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大姐情(散文·记忆征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丝路风情

大姐叫秋枝,是我爱人的姐姐,在妻姊妹们中,她排行老大。高高的个儿,白白净净的脸,四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也只有三十多岁。她办事干练利落,说话掷地有声。在我心目中,大姐是女中强人。

十几年前,大姐随她丈夫到西安做了卖戏具的生意。如今她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一家人生活在西安,仍经营着他们的戏剧具买卖。听妻说,大姐刚去西安时,生活十分艰难。当时,大姐已有两个女儿,为了做好生意,也为了躲避计划生育,大姐就将不满周岁的女儿寄养在她娘家。三年后,当她带着一周岁的儿子回娘家看望女儿时,女儿竟不认识她这个妈妈,大姐抱着女儿心疼得流了不少眼泪。幸亏那几年大姐一家节衣缩食,苦心经营,在生意上挣了不少钱,生活总算是苦尽甘来。

我结婚时,正值1992年春节,妻提议要到西安大姐那里去,结果,我们就去了。大姐十分热情地款待了我们,还特意买来了两瓶陕西名酒——西凤酒,为我们接风洗尘。席间,大姐为我们介绍了陕西的风土人情,名胜古迹及风味小吃。在西安的那几天里,我和妻子按照大姐的指点,看钟楼、鼓楼,蹬古城墙、大雁塔,观碑林、书画院,游兴庆宫,看兵马俑,逛华清池。我们玩得十分开心。那年春节,我和妻在西安度过了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新婚之旅。在以后的多年时间里,妻每每翻开我们当年在西安留下的照片,她仍然会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每当此时,妻总是对我说,我们啥时候能带上儿子到西安大姐那儿,尝尝西安的羊肉泡馍,刀削面,麻辣烤肉。我对妻说,我们会有机会去的。

大姐姊妹们多,那时家里穷,从小就没上过几天学,文化浅,做生意时尝到了没文化的苦。为此,她对她的孩子们在学习上要求很严格,除了让她两个女儿在西安的一处重点初中就读外,还不惜高价让她的儿子来我们许昌的一所私立中学上学。依她的话说,她宁可瘦掉几斤肉,生活再苦再累,也要为孩子创造条件,让他们多学文化,多学本领,将来要比她更有出息。我深知大姐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良苦用心。

大姐重情义,从来不把钱看得很重,亲戚们办事缺钱,只要对她提起,大姐总是解囊相助,有求必应。1996年秋,我和妻商定买一套商品房,可是手头缺钱,妻说向大姐借一部分。我对妻说,大姐一家生活在外,还要供养三个孩子上学,生活也不容易。谁知,妻一个电话,大姐就让跟她学做生意的弟弟从西安给我们带回了5000元钱,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大前年,妻的本家有个兄弟因做档发生意缺本钱。大姐知道后,二话没说就借给他了3000元钱。后来,那位本家兄弟做的生意陪了,无力偿还,岳母埋怨大姐不该把钱乱借人,大姐总是笑笑说,谁家能会没有困难,还不上就算了。

内弟万东成家后,大姐看到他能写一笔好字,就支持他做刻字制锦旗的生意,让他另干一番事业。听说万东生意不错,并在刻字工艺上用上了电脑。去年七月,万东把他的爱人和孩子也接到了西安,并劝说我岳父、岳母也随他到西安生活,不让两位老人在家里种地。可是,岳父、岳母眷恋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故土,一直没去。

去年腊月,大姐的儿子放了寒假,说要到西安他妈妈那里过假期。大姐打来电话,说让我岳父、岳母送她儿子去西安。岳父、岳母舍不了家,不得已由我带着外甥去了西安。

当我们来到西安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大姐见到儿子,一把把他揽在怀里,抚摸着儿子的头问寒问暖。半年的离别,她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话语里充满了大姐对儿子的无限爱怜。大姐拿着儿子的成绩册,高兴地说,儿子进步了,人也长高了,也懂事了。说话间,大姐家里为我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吃饭的时候,我问大姐现在的生意怎样。大姐说,他们的生意不比以前那么好了,马马虎虎还能过得去。当我问起内弟万东时,大姐一脸的高兴。说万东的生意要比她好多了,挣了不少钱。近半年的时间,除新添置了四台电动缝纫机外,还花了近两万元钱购置了电脑。制旗、刻字等工艺全部是现代化。听大姐这么一说,我真想马上见万东去。

