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岸】风雨满江红(征文·散文)_1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夜里,风雨如狂。眼中的宇宙如愤怒的大海,黑暗的大地像是上下颠簸的一叶扁舟,在滔天巨浪之间左冲右突,奋力挣扎。而我喜欢在这孤苦寂寞而豪气渐生的况味中,用粗瓷大腕盛满血红的葡萄酒,伴一盏摇晃的青灯,以佐一阕阕或高亢激越或低沉悲凉的豪放词。当我的目光锁定在岳飞的《满江红》之上,我心里悬挂着的沥泉宝枪紫气冲天,虎啸龙吟,直欲振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一、身先百战风,气盖万夫敌

好一场滂沱大雨。这很容易让我想起岳飞出世不久,在暴雨和洪流中,母子乘坐大木盆幸免于难的情节。儿时听到过这个故事,只觉得充满神奇的色彩。现在想来,大木盆托救的是一位民族英雄,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盆,竟决定着后来负载南宋的半壁江山!

儿时没有电视电脑,一台刺啦作响的收音机,让我记住了岳飞枪挑小梁王、牛皋搬兵、杨再兴苦战小商河、岳云单身闯番营、八大锤大闹朱仙镇等许多精彩故事。至于《说岳全传》《宋史》等书籍,大多是中学以后读到的,却远不如儿时的记忆更深刻。我就这样一路想去,900年的历史“刷拉”一下子穿越时间的隧道在眼前展现。蓦然间,我看到身披盔甲、下跨战马、巍然横枪的岳鹏举,用威风凛凛的雄姿,给孱弱萎靡的南宋带来一股超迈健拔的黄钟大吕之音。

掌中沥泉枪,胸怀《孙子》策,戎马征战几十年。收建康,平李成,降张用,夺六郡,郾城大捷,进军朱仙镇,作战120余次,常以少胜多,未尝一败。难怪金兵慨叹:“撼山易,憾岳家军难!”

我打开窗户,激撼人心的风雨穿越岁月的烟尘扑面而来。

朱仙镇。宋军帅帐里,岳飞决眦欲裂,众将官热血如煎。

“众位兄弟!我们脚下的土地,距离汴京只有四十五里!”

“日前小商河之战,我们的杨再兴将军捐躯沙场,正是马革裹尸,得其所哉!可惜战事激烈,我们没有办法好好祭奠杨将军。”心情沉重地说完这句话,岳飞又命令,“军厨倒酒!”挤挤插插的众人面前,都捧着满满一大海碗烈酒。

岳飞双手举碗,环顾众将,良久无语,面色却凝重而兴奋。帅帐里的火把噼啪爆响,映着一张张与他同样磊落凛然的脸。手,在微微颤抖。无法抑制晃动的烈酒,终于从碗里泼洒些许出来。岳飞沉声道:“诸君都清楚,我岳飞酒量颇巨,可自当年圣上命我少喝酒后,这些年来我便滴酒不沾。但今日,我要与诸君同谋一醉!”

“这一碗酒,一则权作祭奠杨公再兴,二则为获全功以作动员令。郾城之战,金人锐气沮丧,尽弃辎重,疾走渡河,豪杰向风,士卒用命,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诸君跟随与我多年矣,三军将士浴血奋战,终于得见今日!”说到后来,岳飞的声音哽咽,顿了顿,大吼一声:

“来,我们干了!”

刀子一样的烈酒倒入喉中。每一颗心都燃烧着熊熊烈火,每一张脸上都挂满英雄的热泪,每个人眼中都能看到一场场不堪回首的画面:火镝如雨,铁蹄纷乱,尸横遍野,墙倒屋塌,儿啼母叫,马上的金人狰狞大笑,嘴角似乎还流淌着噬人的鲜血……皇宫大门轧轧洞开,徽、钦父子赤裸上身,一步步赤脚拜向倨傲的马鞍前。二帝身后,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三千余人,艰难地经过泥泞小路,不时,有人在皮鞭挥舞下跌倒,无情的马蹄又重重地踩踏下去,凄厉痛苦的叫喊惊飞寒鸦……

牙齿,几乎被咬碎;全身的骨节,嘎嘣嘎嘣作响。

无情未必真豪杰。空空的酒碗已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捏得龟裂,颤抖的胡须阻拦不住热泪滚滚落地。半晌,岳飞大声说道:“时机不可再来,愿诸君与我一起努力,彻底打败胡虏,直捣黄龙,迎还二圣,届时再与诸君痛饮!”

