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中国故事】废墟上孤立的大成殿(征文·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奇幻玄幻

一座飞檐翘角,黄绿色琉璃瓦的古建筑,挺立在一片废墟之中。

在一片废墟之中,它茕茕独立,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巨型孤鹜。

小时候,因为隔着四户人家,一条小胡同,一道院墙,我总觉得它离我从小生活了二十三年的三弯巷很近,离我家旧宅院很远。

拆迁风,将我家旧宅院与它之间的所有建筑刮成一片废墟。变成废墟的空间,一下子空旷起来。空旷,一下子抹掉了所有可以遮挡视线的阻隔,一下子缩短了它与我家旧宅院的距离。原来,它离三弯巷和我家旧宅院大概也就是百十米的距离。

它飞不起来,但是,它却很坚挺。

明朝弘治十一年,也就是1498年,它就从这片土地上突兀而起。

虽然,清同治二年,也就是1863年,冲决大堤的黄河水吞没了它,但是,只隔了十五年,到了清光绪十四年,也就是1888年,它就又重新挺立在这片土地上。

不管岁月如何流逝,世事如何变迁,人们如何对待它;也不管它曾经如何的富丽堂皇,又如何的遍体鳞伤,破旧残损,它都不改自己威严宏阔的原始风貌,坚强挺立,挺立成小县城里一道沧桑古老的风景线。

它,就是这座小县城里的文庙大成殿。

按县志记载,它的建筑面积进深11米,宽21米,共231平方米,通高8.8米。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一座宏伟建筑。

我手里有一本清康熙版本《东明县志》的影印本。其中的卷一《图考.学宫图》,就有当时的文庙——那时也称为学宫——的布局图。

大门朝南,沿中线,从前往后,依次为:文庙照墙,棂星门、水池及石桥,戟门,大成殿,尊经阁。中线西面,从前往后,有郡邑候祠,乡贤祠,西庑三座。再往西,就是儒学,从前往后,依次为:儒学照墙,大门,三门,明伦堂,儒学宅,明伦堂和儒学宅两侧,各有两座房屋。中线东面,有名官祠,东庑,敬一亭,启圣祠。在《卷二.学宫》里,又用16页的内容记载了文庙建设的历史沿革。

我不厌其烦地叙说清康熙年间文庙的具体布局和历史沿革,也就是想学梭罗《瓦尔登湖》里的笔法,用具体的历史资料证明:这座小县城里的文庙曾经如何的建筑繁多,布局精致。也可以借此想象到,当年,这里曾经“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读书声声声入耳”。

我爱人的老姑,今年已经八十三岁,她娘家——当然也是我爱人的娘家——也离文庙不远,就在我家所处的三弯巷东面五十米左右的南顺城街。她对民国时期的文庙的繁盛,有深刻的记忆。

她说,高高的石牌坊,威武着呢。石碑,一座挨一座。一棵棵柏树,又高又粗,树枝茂密,层层叠叠。春夏天,翠绿;从晚秋到冬天,墨绿。大热天,附近的老百姓,都躲到柏树林里乘凉。还有一个水池,一座桥。站在桥上,扶着汉白玉桥栏,往下面的水池里看,真喜人。池里的水,透明清爽,还有睡莲,睡莲下面,有鱼,游来游去。大成殿里,孔子的雕像,青铜的,又高又大。孔子雕像前面,摆着一排汉白玉人物雕像,也记不得有多少个了。我小时候的文庙,是祭孔圣地,也是游玩的好地方呢。

老姑回忆的时候,满是沧桑的脸上,泛着红晕,已经有些浑浊的眼里,闪着晶莹的光芒。当年的文庙,在她的记忆里,辉煌而繁盛。

可惜啊,文革一来,一座文庙,都被毁坏了。老姑又是一连串声声叹息。

我把在一片废墟之上寂寞独立的大成殿拍了下来,发到我们家族的微信群里。我的叔叔和姑姑们看见我发的图片,都回忆了他们小时候文庙的旧模样。在他们的记忆中,文庙的旧模样,虽然没有我妻子的老姑所说的那样恢弘繁盛,但是,基本规模,还是有的。回忆之余,对文庙的一步步被毁坏,也都深感惋惜。

我对文庙旧景观的印象,十分模糊。虽然模糊,却也记得一片柏树,高大而浓绿。记得石牌坊,得仰着头看,觉得它巍峨高大,直耸入天。记得清楚的,却是柏树被砍倒在地,石牌坊、石碑,被砸成了一堆乱石,横七竖八,躺在地上。那是文革初期,红卫兵“破四旧”和“打、砸、抢”最疯狂的时期。

