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你若安好我便欢喜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4-8 分类:外国文学

【导读】这是一个风雨的夜晚,雨打着荷叶,风叩着窗棂。我在这风雨声里,郁闷了整整一个晚上。后来的日子,我埋头在故纸堆里,没命地整理着头儿的材料,也就渐渐地淡了这份郁闷。

这年代,短信就像豆芽菜,一不小心,就能爆破你的手机。倘若能收到一封信,内容清澈透明,字体潇洒飘逸,那可真是甜死人了。

很多时候,你越是渴望撑伞,浪漫在微雨里,又希望逢着一个丁香般的女郎,偏那太阳就露出脸来了,希望的露珠儿也就消失了。可能是上帝特别眷顾枫叶,就在我想象着的时候,一阵门铃响,探出头去,一个邮差递给我一个信封,别致得让人叫绝。

我惊喜着,小心的打开,荷香轻袅的信纸上,落了一行字:你若安好,我便欢喜。署名,莲。看着这字,想着那情,缕缕温馨像流云一样,轻柔甜蜜在我的回忆里。

1

那是七月,我把一声问候,借了凉爽的风儿,飘送到你的耳畔。“亲爱的,听说你生病了,不知道现在好些了吗?你在他乡还好吗?”短信发出去了,欢喜也就如清泉,叮咚在山涧了。但不知怎的,莫名的懊恼,像蚯蚓一样地爬来了,挠得人千里万里地惆怅。

跟莲分手一年多了,心里却一直牵挂着她,虽然握别的那天,天灰得不像样子,而她又决绝得像一尊山石。能让她山石的,是我本真的诚实。莲是欢喜着我的,就像鱼欢喜着水一样,且是至死都离不开水的。我也是欢喜着莲的,一如蚕欢喜着桑叶,没了桑叶蚕会枯死的。我俩在一起,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有时云儿飘来,蝶儿欢舞,风儿呢喃,都好像是老天爷特意为我们安排的。有时没话了,莲就给我暖暖地一靠,我便收获了海量的感动。

真的感谢那个季节,雨微微着,燕双飞着,河畔的金柳化作了夕阳中的新娘。

2

一枚柳叶,游弋在我的脸上,那是莲的杰作。莲,让我坐在草地上,葱白样的素手环在我的脖子上。不是钱塘秋潮的日子,哪来的潮声此起彼伏?不是春光惹人的季节,哪来的花香浓了我的鼻翼?不是夏日雨打荷叶的光景,哪来的露珠在我的嘴角滚动?一帘香风起,满眼珠盈然。借问酒家童,梨花春雨未?

东南风疾,流莺乱颤,雨点狂飞。一叶扁舟,轻轻地漾过梁元帝的河池,纤腰束素的女子,叶嫩花初地沾裳浅笑,一任桑葚般的欢喜醉了贪吃的斑鸠!莲想和我共舞彩虹,闪亮了身后无边的光景。我没有答应,要是重了然诺,且要执着的坚守,怕是毁了各自春天般的家园,还有阳光般的孩子。

3

一瓣花,落了。一阵风,远了。雪莲,眼泪纷飞成激情的浪涛,永不停歇地拍打着坚硬的礁石。宁可站成望夫石的模样,也不会把顶点的祝福粘贴在我的耳膜上。

渐渐地,风平了,浪静了,雪莲也就藏在了我想象的背后。分手后的日子里,太阳依然东升西落,小鸟依然啁伊春市羊癫疯诊疗医院 啾林间。只是我每天回家的路上,却爬满了丛丛相思,从一个春天一直燃烧到了冬天。

4

要是雪莲不回我短信,我会安然整个冬天的。就像冬眠的小刺猬,不再关心那雪花是否美妙;雪花也不曾关照小刺猬是否安然入睡。世间的事,有时候也挺奇怪的:你越是拒绝的花,硬是在你的眼角浪漫缤纷!今天,我又一次漫步在那杨柳岸边,没有雨,只有风,还有那长长的影子在身后。我采了几枚柳叶,做成一只心灯,顺了风依了水,流向你夜夜唱歌的家门口:你若安好,我便欢喜!

