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啊啊泥土呢我的可怜的泥土呢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文化资讯

秋末,露台上百十多盆花草,其中许多呈现出颓唐的枯枝败叶。

我倒不怨无情的秋风扫了落叶,只是,那些花草也该换换新鲜的土了。

不论如何,它们从天南海北来到我家,我就是它们的再生父母啊!

可是,土呢

如今,在城市里养花儿,好看是好看,就是摆弄花土费点子力气。

诸位,我是一个多么热爱生活的浪漫的女子,并且,我时刻牢记至少在我祖奶奶的祖奶奶以前,我的老家就住在辽阔的乡下——我的根带着泥土的芳香呢。

即使从我奶奶开始,已迁徙到了城里,哪怕不种庄稼,种些花草,也是亲近泥土不忘本的意思。

可是可是,土呢

我好像好久都没有看见我亲爱的泥土了。

就在这个秋末,我因为栽花而讨论泥土,是以一种悲哀的回忆姿态。

我还依稀记得,我小时候,与邻居家的小弟弟小哥哥,一起穿着开裆裤,欢天喜地蹲在井沿儿边摔泥泡儿的情景。

那些白的黄的黑的泥土,就地取材,搂一小堆,用水和好,团成一只小小的泥碗,然后,对着阳光检查一下,如果有空隙,就吐口唾沫,用手指抹平。

泥碗光滑而不漏气,才摔得响亮。

一直到太阳下山,周围响起大人们悠长的召唤,我们才磨磨蹭蹭地起身,一边甩着酸疼的手臂,一边在水沿洗净泥糊糊的小手,不管大人们的呼唤再怎么愤怒,也不忘互相叮嘱:明天再来呀。

就连我家那时候的厨房,也是我帮爷爷拿泥巴脱坯一块块垒起来的。

我像一只土拨鼠,尽享泥土的快乐与淳厚。

可是,我心爱的泥土呢

渐渐地,我们的城市愈加像模像样了,城市的土地也愈发少的可怜。

楼间逼仄的彩砖甬道上,我听见我的泥土挣扎喘息地暗哑抽泣。

好在,母亲家还住在城里硕果仅存的一栋平房里,那房屋前后有小小的庭园,父母精心栽种了一些花草和果木。

每逢春季,我家里的盆栽植物需要换土,就去母亲家,从园子里取来土和粪肥,让花草滋养个够。

然而,这样的情形也没有维持多久,母亲很快迁入高楼,小小的园子消失殆尽。

啊啊,泥土呢我的可怜的泥土呢

很明显,仰天长叹或者安静地悲伤,此时此刻,都不能解决我的植物急需的新鲜的泥土问题。

一跺脚,买去!

走进花店,满堂的青枝绿叶,在我眼前展示出虚妄的泡沫般石家庄市母猪疯的知名医院有哪些的繁茂。

询问服务员花土的价格,那服务员是一位女孩子,额上描了人工绣上去的两道眉毛,像两只无精打采的毛毛虫。

虫子倒是很热情地告诉我:散土一元钱一小袋。

然后,指着身后的大编织袋:喏,从南方运来的园土,营养成分是配好的,40元钱一袋。

望着眼前码放的圆鼓鼓齐整整的大叠袋子,我突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全没了临来时的冲冲兴致。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泥土沦为了娼妓,按姿色明码标价,被如此肆意奸污和奴役了呢

仓皇地在店里转了一圈,向小虫子买下了一瓶20元钱的营养水——用透明的玻璃容器盛满水,按比例滴几滴在水中,再把一棵袖珍植物的根须洗净放在水里的那种。

想象着我的植物裸露着根须疼痛地挣扎在水里,就跟泡在酒里的人参也没什么两样。

但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在土地愈来愈少的今天的城市里,

我的可怜的花草,厄运才刚刚开始……

链接——

城市热岛效应

人类活动导致贵阳市癫痫病专治医院了自然生态系统迅速向人工生态系统转变,使热岛效应加剧,其中之一就是城区大量的道路构成以砖石、水泥和沥青等材料为主的下垫层,这些材料热容量、导热率多,对太阳光反射率低、吸收率大。因此在白天,城市下垫层表面温度远远高于气温,热量主要以湍流形式传导,推动周围大气上升流动,形成"涌泉风",并使城区气温升高。在夜间城市下垫面层主要通过长波辐射,使近地面大气层温度上升。由于城区下垫层保水性差,水分蒸发散耗陕西专门医治猪婆疯医院的热量少(地面每蒸发1g水,下垫层失去2.5kJ邢台市治疗羊角风医院有哪些的潜热),所以城区潜热大,温度高,是造成城市"高温化" 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