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帮老母圆梦(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儿童文学

那天是清明长假的最后一天。

早晨接了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电话是我姑姥娘的女儿——我的表姑打来的,说我八十四岁的姑姥娘,已经病了很长时间,好几天吃不下东西了。神志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清醒的时候,时常念叨我娘的小名,希望弥留之际能见我娘一面。

母亲常常给我们讲小时和姑姥娘在一起的故事,但因为相距太远,她们已经整整二十年没见面了。母亲比姑姥娘小三岁,身体虽然还算健康,但是否能经得起千里之遥的颠簸,也是个未知数。再说,当时的经济条件也很有限,来回费用也需要先去筹借。

我心里装着是否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母亲的困惑,来到了母亲的住处。

母亲是个勤劳节俭之人。自从父亲生病后,她就靠捡废品卖钱给父亲买药。我和弟弟多次劝解都没用,母亲只有一句话:“你哥俩手头都不宽松,都有自己的家庭,要养家糊口,供孩子上学。我能捡到一分钱,就能减轻你哥俩一分钱的负担。”

父亲去世后,母亲仍然坚持去捡废品卖钱。因为我们村子里有个集,每到集市上,四里八乡的村民都会来赶集,母亲又在门前圈出一块地,为来赶集的人看车子,收取微薄的费用。

我进门的时候,母亲刚收拾完房间,正准备出门。

“你不是去镇上打工了吗,今天怎么没去,有什么要紧的事?”母亲紧张地问。

我笑了一下,“没事。好几天没来这里坐坐了,在门口路过,进来看看。”

母亲不信,“别骗娘了,现在正是要去上班的点,没事你决不会在这个点过来。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母亲的追问下,我只好把表姑打电话的事告诉了母亲。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说:“给你姑打电话,我和她说句话。”

表姑又把对我说的话,在电话里对母亲说了一遍。最后说:“大姐,我知道你也是八十高龄的人了,身体能行的话,就来一趟。如果觉得勉强,不来也没关系。毕竟一千多里地的路程,我也在为你路上的安全担心,不知把这个消息告诉你,是否妥当。”

母亲对着手机大声说:“妹妹,你放心,我身体没事。要是不能见你娘最后一面,我会后悔的。”

表姑的声音哽咽了,对我说:“老大,听姑的话,这件事千万要考虑周全。你姑姥娘已经这样了,可别让你母亲再出事。”

关了手机后,母亲含着泪说:“你姥爷弟兄五人,只有一个妹妹。我和你姑姥娘从小一起长大,你姥娘去世早,你姑姥娘处处关心保护我,对我像亲娘又像亲姐姐。现在,活在世上的,就你姑姥娘一个人是娘的长辈了。我能不去见她最后一面吗?”

听了娘的话,我想了想说:“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路上要是出点事怎么办?”

母亲坚定地说:“不会出事的。娘不晕车,再说咱坐火车去,既省钱又舒服,六七个小时就到了。”

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母亲下了决心,要是不依她,她肯定会很伤心。要是依了她,上个月的工资已经花完,这个月的还没发,路费从哪里来?再说,弟弟、弟媳会同意吗?

母亲看我犹豫不决,猜出了我的心事,“你放心,我会给他们说,这事是我自己决定的,就是路上真出点事,也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我还有自己积攒起来的五百块钱,可以拿出来做路费。”

看着母亲满是期待的眼睛,和布包里一大堆一块、五块、十块的零钱,我的视线也模糊了。我拿定了主意,对母亲说:“你收拾收拾,我出去一下。弟弟在外面打工,这事就不对他说了,我给弟媳说一声。”

弟媳也怕母亲路上出事,但见我心意已决就没坚持,把家里的仅有的五百块钱现金给了我。我又在村里借了一千块钱,领着早已等在大门口的母亲准备出发。

虽说已到了暮春天气,北风一刮,身上还是凉飕飕的。这时已经上午十点多钟,通往县城的客车,上午已经没有了。我和母亲顺着路边往前走,期盼能搭上辆过路车。

随着一声鸣笛声,我回头看到了一辆返回县城的出租车。

上车后,司机听说我要坐火车带母亲去北京探亲,顾虑重重地说:“老人家这么大岁数了,出这么远的门能行吗?”

母亲回答:“年轻人,我年龄虽大,身体却很健康,不会有事的。”

司机“嗯”了一声说:“只是现在正赶上清明放假,县城里小站里的火车票也不好买。看你娘俩兴这个心也不容易,不如我把你们直接送到德州总站,车费好商量。”

我连连致谢。

德州火车站买票的也是人山人海。

我领着母亲走进火车站旁边的一家商店。店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

我说:“大姐,这是我娘,我们是来坐火车的。麻烦你给老人家拿点吃的东西,让她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买火车票,一会儿过来付钱行吗?”