5

就像是美丽的花,不常是独自开的。一朵别致的并蒂芙蓉,这时候又静静地开在我的心头,让我欢喜无限着。

因为公差,要出趟远门的,临行前妻和我说了一宿的话。从老家大槐树的根下说起,经过小脚阿婆的背篓,鸭舌帽五爷的烟斗,一直拐进了杏花娘的庭院。在这个庭院里,妻的话突然没了,就像一弯清流双鸭山市治癫痫病最有效医院 ,曲曲折折了很长,突然消失在草石茂盛的地方。

6

杏花娘,是一个简单朴素的农家女人,也是命苦得像打碗花一样的女人。原先我给妻说着杏花娘的事,妻一边听一边抹泪。吃着饭的妻,把一碗饭搁了三次,花花的泪水湿了衣袖自不必说。

妻是一个情特重的人,平时看电视的时候,主人公的眼泪一流,她的眼泪也就跟着下来了。记得当时看《暖春》的时候,妻就哭成了一个泪人儿。我劝她不要再看,她说控制不了自己,总感觉着这故事里流着让她血液沸腾的东西。

杏花娘,是一个简单朴素的乡下女人,妻和她有着同样的资本—薄薄的一亩三分地,是我们的肚子暖暖一靠的地方。杏花娘简单,简单到心里只装着老公和杏花,身外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无关。杏花娘朴素,朴素到一年只一套花格子衣服,破了就补丁一块,反正老穿着花格子衣服。

杏花娘打小里就认定,只要入眼舒坦黑河市专业看癫痫病医院 ,管它是什么料儿做的。当年,找杏花他爹的时候,不就是一个理儿。说话憨憨的,没有做作的样,最多的表情就是一脸的微笑。肩膀宽宽的,每每靠上去,心里似乎装着整个的春天。

7

杏花爹在外的日子,杏花娘就把自己的身影,一寸一寸地挪移在田间地头。每天,太阳上山,杏花娘也就上山;太阳下山,杏花娘也就下山。乡亲们见了,嘴里一个劲地说着:杏花娘,可是咱们村里最好看的杏花!

好花常开,好景常在,那可是天底下最大的乐子。积善积德的老天爷,并不总是眷顾着善良的人。就在杏花五岁的那个冬天,杏花娘收到了一个礼物,一个击打得她分不清东西南北的礼物—杏花爹的骨灰盒。

杏花娘,死死的抱着那一盒骨灰,“扑通”一声跪在庭院的老槐树下,最野的西北风搅拌着泪水和着哭声,久久的会旋在这个青烟不再的小院里。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杏花娘终于送走了杏花爹,西山头向阳的土坡就是老的个最和暖的家。

那个冬天,天低得要命,云冷得发抖,水干脆缩成冰的模样。

8

我终究不能明白,妻为什么要在这个夜晚,说这多话,且要停留到杏花娘的庭院里?

9

我在外的日子里,妻一步一个电话,问着我天凉不凉,被子暖黑龙江治癫痫医院地址 不暖,饭菜合不合口味,走路一定要留神等等。出门在外的人,有时候可真是个小孩子,是需要别人来呵护的。妻,平时只打电话不发短信的,那天却破天荒地发了个短信。“出门在外心慌了,不要想我,想想杏花娘就行了……”“嗨,这是啥子话哩?”我打电话,那边是一片急急的忙音。

这是一个风雨的夜晚,雨打着荷叶,风叩着窗棂。我在这风雨声里,郁闷了整整一个晚上。后来的日子,我埋头在故纸堆里,没命地整理着头儿的材料,也就渐渐地淡了这份郁闷。

在外面忙碌了一个月,今天终于轻松地回家了。要经过杏花爹的坟头了,偶尔地一瞥,却让人莫名地诧异起来。

我们乡下,是不时兴给死者立牌或是立碑的。杏花爹的坟前却分明地立着一块,不是碑,而是一块木牌。我好奇了,不由自主地移过脚步,才看的有点真切。没有名讳,没有日月,只有墨碳画着的八个字:你若安好,我便欢喜!

我明白了,妻为什么在那个夜晚说了那多话,还要停留到杏花娘的庭院里?更有那句曾让我郁闷了一个晚上的憋屈话!

10

大把大把的泪,这时候就不听使唤地跑出来了,滴在了荷香四溢的信笺上,晶莹了那些温软我心的字:你若安好,我便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