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恩师的幸福生活(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奇幻玄幻

下午放学时,我正准备回家,忽然接到恩师的电话说:“舞,今晚去我家吃饭吧。今天是你师公生日,正好给你师公过生日。”听到师公生日,我连忙答应,并说自己先去买礼物,可恩师却说:“买啥礼物啊?你和我一起去买些菜吧,然后,咱俩回家一起做些你师公爱吃的饭菜就行了。我要买的东西有些多,我怕自己拿不了。”听到恩师的话,我欣然应允,放下电话,就和恩师一起去超市采购了。

去到超市,恩师先是直奔肉食区而去,买了好些师公爱吃的肉食(师公是肉食主义者,称得上无肉不欢)。之后,则转战鲜蔬区,又买了许多新鲜的时令蔬菜;而后,又折去水果区,买了一些新鲜水果。看恩师买了这么多东西,我以为一定已经差不多了,就提着东西准备去前台付账,可恩师却说还没买完呢。说完,恩师又去烟酒区,在那徘徊了好久,始终拿不定主意,最后,实在没法,恩师只能无助地问我:“舞,哪种红酒好些啊?”恩师来到烟酒区已经很让我吃惊了,现在竟然还要买红酒,这真的让我有些目瞪口呆。要知道,恩师从来滴酒不沾,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可今天她竟然要买红酒。我不由呆愣了好久,还是恩师的询问声拉回了我的心神:“舞,究竟哪种红酒好啊?”我回过神,不由呆呆地问道:“赵老师,你又不喝酒,买红酒干什么?”听到我的询问,恩师不由得脸上涌起红晕,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今天不是你师公生日嘛,我想浪漫一下啊。”听完恩师的话,我不禁会心一笑,我明白:恩师,这是要给师公一个意外的惊喜。我没说话,只是走过去仔细看了看,然后挑选了一瓶红酒。

买完东西,我和恩师匆匆赶到她家,之后,则开始了紧张忙碌地做饭。我向来不擅厨艺,只能在旁边给恩师打下手,干些择菜洗菜的活儿。我站在旁边,看到恩师利落地切菜,炒菜,装盘,又精心地摆盘,还细心地将盘子边沿的汤汁用布擦去。看着恩师始终笑意盈盈、干劲十足的样子,我不由得心怀疑虑地问道:“赵老师,你做这些事情,不觉得琐碎和无趣么?”恩师听到我的问话,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怎么会无聊呢?能够为心爱的人准备饭食,得到心爱之人的喜爱和称赞,这不是很开心的事情吗?”

听完恩师的话,我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我知道,恩师起初也是不善厨艺的,她一身的好厨艺全都是在结婚后,为了应付师公挑剔的胃口而慢慢练就的。可是,结婚二十多年,孩子都已上大学了,恩师还能每天每顿如此精心细致地给师公准备饭菜,我真的是由衷佩服。即使师公有事不能回家吃饭,恩师也会做好些师公爱吃的饭菜。我曾问过她为什么师公不回来她还要费心做那么多,她总是笑笑,然后轻描淡写地说一句“习惯了”。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仅仅三个字,却是包含了无尽的情意和几十年的坚持。

还记得,在我结婚时,恩师和我说过的一段话:“一个女人,最大的成功,是经营好自己的婚姻和家庭。在婚姻中,女人不妨学着做小女人,给自己一份依靠,也让男人感觉到自己的重要。家庭生活中,男人要在外努力打拼,而女人则要做好后勤保障,当男人回家时,要让他感觉到舒心和温暖。这样,才能赢得婚姻的幸福和家庭的美满。”这么多年来,恩师一直都是这样做的,所以,她赢得了师公全身心的爱意,而且,两人结婚二十多年,情意不只没有减淡,反而愈久弥香,越来越如胶似漆。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时,恩师已经做好了满满一桌子的饭菜,就等师公回来了。我和恩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师公,恩师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恩师接通电话,是师公打来的,师公因为临时有事,今晚不能回来了。恩师辛辛苦苦准备了一大桌子饭菜,可主角却不回来了,恩师的心情可想而知,所以,恩师忍不住向师公抱怨了几句。电话那头的师公嘿嘿笑了两声,之后,则在极力地安抚着恩师。

就在我看着恩师夫妻二人煲电话粥的时候,这时,恩师家的门铃响了起来。我起身去开门,开门后,却看到一个人拿着一大束鲜花站在门口。我以为是恩师为师公订的鲜花,就顺势要接过来,可对方却问道:“请问,您是赵女士吗?”咦,是给女士的?我不由一愣,心想:可能是送错了。这时,恩师走了出来,看到鲜花,很自然地说道:“你好,我就是,这是我先生给我的鲜花。”说完,签字,接花,然后,转身回屋。

