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留香】母亲手中的那根线(散文)_1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风,伸出柔柔的手,轻轻地,抚过裸露在阳光下的脸,凉凉的。风筝几经起落,终于轻盈于湛蓝碧空,如燕飞蝶舞般优雅。女儿雀跃着,欢呼着,清脆悦耳的声音追随着风筝冲向云霄……

在母亲心里,我就是那色彩斑斓的风筝,她紧紧地拽住手里的线,有力地牵扯着我。而今,母亲成了只悲伤的风筝,不经意,瞬间狠狠跌落地上,沾满着尘土。线,深深地勒进我的心房,渗出丝丝血迹,我用尽全身的力量,试图将她拖离地面,而她,亦步亦趋地随线翻滚着。我绝望地瘫坐地上,悲怆凄戚,泪流满面。原来,这世间最无奈的话,莫过于“无能为力”,原来,这世间最痛彻心扉是我的“弱不禁风”。

一进村口,远远地,我看见母亲带着草帽耷拉着脑袋坐在楼上空旷的晒台上。我飞奔而去,上楼,静悄悄地,母亲背对着我,她僵硬的脖子无法扭过头看,只是微弱地问:“是谁呀?”

“娘,是我。”我来到母亲面前。“你怎么有空来了?”

母亲抬起头,望着我,泪簌簌而下。母亲从我家回去后的三四个月里,第一次看到我,刚强的母亲病后显得格外的脆弱,她用无声的泪,把我和她的心浸泡在一起。

我轻轻地拈试着她眼角的泪:“我早就想来看您了。”“我知道你忙,孩子还乖吧!你来了,今天中午放学谁做饭他们吃?没空别来看我,把孩子照顾好。”“姐下班会去做饭呢。”我答着。“唉,难为你了,厂也关,你还有钱吃饭吗?我上次叫你姐给你带一千块钱去,可她怎么也不肯拿……”娘又开始了掏心掏肺的操心。“娘,我有钱,您就不要再操心我们了。”

看着坐在藤椅上,已然不能自已起身的母亲,那因病而有些变形的脸,那空洞无神的眼,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无声地掉落在晒台上,一滴接一滴,晕染着,凝成一小块,一小块,很快被晒热的地温蒸发掉,唯余痕迹,斑驳在水泥地面,稀疏一片。

母亲脑梗堵塞,引起半身瘫痪,也错乱了神经,向来精明的她,迟钝了,糊涂了,也忘记了很多往事,尽管如此,她对儿女的牵挂清晰如昨,如刀镌刻在她老人家的心头。

母亲病前,记得有次回家,一老人看着已然迟暮的母亲麻利地杀鸡刺鱼忙个不停,她笑着:“有娘就是好呀,八十岁回家,有娘就有家。”我“嘿嘿”一笑。希望这样幸福的日子可以永远。现在我回想起那幸福的情境,弥足珍贵到心碎,我那在病床上呻吟的母亲哟,女儿时时刻刻把您牵挂!

曾经,无数次地想过,如果母亲哪天不在了,我就成了没娘的孩子。这世间,还有谁像母亲那样没有条件,无怨无悔,不求回报地疼我?想着,想着,我茫然恍惚,我惶恐不安,我心悸焦躁,我不知,在那天到来时该如何面对和承受?泪,悄然滑落到腮边。

人的生老病死,谁也无法抗拒。母亲会老,会病。尽管,我如此害怕面对母亲的消亡,可我知道谁也无法改变,终有一天,母亲会默默如尘埃消失在风里。于是,我发自肺腑地,信誓旦旦地承诺,在她有生之年,我要好好地赡养母亲,以报她生我养我之情,报她帮我抚养我孩子之恩。然而,我还没来得及,也没能力和时间来履行我承诺,母亲突然就失去行走的能力。谁?能体会,忙碌一辈子,脚步没有停歇过的母亲的愁苦;谁?又能解,坐在椅上,盼着有人来看望她的那种痛苦和孤寂!

“快去喊你爸,他肯定是到垄里做事去了,叫他回来做饭你吃。”十点不到,母亲就惦记着我吃饭的事。我只想多跟母亲说说话,没理会吃饭的事。

“四海,四海”母亲一眼望到水泥场上的人,用力喊着:“你有没有看到我家老头?”其实她并不知道她那病弱无力的声音别人基本听不见。

我,心里一阵阵发酸,身患重病的老母亲一如继往地把女儿的归来当天大的事,我知道如果我再不动身去寻父亲,母亲还会见人就叫,逢人就问。

走在寻找父亲的山路上,阵阵扑面而来的阴冷的山风刮得我脸有些发痛,发麻,路边的林子里不时传来鸟儿发出零星的“啾啾”声。母亲,定是伸长着,有些僵硬的脖子,望着我越走越远的身影,直到在山路的转弯处,消失了踪影……

而今,这两头相互牵扯的风筝,生生撕裂着人的心,母亲在那头,我在这头,隔着线,彼此守望,而无情的风,终归是不解风筝的忧伤,肆无忌惮,随意凌乱着风筝的无助和伤悲……

得了癫痫病如何治疗武汉市做癫痫病医院现在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效果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