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南城门郭上的榆树(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都市

生于斯,长于斯,乡音里那个叫南门郭子的地方,如街心的一个支点.宁静而沧桑的榆树,静静地生长在南城门郭子上,它守着岁月里的村庄,守着老街,守着彼此相惜,流淌在岁月里的那份执念……

在鲁村镇小张庄村的这条老街上,在仅存的南城门郭子上,长着一棵近百年的榆树。榆树长在南城门郭子朝向南面的拱形似涵洞样的门口上方,硬硬地从石缝中长了出来。矮粗如墩形的主干上分支出三枝,便各自的繁茂生长。那枝叶的繁茂,黝黑纵横的树纹似岁月凿出的沟壑,粗糙更显威严。说到这榆树,便离不开这南城门郭子,因这榆树附着它的身体生长,树龄自然要小于这南门郭。对于住在南门郭附近的人,不管年长的或年轻的都很敬畏这棵树,甚至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不敢轻意伤害它,堪称它为仙树。

树,虽近百年,却是生长缓慢,该是石缝中土壤贫瘠的原因吧!总感觉它是在用毅力生长。不知道树龄的原因大概就在这里吧。年长的老人们说是注意到它时,墩形的主干已经有喝茶的碗口粗了。长在墙里的这棵榆树并没有直向着天空,而是倾斜着朝向城门郭的南侧,犹如历经风霜雪雨的老人,安然而满足地俯瞰着半个村庄。静静地,不辩不解的感受岁月流逝,倾听着从它身体下走过的脚步声。还有那些关于它或有或无的传说……

现在看这榆树,粗壮的树干像手臂伸向隔着一条胡同的房檐上,犹如给胡同架上了一座桥。在这条安静又有着烟火气息的老街上,被炊烟熏染着。今天的南城门郭子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依然托举着这棵榆树,它们成了这条街上的象征和守护者。记得小时独自从树下走过,总有些怯怯的。因两条胡同到这南门郭下便合了一条,如V字形经涵洞内到那街上,这便也形成了一条主要的街道。若走那树下,必经门郭内如涵洞般的一截路,或许是因门郭内地势比那条街明显低洼了许多,那榆树的枝叶又遮了半街的阳光,整日显得有些阴郁,就像一个不苟言笑的长者。小时曾跟着父亲去那菜园,必经这截涵洞般的路,那洞内光滑的石板内墙拱映在父亲担着的水桶里,清澈晃动起涟漪。说来也怪,春天那一树的榆钱却不曾有人摘,串串挂在树上散着清香。那树下和涵洞内却是老人们常常聚集拉呱的地方,那闲言里便也多了关于这棵榆树的话题。

说来这榆树也挺幸运,树下似拱形涵洞口两边曾各立一石碑,据说是破四旧时给彻底毁了,这榆树和南门郭子却是完好存了下来。大概从那时候起,这榆树上早就挂满了许多的故事,各种样的说法给这树涂抹上了神秘色彩,或许是因这榆树和南门郭是一体的,无论谁是谁的传说,却是不可分割的。彼此都成了村庄里古老悠久的化石,犹如清溪滴石之音流淌在乡风民俗里。树的根紧实地扎在城门郭上的石缝中,它们一起经了岁月,历尽近百年的风雨沧桑,像守护村庄的老人们。当那榆树生长如少年时,根系中发出的幼苗长满了南门郭的上面,像是长在一位老人的脊背上,幼树在一年年成长,南门郭在一年年苍老。那南城门郭顶上便形成了一小处丛林,茂密的枝叶直向着天空,这是那棵榆树的子孙,却都长在了南门郭的上面。

某一年的深秋,树叶枯黄已落尽。听街上人说:有人曾在城门郭上厚厚的枯叶中发现了一堆的蛇皮,还有人传说:城门郭上的石头下总有盘踞的蛇。伴着各种说法,更是没有人敢轻易上那城门郭顶了,渐渐地,似被遗忘。还听说早些年的雪下的很大,挂在榆树上的雪结成冰凌倒挂,很美。我却不曾见过,再说这些年也不曾有那么多的雪。老人们说这树有了灵性,生灵也是借此修行得以庇护。也许是没有世俗喧嚣惊扰的这方安静之地,得以让灵魂静修,才会勾起人们对这树种种联想。

听到榆树滴血的那年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我曾路过那树下,看见那黏稠褐红的汁液从树上滴落。我也曾以为那真的是血。其实是榆树其中一枝树干有了虫害,那病菌已从内到外腐蚀,没过几年,那枝树干就已慢慢枯萎死亡。干枯死去的树干依然搭在漫过屋檐的房屋上,唯等身体在岁月中腐烂。

据说某年冬天,有一对走村串巷爆爆米花的夫妻来至村中,把火炉支起在门郭旁榆树下,那男人到门郭顶上捡了柴草点燃火炉……不知何因,锅锅米花都要糊。许是听了街上人言,不该去那门郭顶上折了榆枝捡了柴草才会如此。由此,心生了惶恐。第二天那夫妻便买了香纸在那树下焚香祷告。大概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求以心理的安慰吧。谁知道呢?

因了这棵榆树,前些年引来了许多摄影爱好者来拍照。由此,又引出了不少关于这榆树如何的拍了冲洗无影像的说法。这也不过是那些拍照的总是让附近老人在树下为他们拍照作背景,而又不肯为他们冲洗一张送回,才会有了这榆树冲洗无影像的说法。善良朴实的老人们自然信了。而这些似乎都蕴藏着无法言说的秘密,何须得解,犹如这树,像是长在南门郭顶上的一面旗帜,静默不失威严,已站成了自然,不惊不拢吸收了这烟火气息,静默守护,也该是一种修为。

三年前我曾带了一朋友到村里,在老街上,在南门郭旁榆树下拍了许多照片。我让附近坐在门前热情和我们打招呼的老人站在树下,用手机给老人和树拍了照。她便也说起树无影像这些事,我应了老人洗了照片送她。我也做到了。那门郭,那榆树,那树下的老人都清晰印在了照片上,是一段记忆,是风景,是岁月沉淀后留在村庄里最淳朴而厚重的一种文化。它属于村庄,属于村庄里的人。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山东哪家医院治癫痫好沈阳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