1951年秋,县一中搬到文庙旧址。一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才搬走。那时,在县一中读书的高初中学生们,把他们“破四旧”的战斗力和破坏力首先就用在了毁坏文庙的古建筑和石牌坊、石碑、古柏树上。他们轮动大锤,挥动铁锨、斧头,不几天,所有的石件,都一块块倾颓到底,一棵棵柏树,被连根刨掉。几百年的古建筑和辅助设施,毁于一旦。到最后,只剩下一座孤零零的大成殿。

大成殿,在荒诞岁月里,勉强保全了残损的躯壳。勉强保存下来,也只能是僵尸一般地僵硬挺立着。

大成殿,也几乎遭遇被彻底拆除的厄运。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文庙旧址内办学的城关初级中学要建教工宿舍楼,有人提议拆掉大成殿,而且,不但在大成殿附近的西南角盖了一座楼,还在藏经阁旧址上,紧贴着大成殿的后墙挖了地基,并浇筑了钢筋水泥,眼看着又一座楼将要拔地而起,把大成殿挤掉。还亏的当时有关单位和有识之士强烈反对,已经兴建的教工宿舍楼才停了工,大成殿,才躲过了被彻底毁掉的厄运。浇筑好了的钢筋水泥,就被简单掩埋在土下,地表,因此而疙疙瘩瘩。

我曾经站在地表疙疙瘩瘩的藏经阁旧址上,为藏经阁的消失而隐隐心痛,又为大成殿还能保留下来暗自庆幸。

在我最初的比较模糊的记忆中,大成殿耸立在一座高台之上,我必须与它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仰视清楚它的飞檐斗拱,黄绿色琉璃瓦,殿脊上蹲踞着的许多兽头,还有滚龙、海马、蜘鱼形状的构件。大殿门楣上,还挂着一块匾,上面刻着一溜不知读做什么的烫金字。走进殿里面,还记得有格栅,祭台,也许,还有壁画。

那时我年少,年少自懵懂。但是懵懂的我知道,它的年龄,一定比我的祖爷爷大许多,甚至,比我的祖爷爷的祖爷爷年龄还大。它是一个懵懂少年头脑里古老文明的象征。

记得清晰的时候,就是文革之初,在大成殿里,我参加了一次全体社员大会。

那时,大成殿的木匾被拆掉了,门楣上,剩下一片空白。殿脊上的所有动物构件都没了,换成了一溜普通烧土砖。墙壁,被砸了一些坑洼,地上,也是凹凸不平。里面,空荡荡,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正好用来举办各种会议。传达最高指示会、政治学习会、阶级斗争批斗会、忆苦思甜会,名目繁多。例如,我就在那里面和许多社员一起,听过一个姓鲍的人,在大喇叭里面,哭哭啼啼,期期艾艾,大述解放前吃的苦遭的罪。大殿里,抽泣之声,此起彼伏。

我参加的那次全体社员会议,其它内容,已经记不清晰,记得最清晰的,是大队党支部书记当着所有社员的面,宣告我爹爹解放前参加过国民党,国民党员,就不能当生产队里的会计,应该撤销。

那时,大殿里面坐着我们生产队全体社员,约有二百多人。我坐在一块砖头上,听着大队支书对我爹的宣判,将头埋到裤裆里,卑贱感,耻辱感,像火一样在我全身燃烧。面积偌大的大殿,突然逼仄起来,挤压着我,挤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爹的国民党员嫌疑身份,就起源于这座大殿附近,文庙里面的某一座教室里。

民国二十二年——也就是1933年——的县城图上,文庙西面的儒学旧址上,标识成乡村师范学校。原来讲读经书的儒学课堂变做了师范生们学习新文化的教室。也不知从民国哪一年开始,乡村师范学校改称简易师范。我爹就在简易师范里上过学。他忠厚平和的个性,睿智的经商头脑,隽秀的字迹,精湛的会计专业能力,都离不开他那一段上学的经历。

这个小县里的简易师范,也出过名人。我们三弯巷里的陈家那位女革命家,解放后当过第一任河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在简易师范上过学。据传说,一位临近某县的河南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经当过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曾经在我们县里的简易师范上过学。

但是,我爹上简易师范,却也留下了隐患。

文革初,有人说,凡是解放前在简易师范上过学的,都被国民党注册成党员。我爹,压根儿不知道有这回事儿。压根儿就不知道这回事儿的我爹,在大成殿里,从那一天开始,就被人扣上一顶“国民党员”帽子。那之后,不但他处处被人掣肘,我们弟兄,也生活在卑贱中,被剥夺了当兵、当工人、推荐上大学等走出黄土地的机会。直到文革结束,才没人再提这回事儿,稀里糊涂,我爹头上的“国民党员”帽子,又被急遽变幻的时代风云刮掉了。我爹,又重新恢复了工作。我们弟兄,也才开始咸鱼翻身。