整个过程,我一直处于发蒙的状态,我搞不懂:为什么师公过生日,却是师公要送给恩师鲜花呢?呆愣愣地回到屋里,我不由得看着恩师放在桌子上的鲜花继续发愣。恩师看到我发愣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怎么,想不通?”我回过神,连连点头。恩师望着鲜花甜蜜一笑之后,才慢慢说道:“呵呵,你也知道我是个喜欢浪漫的人嘛,你师公就总是给我一些意外的惊喜,时不时让我高兴一下。每年你师公过生日,他都会送我一束鲜花,说是慰劳我辛苦的付出。其实啊,他还不是被那些好吃的饭菜给馋的,就想哄我每年给他多做一些。”说完这些,恩师叹了口气,说道:“唉,这不,今晚又不回来了。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费这么多心思了。”听完恩师似怨实喜的话,我不禁也随之一笑。

笑过之后,我把红酒打开,倒入杯中,举起酒杯,对恩师说道:“没事,师公不回来,我陪你。来,Cheers(干杯)!”说完,我先抿了一口,恩师也端起酒杯,回了声:“Cheers(干杯)!”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我与恩师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恩师就是这样时时刻刻想着念着师公,而师公,也是无时无刻不在疼着宠着恩师。

记得那年夏日,恩师在上课时忽然晕倒在了课堂上。我们连忙送恩师去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拨通了师公的电话,和师公说了恩师的情况。师公一听就急了,连声问着:“她没事吧?没事吧……”之后,他放下手头非常重要的工作,急匆匆地赶到了医院。师公是奔跑着上楼来的,到了急诊室前,他来不及喘气,就气喘吁吁地问我:“她……没事……吧……呼呼——”看师公喘不过气来的样子,我连忙让师公坐下休息,并连声说着:“没事,没事,医生刚刚说是因为赵老师血糖低,再加上天气炎热才晕倒的。以后,注意一些就没事了。”听到我的话,师公的情绪才平静了一些,他紧攥的右手才缓缓舒展开,可我却看到师公的右手由于攥得太紧,又攥得时间太长,他的手掌心已经被指甲给摁出了血印子。

一会儿之后,医生从急诊室走了出来,师公连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飞奔着跑到医生面前,颤抖着声音问道:“医生……她,她……没事……吧?”医生看了看师公,之后,则满含责备地说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啊?病人血糖这样低,你们竟然也不注意一些。幸好这次发现的及时,要是晚一些,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唉——”说完呢,医生摇摇头,深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听到医生的话,师公不由得又紧紧攥起了右手,我看到,连忙阻止:“师公,你的右手已经受伤了,不要再用力攥了。”可师公却摇摇头说:“没事,不疼!再疼,也赶不上心疼!”听到师公的话,我不由一愣,我这才明白:原来,师公是在用手疼来转移自己的心疼。是啊,手疼是有形的,也是有限的,而心疼,却是无形的,也是最难说出的。

之后,师公去病房陪恩师,我去买药。买完药,我回到病房门前时,恰巧恩师醒来,于是,我看到了极其感人的一幕。师公见到恩师醒来,不由得先是紧张地询问恩师是否有哪里不舒服,恩师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师公才伸手抓住恩师的手臂,开始哽咽着说道:“你知道吗,你快吓死我了!以后,你可不许这样吓我,我的心脏承受不住,你已经深入了我的骨髓,唯有你好好的,我才能好好的……”话未说完,师公已有些泣不成声。恩师看到师公难过,连忙伸手想去安慰师公,可却恰巧碰到师公的右手,师公不由得哎呀一声,下意识地就想把右手藏起来,可恩师却牢牢地抓住了师公的右手。看到师公伤痕累累的右手,恩师的眼里瞬间就聚集了泪水,师公怕恩师难过,连声说:“没事,没事,不疼,真的……”恩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把师公的右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任泪无声流淌。看着这温馨感人的一幕,我的眼里也泛出了泪花,但我不忍心打扰这对令人感动的夫妻,于是,我悄悄地离去了……

恩师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又来上班了,可在恩师的书包里却多了好些糖果、巧克力之类的东西。恩师不止一次地和我抱怨:“你说你师公,明明知道我最讨厌吃甜食的,却还非要我带这些东西,我看到就感觉发腻,哪吃得下去了啊?”恩师嘴里虽然在抱怨,可她的眼里却明明含着柔情蜜意。每次听到恩师的抱怨,我就会笑着回答:“好了,赵老师,那也是师公的一片心意啊。你总不想再吓师公一次吧?”每每听到我这样说,恩师都会迅速消声,之后,则会脸上涌起红晕,眼里盛满甜蜜。

恩师的儿子嘟嘟总是和我抱怨说:“姐,我感觉我在我们家就是多余的,我爸我妈眼里,只有他们彼此,根本就是没我。你说,我是不是他们捡来的啊?”每每听到他这样抱怨,都会招来恩师的一顿呵斥,然后,则会传出我们的大笑声。

这,就是恩师的幸福生活。恩师选择了用心经营婚姻和家庭,于是,她获得婚姻的幸福和家庭的美满。恩师选择了用心付出爱情,于是,她赢得了师公全身心的爱意。

沈阳哪里的癫痫医院效果好西藏最好的癫痫医院怎么找得了癫痫病如何治疗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