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征文我们像两束光组诗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秦风秦韵
【菊韵征文☆诗歌】我们像两束光(组诗) ◎两个村庄
  
   雪花前脚走,梨花后脚就来了
   都是穿白衫的人
   只有我的春衣,是青色的
  
   三汊河的水,整天洗着白云
   我偶尔抬头
   看见昨夜亮了小半夜的月亮
   还卡在树上,不能下去
  
   这时,我爱着两个村庄
   它们分别代表生长
   和死亡
   一个老人牵着孩子,在中间走来走去
  
   ◎灌木的春天
  
   灰背鼠开始奔跑,这是灌木的春天
   木荆花越开越美
   美到恍惚,美到无用
  
   溪水在山坡的草丛中
   安放了钢琴
   银白的声音,被太阳照出光影
   我的手指
   在晃动时,碰到金樱子的刺
  
   为了石头,瓦楞草再绿了一次
   鸟说着左家河的方言
   它的飞翔总在高处
   我只能仰望,却无法效仿
  
   翠绿的火焰,正在上升
   一丛,呃,不仅仅是一丛
   那个可爱的植物人
   它在山顶,扯着我在昨天放过的风筝
  
   ◎今年的杨树又长出叶子
  
   母亲,今年的杨树
   又长出爱说话的叶子
   白河的青草
   总是在这个时候,把我扎伤
  
   南头湾,不再是我晒太阳的地方
   母亲,那里的楝树老了
   那掉进你命里的苦
   我该如何承受
  
   年年这时候下雨
   堆在我灵魂里的土,越来越不像是土
   你可看见
   我在坟地里静静想你的样子
  
   母亲,这几年,我也慢慢疲惫了
   在你扶着青烟
   朝天空走去的那一刻
   我在世上,再也做不了一个孩子
  
   ◎二叔在扎篱笆
  
   二叔在扎篱笆,用的是柳树的枝桠
   稻草搓的绳子
  
   比起鸡鸭和猪犬
   他偏袒的,是萝卜和白菜
   就像村庄所有的父亲,
   永远疼爱着最弱小的孩子
  
   堂弟病死之后
   二叔的头发彻底白了
   此刻,他顶着这一团雪,
   在篱笆上挪来挪去
  
   下雨了
   亮亮的雨水,在篱笆的周围
   围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
   一只狗跑过来
   它叫着,催我的二叔,快点回去
  
   ◎周口去哪治疗癫痫病靠谱等着你们从旷野回来
  
   等着你们从旷野回来
   妹妹在屋里做饭,我在擦落照片上的灰尘
  
   我们从三个方向回到村庄
   三个方向的怀念
   在碑石的下面
   分别长成艾,绊根草,和开着黄花的蒲公英
  
   今天的雨,我们都不去逃避
   孩子们,都已经长大
   可以像树一样
   一棵棵地,陪着站在草木的中间
  
   他们乖巧,喜欢问你们在世上发生过的事情
   但它们不懂眼泪
   也不懂火焰,灰烬
   和我们的心
  
   ◎那一晚
  
   妹妹们坐在门槛上哭
 癫痫会给孩子带来怎样的伤害  雨下了多久,梧桐树的叶子就落了多久
  
   那一晚,父亲在河边,被黄土留住
   那一晚,艾蒿疯长,老屋荒芜
   那一晚,母亲的坟,在大地上,不再孤独
  
   妹妹们坐在门槛上哭
   她们哭了多久,一只老斑鸠,就在大雨里叫了多久
  
   ◎回村庄守夜
  
   和你一起回村庄守夜
   我想在返回的路上,走得更快一点,
  
   我将回到在泥土最干净的地方
   入睡,做梦
   然后被昆虫喊醒
   在露水里,我的目光将重新变得清明
   这时,我有灵魂
   不再是一个和尘土一样飘荡的人
  
   和你一起回村庄守夜
   在月光下搬动柴禾,整理砖瓦
   从树枝中,找回一只鸟,从前的嗓音
  
   我和你提着半个月亮
   去看河水,用手指着对岸的树林
   把篱笆墙扶起来
   我们吆喝着,把偷偷砍树的人,从月光里撵出去
  
   ◎在通往三月的路上
  
   穿过一场雨。我用长满叶子的树枝,
   刮掉鞋子上的土
  
   在通往三月的路上
   我向放蜂人问好
   并从他的手上买了一瓶去年的蜜
   他的笑是金黄的
  
   在一所小学校的后面
   我站了很久很久
  焦作专门的癫痫医院 我在想,这些读书声,
   如果变成花瓣,然后从天空落下来
   那将是怎样的美?
  
   我停下来
   给住在河边的一个朋友打电话
   我说
   中午,我想去你家喝酒
   我还说
   你家门口的桃树,开花了没有
  
   ◎去柳家河
  
   去柳家河,沿途看到的一切
   让我伤痛不已
   村路荒寂
   岸边的大树,被黑夜的汽车盗走
   田地在采沙船的切齿声中
   受伤了
   去年的的河湾
   像空洞无物的眼眶,呆滞地盯着苍天
   村庄已死
   荒芜的院墙里,堆放着破烂和黑暗
   风,一群哀伤的凭吊者
   翻墙穿巷
   偶尔在瓦缝里发出一两声呜咽
   诗歌中的那一个村庄女子,被城市娶走
   栀子花凋谢
   苍凉的路口,坐着几块衰老的石头
  
   ◎我们像两束光
  
   这时,我们像两束光被安置于深海
   一束叫蓝
   另一束叫更蓝
  
   时间的深渊,需要一些动荡
   或者倾听
   神说过的秘密,已渐渐显露真相
   灵魂,沉落到另一重空间
   让身体变得更加孤单
  
   在冰水里清洗玉石
   犹如在碎玻璃里拯救花朵
   如今
   美都在锋刃上,越美越哀伤
  
   世界太荒凉了
   有时需要光
   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停留于纯粹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