大姐满面含笑,“好。你去火车站看看吧,大娘我照顾着。不过今天的火车票应该买不到了。”

我到售票口一问,当天去北京的火车票果然没有了。

我不知所措,母亲也着急起来。

商店里的大姐说:“别着急,我认识一个往高速长途客车送客的出租司机,可以为你们联系一下。至于能不能把你们送上客车,我没有把握。”

不大一会儿功夫,一位中年出租车司机匆匆忙忙地赶来。一进门就嚷嚷:“你火烧火燎地把我喊来,耽误了我好几桩生意。你说的那娘俩在哪里?”

我赶紧站起来迎过去,母亲跟在我身后。那司机愣了一下,“这位大娘和这位兄弟吗?”

“是,是!”我连连答应。

“开玩笑。这样的客人,就是钱不挣,我也不能拉。大娘这么大岁数了,就是我把她老人家送上高速,人家客车司机也不会答应,路上出了事谁负责得起?”

大姐在一旁笑着说:“别着急,听我把原因说一下。大娘的姑姑在北京生活,二十多年没见老家里的人了。现在已经好几天吃不下东西,唯一的愿望就是见一起长大的侄女——也就是这位大娘一面。大娘赶了好几百里路才赶到这里,今天的火车票又卖完了。你想想,要是有别的办法,你这么忙,我能叫你出面吗?”

司机想了想说:“我跑一趟倒没关系,人家客车老板不知能不能答应带大娘。”

上了出租车,司机问:“你们和那妇女什么亲戚?”

我脱口而出:“没亲戚,以前并不认识。”

司机若有所思,“亏得她有这样的好心肠。你们这种情况也挺让人感动,不过风险也不小。我家里兄弟姊妹五六个,都常年在外面奔波,家里只剩下老父、老母。常想回去看看,为了挣钱却难得回去。去年春节前回家,想接父母出来散散心,父母说什么也不同意。你应该也知道,农村里条件都不太好,我发现父亲身上有股异味,就花费了很多口舌,说动了父亲,要带他来德州洗澡。没想到洗澡时,父亲晕倒在澡堂,住了好几天医院。事后兄弟姐妹把我埋怨了个遍,现在想起来还后怕。经历了这件事,再看现在的你。兄弟,你比我胆子还大。”

我笑了笑说:“大哥,我也是觉得亏欠老人太多,才大着胆子去做这件事。老人为我们辛苦了一辈子,在老人们还健康的情况下,能为他们圆个心愿,也是儿女的责任。可一路走来,听到你们这些好心人的顾虑,现在我也有点后怕了。”

很快到了高速路口,司机对我说:“你娘俩就在车上坐着别下来,我先去给客车老板谈谈。等谈好了,我叫你的时候,你再领着大娘下车。”

一辆京福长途客车在高速路口停下来,客车司机下了车。两个司机啦了好一会儿,才招呼我娘俩下车。没想到客车司机一见到母亲,就反悔了,“对不起,大娘这么大岁数,这责任可不敢承担。”

送我们来的出租司机也不示弱:“讲好了的事情,就不能变了。现在后悔晚了,不但你要拉着这位大娘,还要在下铺为大娘腾出个位子来,收上铺的价格。”

车上的客人一个劲地催促开车,两个司机僵持不下。最后客车司机终于让步,“上车吧,路上开慢一点吧。”

我搀着母亲上了车,司机又动员一位客人把下铺让出来。下车时,司机苦笑着对我说:“就因为这位探亲的大娘,今天这趟车晚到一个多小时。”

姑姥娘一家人见到我母子激动不已。

病床上的姑姥娘双眼紧闭,脸色蜡黄,一动也不动。表姑轻声说:“昏迷好几天了,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大姐现在旁边坐一下。我去招呼一下,看看还能清醒过来吗。”

表姑走到姑姥娘床前,小声说:“娘,老家的大姐和外甥来看你了。”

姑姥娘身子微微一动,慢慢睁开了眼睛。很费劲地说出了一句话:“骗我吧,在哪里?”

母亲走过来,“姑姑,我在这里。”

姑姥娘脸上有了一点血色,紧紧抓住了母亲的手,激动地说:“可把你盼来了,总算见到老家的人了。”

姑姥娘的孩子们都围上来,姑姥娘意外地都叫出了名字。表姑高兴地说:“怪了,见到老家的人,娘的病一下子好了。好长时间不认得我们了。”

姑姥娘不住地对母亲嘘寒问暖。我怕姑姥娘累着,就说:“姥娘,您先歇歇,我和娘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呢,等你好了再聊。”

姑姥娘说:“你姥娘死得早,你娘这辈子不容易,你要好好待她。我没事。你娘俩一路上受累了,好好歇歇。”说完,好像很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

值班医生走进来,为姑姥娘测了一下血压,做了最后一次心电图。遗憾地说出一句话:“病人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

三天后,我买到了回程的火车票。

很庆幸,帮母亲圆梦的道路上,碰到了很多主动帮忙的好心人。

很庆幸,母亲回家后身体安然无恙。

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在哪原发性癫痫病的具体病因有哪些睡觉的时候突然浑身抽搐宝宝癫痫病怎么治疗能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