我们家族里的好几代人,和文庙,扯不断理还乱。

据我的堂姑翠金姑说,民国二十二年的县城图上,文庙里面的乡村师范学校的西邻就是女子高级小学校,我的二姑奶奶、三姑奶奶应该就是在那里上的小学。

县一中在文庙里面办学期间,我们家里人,我的叔叔们、姑姑们,我哥哥,只要有初中以上学历的,都在东明一中上过学。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县一中搬走以后,文庙旧址内,分别设了一座小学和一座初中。小学,起初叫东关小学,上世纪八十年代,恢复为县实验小学。我二哥,我爱人,都在东关小学里当过民办教师。初中,起初,叫红卫联中,我就是那座学校的第一届初中生。

我们家族里面,我的弟弟妹妹们,好些,也在文庙旧址里上过小学、初中、高中。

我刚高中毕业回生产队劳动时,在文庙旧址里面的一座教室里,教过夜校扫盲班。教会一些不识字的农民,认识了一些简单字,还会歪歪扭扭地书写,我的心里,便有了成就感。

有形的文庙被毁坏了,无形的文庙——读书学习安身立命的文化传统依然影响着我们家族的一代代人。当然,也影响着这座小城里的一代代人。

大成殿前面的一座殿,老百姓一直就叫它前大殿,根据后来的县志记载,它大概是1888年文庙重建时建筑的,应该叫崇圣殿。

文革以后,1977年,恢复高考,我还曾经到前大殿里面报名填表参加高考。那时,它是当时的城关教育组办公所在地。里面除了一些办公桌,再没有任何可以让人联想到古老的物件和痕迹。高大的房间里,空旷而凋敝;地面,铺着灰蓝色旧砖,随着流光流转,数不清的人脚,将它们践踏得同样凹凸不平。

当年,我就在前大殿旁边一座低矮简陋的教室里,参加了高考,在印报纸的纸张印成的高考卷子上,解答了一道道题目。有幸的是,那一年,我考上了大学,从一个吃农业粮的农民,鲤鱼跳龙门,变成一个拿工资吃商品粮的教师。

历史的波折,在同一处文庙旧址里面,给我爹和我,带来截然不同的命运。

历史的脚步进入八十年代,红卫联中改名为城关初级中学,后来,又改称为我们县里的第一初级中学。因为城关初级中学要盖教学楼,本是文庙重要配角的前大殿成了障碍物。也许当时的学校领导和上级官员都认为,是障碍物,当然得拆掉。他们不知道古建筑的珍贵,却懂得盖不了教学楼,学生就没办法上课。于是,似乎是理所当然,前大殿从文庙旧址里彻底消失了。

大成殿后面,还有一座殿,前辈人都称它为后大殿,根据推断,应该是尊经阁,藏经书的地方。

尊经阁,我没有进去过,不知道里面的模样,只记得从外面看,也是黄绿色琉璃瓦。它门前,也有一座高台,成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东明一中举行会议的主席台,举行各种演出的舞台。它与大成殿中间的空地,就是听众席或者观众席。

大概是1962年或者1963年,在那座高台前面,我看过中学生演出的《老两口进城》等歌舞表演。还看过一个高中男生,模仿当年的赫鲁晓夫,假装哭哭泣泣,抽抽噎噎,满脸苦相,表演《赫鲁晓夫三哭》。按今天的艺术分类,他的表演,应该就是单口相声。

那时的尊经阁,已经被当时浓郁的政治气氛笼罩。

大概是文革时期,藏经阁就被拆掉了。

前大殿和后大殿的先后消失,让残破不堪的大成殿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成为孤家寡人的大成殿,默默俯视时光流转,世事变迁,人来人往。

站在一片废墟上,遥望寂寥孤立的大成殿,我的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

也许,我应该为它庆幸?

因为这一片正在拆迁的区域就叫文庙片区。据说,拆掉这一大片区域的房子之后,这里将不再开发做居民区,而是要以文庙为中心,西北銜东明湖,东南接城隍庙,开辟成一座文庙公园,还要准备以大成殿为中心重建文庙过去的建筑,也许,要让曾经恢弘繁盛的文庙再现当年风范。

要真是这样的话,当然应该为它庆幸。

但是,要恢复文庙旧模样,得需要多少钱呐?现在的财政收入,地方政府有没有强大的经济支撑去做这件事?

模仿重建的仿古建筑,即使再逼真,它也是模仿。古建筑被岁月披覆的沧桑和厚重,再也无法重现。说不定,还很可能像已经出现的许多仿古建筑一样,会重建成一群非驴非马非鹿非牛的四不像建筑群。很难以想象,历经岁月坎坷,被保存下来的唯一一座古建筑,被一群崭新鲜亮的仿古建筑包围,会是怎么样的一副难堪模样?

但愿,我是杞人忧天!

天水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重庆有名的癫痫医院山东最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