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去一趟岳母家(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奇幻玄幻

岳母死了,在妻子两岁的时候。但岳母的父母和那个家族还在。

妻子是在读小学三年级时与他们断了联系的。岳母死后,岳父再娶。一个挺知情达理的女人,却在这一节上绕不过。每次见那边的亲戚来探望,亲亲热热与岳母留下的一对女儿闲聊,心里就乱得猫样抓,觉得自己是白疼了这对女儿,终归是养不熟的。她自己,又不能生育。

后来她得了个主意,便要九岁的妻子,给那边的亲戚写了一封信。信的大意是,她和姐姐都已长大,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了,如果没有别的事,就不必麻烦他们再来探望了。那边的亲戚读了信,心凉了半截,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从此,两边就断了联系。然后,妻子从小学到大学,从大学到参加工作,再与我谈恋爱结婚。十几年就这么一晃过去了。

婚后,妻子向我诉说了压在她心头多年的内疚,这时我才算真正明白,妻子的骨子里为什么总夹杂着一丝抽不掉的忧郁。我决定鼓动妻子去外婆家探亲。几个电话,几次打听,很快就与那边二姨联系上了。

二姨听说妻子要带丈夫前去探亲,高兴得什么样,立刻就在电话里与妻子商议前去的具体时间和到达后的日程安排。仿佛他们之间从来就没存在过芥蒂。我站在电话一旁感慨万千,心想毕竟是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清明时分,选一个晴好的日子,我们出发了。妻子本来是个不喜画妆的女子,但那天她却画了点淡妆,并把头发盘起来,做了个挺好看的髻。

汽车一入常宁境界,妻子的情绪就有些控制不住,她老朝窗外看,左手紧紧抓住我的右手,抓得一手心子的汗。窗外春光明媚,时有盛开的野桃和披绿的垂柳掠过。山坡上插满纸花的坟茔随着车子的前进在生动旋转。上坟的人把鞭炮放得噼哩叭啦地响,升起的青烟,很快与淡淡的云蔼融为一体。

在晴好的日子里扫坟,人们的脸上普遍没有落雨时的悲戚,有的是一种祥和的笑容。我看得有点感动,我们之所以选择在清明节回去探亲,也是想顺便到岳母的坟头上一炷香,添一把土。我不知道妻子到时是否能控制住自己,日子越过越好了,阳光又这么透亮,对生者和死者来说,都是一种慰藉。互相见面了,是不应该哭泣的。

约好先去大姨家。大姨家在常宁市一个镇上。新型的小镇,一片高楼林立。但大姨家并不见好。她家的房子比较小,便把姨父单位一间闲置的会议室也当住房了。我们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那间会议室。我的心脏一下子跳到嗓眼上了,我感觉妻子比我更紧张。她像小孩一样握着我的手,不肯松开。毕竟十几年没见面了啊。

但接下来的见面,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热烈,那种热烈也许只有在电影电视里才能见到。第一个见到的是大姨。我结结巴巴地说明来意,她哦了一声站起来,平静地说:听说你们要来,我倒不记得是今天了。说罢,把怀中一个婴儿塞给旁边一个女子。接着又冲着楼下的一个小孩叫道:帮我把XX喊回来,说家里来客人了。做完这些,她才把门口的我们领着往走廊另一头走。嘴里说:家里有嫩崽,也没收拾,到处乱糟糟的。我们就询问刚才的婴儿和女子是谁。大姨说:还能是谁?老大的崽和媳妇啊。唉,自己没工作,又不会带崽,老把崽塞给我,烦人呢。一句话,就把她家的生活掀开了一角。

一会儿,大姨父就旋风似的跑回来。老远就说:听说来客人了,我就知道是你们。说着,双手用力地握着我摇。然后又把妻子仔细地端详了一番,感慨道:难怪我们不老,你都长这么大了……好好。说着又赶紧掏出烟来,给我敬烟。我窘得忙摆手,说自己不会抽烟。同时解释说,因为从不抽烟,所以没向姨父敬烟,要姨父见谅。大姨父笑呵呵地说:不见怪,不见怪,不抽烟的不敬烟!

