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缅怀海子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秦风秦韵

  二十八年前的今天,一个年轻的生命,一个诗歌界的王子,悄悄地告别了这个世界。海子,一个许多人记住的名字,一个给世间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美好的人,在山海关附近卧轨自杀了,年仅25岁。

  看过作家苇岸对海子的评论:“海子涉世简单,阅读渊博,像海水一样,单纯而深厚。他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喜欢,他也会很快和任何一个人交上朋友。”一个看起来阳光灿烂的大男孩,却用自杀的方式,给诗歌刻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他以他的固执,给理想主义献出自己的生命。这或许是一种脆弱。但我不敢妄评,我只知道,在海子那张笑着的脸庞下面,有很深很深的痛。

  他写《黑夜的献诗(献给黑夜的女儿)》: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他写《远方》: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他写《九月》: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他的诗,渗透着痛,延伸着一无所有。他说的:风后面是风,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前面还是道路。他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孤独的孩子。

  他以浪漫的情怀,“狂人”的姿态,在现实的土壤上,追逐着理想主义的神秘色彩。

  他孤独了,陷入了精神的孤独,灵魂的孤独,而且,越陷越深……。

  他就像一个忧郁的浪子,游荡在繁华的都市。他苦苦地寻觅着,抱着对美好事物的无限眷恋。他写着: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也写着: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但是,最终,他什么也没有,没有等到拥有一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他就走了。“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不能自拔……。”《十个海子》连最后一个也走了。

  我好想斗胆问一下:为何在春暖花开的时候离去?那奔驰而来的火车,难道能让人了无牵挂?那铁路的尽头,会是天堂吗?或许,这是一种天真,一种自私和决绝吧。我不敢说,我只能走进海子的诗,一遍又一遍地读着。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诗人,安息吧!你留下的美好,正被世间传诵着。

  海子1989年3月26日最后写下的一句话:"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教师,我叫查海生,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曾刺痛了无数人的心。是的,海子的死,没有人需承担责任,但海子的死,是诗歌界,也是人世间深深的伤痕。有人,掉进了这道伤痕,再没有走出来;有人,抚着这道伤痕,且歌且泣;也有人,从伤痕里抽出了警示,当成最特别的墨香。

  我只想翻过过往,说:海子,真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写出更多更多的诗……。

安阳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合肥癫痫病医院选择标准小儿癫痫疾病的症状
上一篇:沉痛悼念二亮
下一篇:影象中的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