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雪中拾趣(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丝路风情

常言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东北的气候不像南方连绵飘雨,把人滋润的精巧细嫩,也不是西北的艳阳高悬,万里无云,晒的人粗壮结实。这里有的只是平淡,风起时,拂面而过不痛不痒;落雨时,三三两两醉入人心,稍有浪漫,便飘起了雪花,将天地染成一片素色浑然一体,仿佛庄严肃穆实却趣味良多。

再言东北人,在外人看来那一定是爱憎分明,从容大度的爷们儿。就如同这里四季分明的天气一样,爽朗不拘一格,事实也的确如此。但很多时候粗狂的性格下也有你想不到的细腻,倔强的外表也藏匿着一颗柔软的心。或许有人觉得我们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缺于心计,就连小聪明都透露着憨笨。可其实我们只是觉得交往之中真实,才是通往心口的一道桥梁,真实的面对自己去结交他人,才能获得地久天长的友谊。

记得初入大学的秋冬,每每与南方同学谈及雪,他们的那种喜出望外的神情,还真是溢于言表。不过被询问时,我也没有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雪就是雪嘛,从小看到大未觉稀奇,也从不感美妙,想法只是彻骨的寒凉。最多就是儿时打雪仗蛮有趣的,慢慢成长中也多年不玩了。或许人都如此吧,拥有时不觉珍贵,似乎一切都理所当然,一旦失去才追悔莫及。雪就是冬的使者,没有雪的冬天,简直不敢想象。如不放盐的汤,无滋无味淡若开水。

近来同学们都晒出了自己家乡下雪的照片,如同上天恩泽一般,对这银装素裹的新衣有着莫名的情感寄放。好似纷纷扬扬的雪花,每一片都装载着年轻的梦,漫天浮动、漂泊无依,渴望飞得更远,期盼飘的更久,冰冷着坚硬着,绝不互相粘连,洋洋洒洒散落各处。可多数都归入尘土,溶于大地。少数巧落梅枝的雪,又装点出了别具一格的浪漫。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梅雪争春艳丽多姿,让人大饱眼福。而落入白屋上的雪,便被家的温暖蒸腾,化作另一种形式再次奋飞,旋转,缱倦着舞动一季的苍茫,弥漫天空。

冬,因雪而生韵;雪,因冬而不染纤尘。不过这动静相宜的冬雪所带来的乐趣远不止此。在晶莹剔透的雪野,透着行往滑雪场的车窗,极目远眺,一片素白衔接天地,一轮圆日也被遮掩成雾色,苍凉了周围活跃的气氛,滑雪的激情连着冰天雪地的清冷一同陷入了悠远的沉思。

行至雪场,四周群山环绕,并不高耸,但却连绵。远远望去,山顶还有几分绿意,原是积雪覆盖的山上挺立着四季常青的松柏,它就那样经年累月的站在风雪中,与白云絮语,与惠风合唱,树立出生命的一种风范,从高空俯瞰山腰戏雪的人们,超然若静。

我虽然从小在东北长大,可从未滑过雪,同行的挚友也是第二次来,未传授过多的经验。初入雪场难免有些措手不及,拖着沉厚的雪鞋,走起路来像个笨重的鸭子,一步一步慢慢悠悠,却也铿锵有力。当踏上滑雪板,手持滑雪杖时,方才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学着其他教练指点小朋友的姿势,我流畅的穿梭在人潮拥挤的山脚下,笑野已被我落在后面老远。他说我不像第一次来滑雪的新白透,反而滑的可以。我也觉得如此,这份技巧就像我俩久而未见,仍亲昵熟悉。

在初级雪道可以充分体会雪给大家带来的欢乐,小孩未及我胸高仍在雪中行走如飞,老人两鬓斑白却也身体健朗。还有一些风华正茂的青年人,从半山腰连滚带爬的顺坡而下,惹得一片欢声笑语。来路时导游说过,纵使力拔山兮,也未必能在雪中健步如飞,滑雪讲究一分技巧和一种平衡。把持不住自己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自己身强体壮勇攀高峰,最后导致“一泻千里”。他说,多少位老大哥,都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半腰冲出护栏,然后回去时就给我的车减轻了一分重量,120替我把他送回去了。导游所说虽有些危言耸听,但也是为了大家安全着想。可我呢,又偏偏是一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最喜欢那种浮动在眉间心上的刺激。

于是,我们做缆车转往高峰,笑野在力所能及处脱离缆索,我就一路冲往山顶,想去体会一览众山小的奥妙,可我刚爬至顶就一把拥入了雪的怀抱,穿着滑雪板让我无法在陡峭的斜坡上伫足,在我后面上来的女士,也险些失足摔倒,并发出了沸反盈天的呼喊,“我就是滚着也要滑下去。”

我慢慢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角度从高空俯瞰,观望山脚下的人潮涌动和山腰间因为滑倒而三三两两倚坐树旁的滑雪者,可见勇攀高峰的不都是滑雪高手。低眉下的这条直通山脚的白毯,发着闪亮亮的素光,一弯弯雪痕仿若印映着一条条山的脉络,感念冬天里这样美好的日子,花开浓而不媚,白雪寒而不冰,又见袅袅炊烟从远处的白屋飘起,稀薄而均匀地氤氲在山与山对望的视野中。一切犹如一幅素雅的画卷,把时间定格在了这份人与自然同乐的美妙中。

我极力拽回飞走的思绪,用力挥舞了雪仗,转瞬便飞驰而下,速度快的我无法把持,唯恐转换方向时失去平衡跌起来。耳畔一直充斥着刷刷的声音,不知是滑雪板的摩擦,还是风的嚎叫,回响震耳发聩。那瞬间根本无从思考任何,前行人激扬起细小柔软的雪花,以无情的力度拍打着我的脸颊,我只能眯缝着双眼,蜷曲着身子,享受这速度的豪迈和随时可能摔倒的刺激。

傍晚离别后,我时刻都在感念雪的温暖,也是因为雪的存在,冬天并不寒冷,只是暖的特别。

癫痫人的寿命多长兰州那家医院治癫痫好小儿癫痫会有哪些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