看得出,大姨父是个热心肠,也是个能干的人。家里的一切都应该是由他作主。他一出现,就把见面的气氛搞得热烈起来。仿佛我们是他那边的亲戚,而不是大姨这边的。

吃饭的时候,一桌子只有豪放的大姨父话多,大姨则不紧不慢地给我们夹菜,她没有多少言语,只是慈祥地看着妻子微笑。这时,我们才慢慢体会到她的温情和对生活那种闲适的姿态,这个样子,倒是像绝了妻子的姐姐。可见血脉中的某些秉性,还是有遗传的。

吃完中饭,由大姨父领路,我们去外婆家。在一条简易公路上,我们坐了近一个小时的三轮车。下车后,经一片田畴,过一条小溪,来到一个林木掩映的山坳,外婆的村庄就在这个山坳里。妻子小时候跟岳父来过这里几回,对这里的一切还依稀记得。正因为记得,妻子跨过断桥时,情绪就有些失控了,她眼睛湿湿的。我们本来是分开走的,这会儿她又把我的手牵得紧紧的。

大姨父在前面吆喝起来,他的话落音不久,村坳里就涌出了一大群人,很快鞭炮也响了起来,我和妻子没想到场面会搞得这么隆重。鞭炮在耳边炸得心惊肉跳,硝烟弥漫开来,又呛又辣。处在这种包围中,我与妻子由着大姨父介绍,却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舅舅们纷纷邀请我们进屋。大姨父则自有主张,说我们应该先去拜访外公外婆。于是一群人簇拥着我们,向村子深处走去。

外公和外婆住在老土砖屋内。第一眼见到外婆,我的心就忍不住颤了一下,那模样,真是像极了我自家外婆。但细细分辨,除羸弱的身材外,面貌五官其实并没有一点与自家外婆相像。相像的,只是那副苍老和慈祥的样子,以及深陷的眸子里敛尽岁月风霜的样子。

外婆与妻子并没有拥抱。但她们的两双瘦手,自勾扣在一起后,就再没松开过。外婆抬起袖子擦眼睛的时候,妻子的手也不得不随之抬得高高的。外婆端详着妻子,只一声一声说着好。说长大了就好……来了就好……好……好……

妻子叫一声外婆,两行泪就如断线的珠子簌簌而下。但她擦也不擦,任由眼泪一颗颗砸到衣服上,摔碎后溅落地下。

直到舅母们张罗着给我们端出点心酒水时,外婆才松开妻子的手。妻子把眼泪擦净,然后问外公哪去了。外婆叹一声说:这厮身,就爱喝猫尿,还在里屋晕睡呢。大姨父说:那要叫他起来。大家就拥着我们走进里屋。外婆摇醒外公说:早就告诉你了,今天大妹子的满女要来,亏你这厮身睡得着?

外公揉着惺忪的眼睛,坐起来,一眼瞥见我,竟是吃了一惊,目光里有一丝慌惧掠过。那天我穿着一身警服,他大概没料到床边会兀自站立一个警察,居然吓着了。我不知道,在他几十年来的风雨人生中,有没有与穿警服的人发生过什么瓜葛,或者仅仅是普通老百姓对国家暴力机关的一种敬畏?

显然,旁边的人也觉察到了他的惊疑,忙解释说我是大妹子的女婿。这时我与妻子恭恭敬敬地向前叫外公。他终于缓和下来,略略点了点头,还是一副懵懵懂懂没睡醒的样子。一群人扶他下床,将他搀到八仙桌旁。大家开始陪我们喝酒,并问我们来时路上的情况,七嘴八舌的,气氛非常活跃。表兄妹们则围在桌外,每个人都是一脸既羞涩又兴奋的笑容。

只有外公没有多余的话。我明显地感觉到,他眼角的余光在时不时地瞟我。等我的目光要与他相触时,他又把视线荡开了。这样一来,我倒有些后悔了。我之所以穿着警服来探亲,是我平时不喜欢买衣服,根本没有两件像样的衣服能出远门,而警服穿起来就简单干脆多了。

晚饭在大舅家吃。坐在桌上的,是我与妻子,外公,大姨父,大舅二舅三舅,还有一位是小姨。听说我们来了,小姨在黄昏的时候从邻乡赶到外婆家。外婆是吃斋的,不吃猪油。她就在厨房里吃点东西。三个舅妈和众多表兄妹则端着碗站在桌外。

晚饭就数小姨和大姨父活跃。他们俩打情骂俏,争嘴斗舌,使饭桌掀起了一个又一个高潮。小姨大我妻子十岁左右。丈夫是一个乡工商所的所长。比较而言,家境是算最好的。小姨的衣着打扮有些城市化。脾性也有些骄横刁泼。家族里的每一个人,她都可以随意讥讽。除外公外婆外,大姨父是这个家族年岁最大的。按传统的规矩,在这个家族他应该最具有发言权,但他的这个权力,常常旁落小姨那儿去了。所以他少不了要与小姨打嘴皮子仗。但我听得出来,大姨父在贬小姨的同时,也包藏着恭维的成分。甚至有些喜欢小姨,与小姨年纪悬殊十多岁,却还跟小姨开些荤玩笑。小姨也不恼,往往有更荤的话回敬。

不同的癫痫人群要如何护理沈阳癫痫病医院哪个较好海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