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云】余热(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奇幻玄幻

退休退休,退了就该休。老胡反对提什么老人发挥余热。有的人退下来,被民营老板聘为“顾问”啥的,真以为你有什么三头六臂神通广大么?人家看中的是你在位时利用职权而积累的人脉资源。老胡瞧不起这些被人当枪使了还自命不凡的人。也的确有些手握一技之长的人,退休了不甘寂寞去赚点外快,老胡对此也不主张。他说人家大学毕业生满大街都是,你老都老了,还跟个小孩去抢饭碗,不地道。老胡还捉摸,国家为什么要延迟退休年龄?还不就是这些自认为有余热的人惹的?你有劲没处使是吧?干脆延迟退休年龄,免得你叫唤精力过剩。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让大伙跟着遭罪。

反对归反对,老胡退休十一年中,却也被余热了两回。第一回是碍着朋友的面子,第二回则是心怀正义,为职工命运和企业前途而去与人抗争。

那年,接了原市里某部门领导一个电话,询问老胡忙什么呢?我们想请你帮个忙行不?老胡心里想,咋回答呢?忙吗?也不忙。说不忙吧?天天也没闲着。正嘀咕着呢,那头又发话了:老杨老金都推荐你呢?有点意思,把铁哥们都抬出来了。原来,这部门要在《市志》和《省志》中插上自己的工作内容,向市里报的材料要求在一万五千字之内,时间跨度为十五年。向省里报的为一万字,跨度为二十五年。那个部门的在职干部“各有各的工作”,没人能写。部门刚退下来的一位笔杆子又不肯领情,想从县里抽调人来写吧,吃住一安排,不花上万拿不下来。于是几位领导一权衡,就瞄中了老胡。理由蛮充分的,说他干这项工作有三十年之久了,一来熟悉各个时期的工作方针;二来他笔杆子走得快,不会误事;再着他住在市里,早上来,下午走,又节省了不少招待费用;最后一条还真是捏准了老胡的软肋,老杨老金与老胡关系很铁,这二位开了口,他不会不答应的。

两天以后,老胡到了机关,办公室主任指着一叠约模二三十斤的材料说:基本的素材全在这了,两个月期限。我们机关穷,领导说还是给两千元劳务费,您就算帮帮忙吧。老胡心里就笑了,两千元?两个月?农民工还不如呢。想到那铁哥们就在隔壁呢,他说先看看要求吧,明天决定好了再来干活。

两铁哥们都是五十大几了,属于那种有你不多、没你不少的“调研员”级别的。正愁天天无事干闲的慌呢。你哥们来了好,来了好,再把老陈叫来,正好一桌。老陈也是铁杆,在一墙之隔的市政府机关上班,也是个不误正业的调研员。要听说隔壁请他过来“调研”的话,他会恨不得翻墙而下的。

估摸着不用一个月可完成任务,又想想两千块还足够这几位喝几壶的,老胡决定打这份工。因为要向各职能科室了解情况,也因为在家写不甚方便,他的“办公室”就安在了机关的会议室。空调、茶水、沙发、电视、一应俱全,大热天的,在这歇歇凉还真是不错。

按几十年工作的老习惯,他八点差十分到了机关。可楼道的栅栏门直到过一刻才开,最早到岗开门的是一位家属清洁工。一开始工作,他感到了一些难度:有些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得翻档案;有些情况必须找当事人核实;有的数据前后各不相同。老胡生性耿直,对事物有自已的主见。但这作为《市志》的材料是只可叙事不好评论的,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还在思考呢,一眨眼十一点多了,标题后空无一字。“哈哈!查岗来了。”调研员推门而入。一个、两个,又来一个。“得、得、得!慢慢来。中午盒饭叫好了,先休息下再说。”于是茶几一摆,四人落座。洗牌、抓牌、叫分,直杀到日落黄昏。

此后的日子,老胡找人配了栅栏门锁的钥匙。办公室把档案室钥匙也给了他,说反正不是外人。领导也明确指示:“机关人你全认识,该找谁直管找。数字吗?哪个合适用哪个,你懂的。”工作一小时,休息半小时。闲溜中只见间间办公室电脑屏幕上,不是牌局就是股市曲线。看来大家的确是“各有各的工作”,这综合性的材料也就只好请“农民工”了。几位兄弟更是关爱有加,隔三差五地会来小聚一会,切磋几把。