一双双拳头高举,“直捣黄龙,迎还二圣!直捣黄龙,迎还二圣!”帐内的呐喊声传出,很快,整个宋营的军士都站出帐篷,一起高喊起来。激越的声音撕破天际的云彩。在岳飞看来,这呐喊声就像一只结满老茧的巨大的拳头,已经集中了大宋所有的力量,就等着最后一击,狠狠砸向腥云遍地、满街狼犬的北方。

岳飞已经感觉到,他的血管里流淌着的是长江黄河,他的每一节骨头都是嵩岳太行的山脉,他的炯炯目光穿出帐门直射天狼。

风如吼,雨如泼。帅营外,绣着“精忠岳飞”四个大字的杏黄旗却呼啦啦扯得笔直,如一把光透牛斗之墟的宝剑。

二、权臣在内,大将岂能立功于外

朕亦知之,风波叹,忠肝义胆。卿鲁甚,汝迎兄父,我遭越僭。西子湖边明月醉,君王身畔莺歌艳。靖康耻、扼腕表刚肠,须空喊。

三字狱,心曾黯。鹏举墓,肠如剡。若精忠报我,怎能谋斩。莫恨萧墙阴计设,奈何圣泪黄袍染。痛戕才,衰草泣寒风,残阳敛。

这一阕《满江红》,是我揣摩宋高宗赵构心理,假名杜撰而来。而我们如果仔细读一读宋史,完全可以拿史料为依据,设想这样一幅几乎算是真实再现的场景:

临安府皇城垂拱殿内,烛光耀眼。一张雕龙大案上放着一封奏折——“臣岳飞伏奏:今月十八日,于临颖县东北逢金贼马车约五千骑。分遣统制徐庆、李山、寇成、傅选等马军一布向前,入阵与贼战斗,其贼败走,追赶十五余里。杀死贼兵横尸满野,夺到器甲等无数,委是大获胜捷……”

殿内,服侍人等均已退下,只有君臣两个人。斜倚龙床上的自然是宋高宗赵构;弯腰垂首毕恭毕敬的,正是右相秦桧。赵构死死看着奏折,一股澎湃的热血冲击大脑,身体里的每一个骨节都在嘎吱嘎吱伸展,佝偻的腰也似乎直起来不少。金人狗贼!你们也有今日!数月前尔等背信弃义,大举南下,如今怎样?知道我大宋的厉害了吧?赵构尽力保持着不动声色,实际上,心里早已仰天大笑、声震殿瓦了。

“爱卿……”沉静良久,赵构终于无法掩饰激动,跟秦桧说道:“朕要一雪十几年前的靖康之耻,更要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殄灭金人狗贼,澄清宇内,振策八方,重夺幽云诸州,使我大宋重为中心之国,完成列祖列宗未竟之大业!”

秦桧躬身道,“圣上博古通今,经天纬地,实乃千古未有之雄才,臣钦仰恭贺。可是……”秦桧没再说话,从怀里掏出了一封密信,打开。看完后,两人相对无言,一会儿看看岳飞的奏折,一会儿又看看刚刚打开的密信。

“圣上,大宋难道真的能打败金国吗?”缓缓地,随着高烛一声爆响,秦桧打破了沉寂。赵构瘦弱的身躯微微一颤。有的时候,他真是怀疑岳飞的捷报频传是否真实可信,是不是有夸大邀功的成分。大宋军队他还不了解吗?平日里在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面前趾高气扬,可遇到几个剪径的强盗都会望风披靡。而金军是怎样的一支军队哟!当年他做人质,亲眼见过彪悍的金军,充满野性的狰狞的脸,胸毛浓密得像大猩猩,身上披一件还淌着血的生牛皮,腰间悬挂着几颗人头,在奋蹄咆哮的马上挥舞圆月弯刀……十几年前,大宋有十几万大军驻守黄河渡口,只一夜功夫,就被金军冲击得土崩瓦解了。那件事,恍如昨日。

不过,话说回来,岳飞的的确确是个军事天才,连牛得不得了的金兀术都慨叹“撼山易、憾岳家军难。”郾城一役,铁浮屠拐子马全军覆没,那可是金国天下无敌的精锐呀!想到这,赵构似乎又有了些底气。

秦桧察言辨色,说道:“圣上可还记得淮西之变否?可还记得杜充、郭药师二人?”

赵构激灵灵打个冷战。三年前的淮西兵变,那支屡胜金兵的军队集体投敌,那是相当于大宋十分之一的部队呀!还有那个恨不能食其肉、饮其血的杜充,他荷蒙朕恩,官至宰相,结果也是领军降金。郭药师这个三姓家奴,叛了辽国叛大宋!还有,还有那个我的贴身护卫长刘正彦,登基翌年,他居然要逼朕交出皇位……

军队是把双刃剑,伤敌倒也罢了,一旦反戈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可岳飞,那是个大大的忠臣,天下尽人皆知啊”赵构喃喃自语着。他还记得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夸赞岳飞:“有臣如此,孤复何忧?”

秦桧笑了,“太祖皇帝龙袍加身之前,也是举世誉之的忠臣呢。”

赵构突然想起,幼年时候,老师教给他们几个皇子的治国治军之策。天下初定,宋太祖便杯酒释兵权。枢密院,只有调兵权而无统兵权;三衙,只有统兵权而无调兵权。若出兵,须皇帝临时授军符。兵无常帅,帅无常师,如此才能把兵权牢牢攥在自己手里啊!当然,这样做的结果,必然导致外贼入侵,抱头等着挨打,图的又是什么?答案再清楚不过,怕黄袍加身的一幕重演啊!老师反复强调,有多少唯唯诺诺的武将赶皇帝下台。历朝历代,教训深刻。大宋本就是武将得来的,这成功的经验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不可以复制吗?不!自己的天下,决不能让悲剧再在自己身上发生!

