蚊子闻着你的气味包裹着你叮咬,冬天,穿透骨髓的冷气冻得你直打寒噤,就是春秋二季的夜晚,你要是在野外站一夜,也是很难受的。

等到快要天亮了,肉食站的人开始起床杀猪了。他们把猪从栏里赶出来,赶到屠凳边,这时候,我们可以听见猪走路时发出的“哼哧”声,猪也没睡醒,它发出哼哧声是表示不满。抗议还没提完,人们就把它拖上了屠凳,然后就用一把点锋刀捅进了猪的心脏。从拖着猪上屠凳一癫痫病的早期症状应该怎么治疗直到猪血放干为止,这只猪就开始大叫大闹,惊得栏里其它猪都爬起来乱窜乱跳。

杀猪是有程式的,杀死后就开始吹气刨毛,开膛破肚取下水,然后将猪肉摊到案板上,扯下板油,下掉猪头猪尾四脚。完成这些工序后就可以剁肉了,我们站在外面看着东方的天际一点一点亮起来,看着排队人一张张倦容,看着室内人拿着刀操纵着猪肉,他们把最好的猪肉一块块剁下来过秤,这些都是社队干部和亲朋要的,完了之后就开始对外营业了。

那时候,我们排队剁肉也是有限制的,每个人不得超过一斤半,价格是七毛五一斤,几十年都是这个规矩这个价。我们提着一块小小的猪肉走在回家的路上,脸上还是洋溢着笑,毕竟又可以油嘴巴了。

公社解散后,国民生活又回到正常轨辙上来,个体肉贩走进市场,农民也可以放手养猪了,猪肉再也不是紧俏物资了,猪肉价格也开始按照市场规律上下跳动。

我住进县城南兴庄以后,因为这里原住民多,很多人家都养猪,而且是传统的养猪法,煮熟食,喂熟潲,这样的猪肉味道鲜美带甜。南兴庄人总是自产自销,他们杀了猪就把猪肉摆在自家门前,价格比农贸市场里的猪肉少一元钱一斤,往往猪肉案一摆,立即就会围拢一群人,不一会就把猪肉销售完。

那时候,我就想不通,这么好的猪肉为什么要比市场里的肉少一元钱一斤呢,这不是当冤大头么?

县城里卖猪肉大体上分这么几摊,农贸市场一摊,街道门面一摊,超市一摊,原住户自销一摊。只有原住户自销这一摊是当街摆摊,一般摆一个小时就销售告罄。

肉摊一多,就有了竞争,我到街上走,就会看见那些街道门面肉摊都变着花样吆喝,有的门面上写着“某某土猪肉店”,或者写着“喂熟食猪肉店”,或者写着“带皮猪肉店” 字样。看到这些招牌,我就琢磨这些字眼,“土猪肉”是相对于“洋猪肉”而言的,我们有洋猪肉么?这起名的人也是太搞笑了,我猜想,这土猪肉的意思应该是按照传统喂养法养的猪肉。其实,现在并没有纯粹的按传统喂养法养猪的了,农村里即使有散户喂猪,多少也会吃一点猪饲料的。

今年去剁肉,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离我家最近的那个超市,瘦肉卖十一元八角一斤,市场里卖十三元钱一斤,南兴庄原住户的猪肉卖十五元钱一斤。我有几年没在南兴庄原住户剁肉了,按照过去的规律,他们的猪肉应该是卖十二元钱一斤,如今,他们为什么突然提价三元了?是过去不正常还是今天不正常?

我想,应该是南兴庄人觉悟了,他们的猪肉就是品质好,价格应该高的,他们不需要理由,有一句老话说,小媳妇不看炉锅里的粥,只看身上的肉。南兴庄人的猪肉在家门前一摆,只一会儿就把一只猪的肉销得干干净净,还要理论价高的理由么?

最近一个多月,打开我家窗户,就可以看到丰收路和丰荣路交叉口子上摆了一个肉案,有一男一女在那里卖肉,开头几早晨卖的不错,卖得多,卖得快,他们虽说是没打南兴庄原住户的旗号,干的却是南兴庄原住户活计。因为只要在南兴庄摆肉案的,没一个是做生意的,如果是卖猪肉,都属于自产自销。一般来说,一个家庭一年能养大五六头猪就很不错了。

这一男一女卖肉的就不同了,他们天天来,天天摆一肉案,自然糊弄不了南兴庄原住民,哪个原住民会天天杀猪呢?糊弄不了南兴庄人,那就只能糊弄过路人了,每天天刚亮,那一男一女就来了,女的天天穿一红色套裙,手里提着一个包,时刻准备着路人将钱投进她的包里。男人一手操刀,一手拿烟,时刻准备着给路人下刀剁肉。南兴庄人也看透了他们的把戏,他们就是想拿市场里的猪肉卖南兴庄猪肉价格,我原来说过,顾郑州癫痫病医院哪里好客都是冤大头,这里也适用啊!

我期望吃上公社时期的鲜美猪肉,却不愿意熬夜排队;我很喜欢如今走近肉案就可以挑肥拣瘦买肉的方式,如今的猪肉却是不太好吃。我没办法解决这个矛盾,想一想,还是觉得今天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