因会议占用“办公室”两天,超过了老胡预计的日期。第二十二天,交稿了。他去与哥们道别:“你写这么快干啥?笨蛋!他们请过笔杆子的,两千元人家嫌少了不干。你倒好,二十天就写完了。你再拖个十天半月的,再要求增加工资,我们也好帮忙说话呢。”

老胡只是笑笑,难怪这么多人削尖脑袋想进机关呢,这公务员当起来也太潇洒了。

老胡所在的城市是个新兴城市。电力供应原属地方的小水电小火电,枯水期会出现供电紧张情况。至八十年代初期国家电网的线路飞了进来,国家电网成立了电业局,属省管。小水电小火电组成了电力公司,属市管。于是一个强龙,一条地头蛇,为了争抢用电大户,明争暗斗的事经常发生。你架条11万伏的高压线,我就弄条22万伏的。你在这里修座变电站,我在你附近再建个容量更大的站,反正重复建设都有大老板买单。为了拉拢用电大户,也不惜压低电价,免费为用户提供设备。两家供电企业为这些事上过法庭打过官司,也被政府纠纷办调解处理过。闹到紧张时,甚至几百人头带安全帽,手持钢棍,大打出手。惊动了110,惊动了公安局。人弄到派出所时,连派出所也被包围了。省里市里,头头脑脑全弄的不得安生。

那一年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风声传来,两家的职工都识大体顾大局,要求合并的呼声很高。却不想半道杀出个程咬金,中央某部属一家三产企业打着地方电力主管部门的招牌,要来收购地方电力公司。还许下诺言,给董事长以高官厚禄。市领导深知电力体制改革势在必行,但到底是两家合并好,还是让那部属企业收购有利却举棋不定。市里召集地方公司领导开了会,要求事关企业前途和职工利益,何去何从,一定要征求广大职工同意。同时又派了人,上北京向国资委了解情况。一时间地方电力职工议论纷纷,但多数认为两家供电企业合并会利大于弊。

得到许诺的董事长此时并没闲着:一是轮番找中层以上干部谈话洗脑;二是把许多中层骨干替换当了职工代表,而且准备在职代会上讨论,让部属三产收购时用举手投票方式表决。另外对坚决反对收购的骨干以免职,下岗等方式施加压力,其间,曾有位副总拍案而起,怒斥董事长搞“白色恐怖”。

这次职代会被定在了星期六,大概是担心其他职工起哄的原因吧。这一切都发生在老胡退休以后,许多细节他也不想了解。那天周五,老胡在家接到了一位在外出差的副总电话,公司让他马上坐飞机赶回参加职代会。他对于代表的换人,洗脑,对于举手表决如此重大事项十分忧虑。“老胡啊!公司几十年走过来不容易,上千职工今后的命运吉凶未卜啊。您是老同志,我想来想去只有找你了,也相信您一定有办法扭转局面,我代表职工,拜托了。”

其实老胡退休后虽极少去单位,但一些传闻他也曾听说。副总电话一说,他马上明白事关重大。代表会上,董事长在主席台坐着,谁举手谁不举手一目了然,胆小怕事的总会有些顾虑重重。这时,老胡想到了铁哥们老杨老金,他们那部门还正是主管企业职代会工作的呢。看看巳是下午了,职代会第二天上午要开。刻不容缓,于是他马上打车赶了过去。老杨老金听了情况后,便立即找来现职领导,几人一商量就打了电话找地方电力主席。要求职代会决定重大事项一定要无记名投票表决。否则,上级有权否决基层通过的事项。主席想不到临时会有如此变故,立即向党委书记(董事长)汇报了。董事长觉得大事不妙,又亲自打电话询问。此时老杨这调研员坐在现职领导身边发挥了作用,翻出法规让他回答。现职领导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董事长以时间紧来不及为理由,要举手表决的要求。

第二天,会议如期召开。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表决是否让部属三产企业收购。终于以45票同意,47票反对,打破了董事长的如意算盘。市里派去北京的人也回来了,领导决定:地方电力与国家电网合为一家。

董事长没有脸面过去,灰溜溜另谋出路去了。

几天后,副总与老胡见了面:“老胡,我就知道你有法子的。你这余热啊,太管用了。”两双手握紧了,好久都没有松开。

武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沈阳哪里的癫痫医院效果好手术治疗癫痫病的效果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