大姐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便说,万东做生意的地方在正学街,离这儿不远,旅途劳累了,明天再去见他。

第二天,外甥带我来到了万东做生意的地方。在一个办公室门口儿,我看那门半开着,就推门进去了,只见一位西装革履的小伙子站在一台电脑旁拿着手机正在与人通话:“是李先生吗?您的那批货,我们今天下午三点以前就可以赶制完,质量不成问题。欢迎您到时派人来取。哦!这样吧,我派人准时给您送过去。”

说话的声音和举止俨然是一副老板的摸样,他就是我的内弟万东。真不敢相信,我结婚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初中毕业不懂事的农村孩子。

见我和外甥进来,万东十分惊喜,问我啥时间来的,见到大姐了没有,家里的情况怎样。对他的问话,我一一作了回答。

随后,万东向我介绍了他在这里生产和经营上的一些情况。在机声“沙沙”的制旗车间,万东告诉我,他现在的厂里已经有职工八名,技术骨干占三名,主要经营制旗和印字、刻字。现在他的厂里有电动缝纫机六部,电动刻字机两部,电脑五台。产品有锦旗、五彩旗、商用三角旗、国旗和各种龙旗。此外,还承揽各种广告刻字,印制各种广告条幅等业务。去年的建国50大庆,澳门回归,全国城运会,迎接新世纪等大型活动,他厂里的产品遍布整个西安古城。说起这些,万东的脸上显得十分地自信和自豪。他感慨地对我说,当初他刚做生意时,没经验、没资金,缺这少那,全靠大姐鼎力支持和资助。要不然,他的生意也不会有今天。

听了这些,我打心眼里佩服内弟的创业精神,更加敬佩大姐的为人。中午的时候,万东带我们来到广济街,在那里请我们吃了西安最有名的羊肉泡馍。

我在西安待了近两个星期,大多的时间是在大姐的门店里度过的。大姐每天起早贪黑与客人洽谈生意,有时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十分辛苦。我除了站在门店口儿操着一口生硬的普通话替大姐招揽客人外,谈生意的事我一窍不通,给大姐帮不上一点儿忙。尽管如此,大姐每做完一笔生意仍不失时机地赞美我,干得不错!

正月初五那天,我辞别了大姐回到了家里,并把在西安的所见所闻讲给妻子听,妻听后埋怨我说不该把他们娘儿俩丢在家里。儿子听了西安他大姨做生意的事儿,随口说出了这么一句顺口溜:“黄河流水淅沥沥,西安有个大姨姨,大姨、大姨做生意。”我问妻是不是她教的,妻说不是,可我哪里信呢。我和妻逗着孩子,我们都笑了。

天有不测风云。谁曾想到,那年的正月十五,大姐家意外地发生了一场火灾。大火烧毁了大姐苦心经营的大半家当,价值十几万元。当我确切地听到这一不幸消息时,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随即与大姐通了电话,大姐对我说,是室内电线短路引起的火灾,没什么大碍,烧毁了一部分东西。并一再嘱咐我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别让家里父母知道,让他们为她操心。

大姐说得十分轻松,但我理解大姐此时的心情,我拿着听筒本想安慰大姐几句,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听到大姐挂了电话的声音,我的心里久久也不能平静。大姐永远保持着积极乐观的态度,有着长姐如母的形象。

大姐一路走来,饱尝生活的苦难,一生都在努力奋斗着,保持美丽的身影,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书写着仅属于自己的篇章!

目前治疗癫痫病的药物都有哪些呀?怎么治癫痫病有效果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择?女性癫痫发作要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