朕之天下,得来可是着实不易呀!扬州、临安、江宁、明州、温州、越州、平江……十几年间,被金军追得颠沛流离,惶惶不可终日。最惨的那一次,在茫茫大海上不辨东西南北,生生漂泊了整整四个月,有时候几天都吃不上一顿饭,那叫一个惨!好不容易,才在岳飞、韩世忠、刘锜等人苦心经营下勉强站稳脚跟,定都临安。这才两年时间啊!

哦,我可怜的父亲。他老人家在金国已经驾崩五年啦!岳飞曾写过一封奏折:“异时迎还太上皇帝、宁德皇后梓宫,奉邀天眷归国,使宗庙再安,万姓同欢。”他猛然站了起来,我是他老人家的儿子!为子不孝,不知其可也!突然,赵构复长叹一声,又萎靡起来。

大哥,我的同胞哥哥!可是,迎回大哥又意味着什么?虽然大哥早就写信告诉他,只要想办法把他带回大宋,居有一屋即可,可满朝文武会不会蠢蠢欲动?天下人又会拥谁为主?金国如果抵敌不住宋军,会不会扶持大哥重新登基?而自己不过是父皇与嫔妃生的第九子,按照常理是决然轮不上卧龙床的。只因国难当头,自己恰恰是硕果仅存,所以得天之幸,如此而已。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苏轼这诗写得真好。虽说我偏安一隅,但这里水光山色冠绝东南,堪称“人间天堂。”半壁江山又何妨?能择此地为都城,也算是对自己颠沛半生的回报啦。这在以前,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美梦呵。如今这美梦,已经活生生在眼前盈盈摇晃。

议和。这两个字突然像后宫佳丽一双魅惑的眼睛,向他眨呀眨的,让他心旌摇曳。哦,想起那些如花的美女,他更加痛恨当年的逃亡。颠沛流离伤了自己的身子骨,连满宫佳丽都已经无力享受。甚至,连儿女都没有一个。

赵构想了想。战争花费甚巨,而议和花费不过养军的十分之一。况且,再战的结果也未必就一定像岳飞说的那样前景可期;即便战事胜利,能够收复失地,金国万一另立大哥为帝,自己也不好办;还有,那最最让赵家头疼的——哪天搞不准武将一翻脸,自己的龙椅可就成别人的啦。

“人心愿归朝廷,金兵累败,兀术等皆令老少北去,正中兴之机!”岳飞的手书,热浆爆流,慷慨纵横,有不可一世之慨。

赵构望着奏折,反复沉吟着,眼睛酸涩。许久,终于抬起颤抖的手,轻拍龙案:

“朕意已决,此议和之机,断不可失也!”

“皇上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秦桧匍匐在地。“此时正宜刀枪入库,放马南山,休养生息也。这是宋金两国之幸,天下苍生之福也!”

“爱卿平身。”赵构突然想起这样一句话: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朕也真该好好享一享清福,安享天下太平了。

赵构突然担心地问道,“倘若岳飞抗旨不回,非要直捣黄龙,则何如?”秦桧笑道:“急令杨沂中、刘光世、刘锜等各路援军退兵,岳飞孤军难战,退兵是必然的。”

赵构长舒一口气,似乎安定下来。倏地,目中又泛起泪光,喃喃着,“精忠岳飞,精忠岳飞,朕实心痛也。”他没再多说,跟秦桧交代一句,“岳飞的事情,如果金国不死盯着,不必非要杀之。你去办吧,朕乏了。”

怜悯地望着赵构的身影,秦桧暗暗舒了口气。让岳飞成为抗金复土的大英雄,他秦桧的相位必然岌岌可危。即便因赵构恩宠不罢免他,可岳飞曾在他挤掉左相赵鼎的时候,当着皇帝的面说过多少坏话?岳飞,我必除之而后快。

烛光闪烁,秦桧的脸看起来阴晴不定的样子。

而此时,金军最高统帅兀术二目充血,呼呼喘息。斜靠在帅椅之中,长叹一声:“我起兵以来,未有今日之惨败!”

唯一渺茫的希望,是前几日他派人给秦桧写了一封密信。信上他还是用一如既往的倨傲口气加以恐吓:“必杀飞,始可和!”现在,兀术自己都觉得这句话实在是太可笑、太荒唐,他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心脏。这颗心脏,是多么色厉内荏。

兀术深知,完败已成定局。遂颓然传令:赶快撤退!

武汉市看癫痫病到医院哪家好吕梁市哪家癫痫医院最好武汉治疗癫痫疾病的医院哪家好青少年癫痫病要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