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梦醒时分(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散文

我放下电话,不自觉地陷入了回忆的轮回。妻儿都已酣然入梦,我从书房来到了客厅外的阳台上。三更的夜,静悄悄的让人觉得有些寂寞,却又更能让人看清被尘封已久的记忆。

电话是强子打来的,我们已经许久没有联系,并不是我们之间有了什么矛盾,而是我在这个城市,他在别个省市,我在忙,他也没闲着,可是就在我25岁结婚那时候,他来了。他变了好多。

初遇强子,那是在一个下着雨的黄昏,六月的雨就像孩子的脸,在随着心性闹着情绪。强子一个人蹲在楼下商店的屋檐下,在轻轻地抹着双眼,我猜着他一定是哭过的,而且不敢回家所以躲在这里。那是我们还都是孩童,没有什么心机城府,我付出一颗糖的代价结识了强子,那时候,他六岁,我七岁。

强子是一个非常聪明独立的孩子,跟他再一起玩耍之后才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所以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的朋友。

强子说,他爷爷是一个顽固的老人,而且是一个有文化的老人,而他老爸则是一个四海经商的商人。于是,问题就发生了,爷爷希望强子能好好读书,将来做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文学人,继承他的衣钵,把未能把儿子培养成文化人的遗憾全部压在了孙子身上;但是爸爸的想法却不一样,他要求强子好好学经商企业管理,将来才能继承他的家业。所以不管是什么时候的争吵,强子总是被夹在战争爆发的中心,只有妈妈偶尔能为他遮挡一些压力。

“可是,我只想将来做一个画师。”六岁的强子似乎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妈妈也是这样支持我的。”说完他开心地笑了起来,也许,这是他唯一的却最没有发言权的支持吧。

后来知道,我家和强子家距离并不是很远,而且我们是在同一所学校上学,虽然我比他大一岁,我们却是同级的。和强子熟悉了,我们每天都出来玩,有时候他画了一些扭扭曲曲的画图,就会兴奋地拿着来给我欣赏,可能我是唯一知道他的梦想的朋友吧!

“我以后一定要做一个画师,我喜欢画画。”强子郑重地对着天空喊。

有一天,他突然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那一刻,我愣住了,真的愣住了,不知所措。我的梦想呢?一直以来,我都为强子能坚持他的梦想而高兴,一直在为他能画出一幅幅有进步的画而欢呼,一直都在为强子能在他爷爷和父亲的战争中挣脱出来而焦急,可是这些都不是我的,如果不是强子突然问我,我一直以为,强子的梦就是我的梦。

那几天,我的心在彷徨,我没有多好的背景,只有略微长得好点的背影,可是我不能去做一个背影杀手。可是我能做什么呢?我的家世甚至比强子还不如,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直到我们度过了整个童年,强子仍在为他的梦想游斗着,而且在他的梦想路上不停地跋涉前进:“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离别那天,强子用力地握着双拳,双眼泛着微红的水雾,紧紧地看着我:“成功,一定会的!”“我也会。”

那一年,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在高大沧桑的杨柳树下说着他们的梦想,坚定,执着。

初中、高中、大学……我和强子一直通信,我们互相鼓励,一起前进,离别那年,我告诉强子,我找到了自己的梦想,我要做一个作家。

初中,高中,大学……十年之间我们相见甚少,偶尔匆匆一别,只留下一句:“加油,我们会成功的。”

只是,那一句话的声音却越来越小,直到大学毕业后的酒会上,我们都没有说了。

强子说,在高考那年,他家里为了他报哪所大学学什么专业,然后家庭八级地震就爆发了,爷爷不幸高血压心脏病病发,爸爸一气之下把心思全放在了经商上,强子只好在妈妈的建议下报读了一所金融学院,选修有中国文化史。但是强子在大学四年仍然把大部分的心思放在了绘画上,其他专业成绩平平。

我也许比强子幸运一些,没有家庭地震,但也只是仅仅一些。由于高考结果和家庭一些原因,我不得不报读了医学院。为之奋斗了将近十年的梦想也在此不能到专业学院去而哭泣,虽然在此后的日子一直坚持,却也因为分不出多大的时间来写作而没有多少进展。

大学毕业后我们就很少很少联系了,只有在节假日的时候我们才偶尔通通电话,留个信息。不知何时,强子搬家了,听说搬去了他爸爸的企业所在地,在那儿,我想强子在他的梦想过得并不如意。正如我所想,在我结婚的时候,我们能够见上一面。

强子沧桑了很多。

“我爷爷去年去世了,爸爸也因为伤心过度和工作上的劳累半年前也病倒了。”强子说这些的时候显得很淡然,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得太多经历太多了。

“所以,我必须接下家里的担子,接下老头子的家业。”强子继续说着,那夜我们谈了好多,从小时候谈到中学,再到大学,我也是那晚才得知,强子过得真的很不容易。

“如今,我再也不再奢望我能成为一个画师了。”强子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很干,我明显看到他眼里闪过一丝丝苦涩。

“你还能坚持,就不要放弃。”他看着我的时候又恢复了少时的坚定,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去那些年少的时光,那些年少的时光,我们在六月的黄昏下信誓旦旦地说要坚持着自己的梦想,可是如今?

“你的梦醒了么?”我幽幽地问,因为那个仿佛就是我的梦,如今我再也看不到它意气风发的模样,我也不好过。

“你跟我不一样。”强子一句话挡住了我的千言万语,我唯有默默地看着现在的强子。

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吗?我默默地想着,可是我没有跟强子说,也许他现在的心就像我七岁那年一样,把自己的梦想放在了彼此身上,把对方的梦想看似成了自己的梦想,至少,心中还有一个寄托和希望。

可是,真的是一样的,并没有强子说的不一样。我的写作看似还可以,但是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在这残酷的社会,我至今还是刚刚贷款定下房子,一所小小的房子已经把我压得苟延残喘了,我还能把心思放在看不到的梦想上吗?强子,我跟你是一样的。

如今,时光去了,岁月的痕迹印在了我们曾经的梦想上,我们曾经一样,如今也一样,真的一样。我们一样:“梦醒了!”

凉风起,吹醒了正在梦想着的我,我看着寂静黑乎乎的夜,不知不觉已五点多了。天空已泛起了一丝丝肚白,梦再也没有了,又是该面对新的一天的时候了。回到屋间,正看到儿子稚嫩的小嘴在嘟嘟梦语,我想,他也该有一个梦吧!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较好医院是哪个小儿癫痫西安癫痫患者服用吃苯巴比妥效果如何癫痫病一直抽搐会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