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洋芋情结(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诗歌

好长时间没有闻到这洋芋的清香,叙说那经年的往事,怀念儿时困窘而难忘的旧时光;每当我再次想到它,心海上总能泛起阵阵涟漪,并为之留恋、为之感动。生命中洋芋对我的恩情,我永远不忘。今夜,再次俯案倾诉洋芋情结,或是对它更加想念的缘故。

一天,同窗好友冷不丁从微信朋友圈晒出了一盘金灿灿黄生生的烤洋芋,冒着诱人香气。一霎时,磁石般的吸引着我的眼球,惹得口水在嘴里直打转儿,使人有了想吃的欲望。该死!明明在馋人嘛!那浓郁的洋芋清香,在我的脑海里久久难以抹去,记忆中的洋芋情结,自觉不自觉地清晰了起来。

洋芋学名马铃薯,又名土豆,家乡人根据其播种的季节,也叫其为“三月”。它是茄科多年生草本植物,但多作一年生栽培,地上茎稍呈三角形,有毛,叶为互生的奇数羽状复叶,花为白、紫、粉红等色,地下块茎多为马铃状,故而得名“马铃薯”。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贫困的山区人,家庭生活拮据至极,吃了上顿没下顿便时有发生。“洋芋半年粮”,显得十分金贵,它成了山里人的主要充饥之物,既是人们的主粮,又是零食。

曾记儿时,孩子们每每放学回来,父母都去生产队里劳动了。好动是孩子们的天性,有得机会便满村子昏天暗地的疯狂,回家来肚子早已饿得叽哩咕噜直叫唤。年迈的爷爷,不用下队里去干活,整天侍弄着门口那一小块自留地,也照料着这个贫困却温暖的家。孙子们前心贴上后背了,爷爷看到眼里,疼在心里。常常会操起小斗,生产队用来分麦量米的工具,捡拾来小半斗洋芋,蹲在门台上,挪开炕眼石,拨拉平滚烫的炕灰,用颤抖的双手,将端上洋芋的小锹慢慢地送进去,倒入炕灰里,然后将炕口盖好堵严,使其充分加热,慢慢变熟。接下来的时间,孩子们谁也不愿远离,静静地爬在门台上,眼巴巴盯着炕眼门,生怕那些宝贝长上腿跑了似的,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

“洋芋没血,三拌两捏。”一会儿功夫,在爷爷噼里啪啦的拍打声中,一个个土蛋蛋开始变酥变脆,透过微起的灰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爷爷开始为我们分餐了,孩子们一个个高兴得像只兔子,蹦蹦跳跳的围在他的身旁,等待即将入口的美味。爷爷用他那双长满老茧的手来回搓几下,用力吹去上面的灰尘,并小心翼翼地剥去洋芋皮上烧得过焦的部分,才分发给我们。我们争先恐后地从爷爷手中接过洋芋,烫烫的很舒服,不时两只小手来回换上几下。“咯嘣”咬一口香气四溢,沁人心脾,实在是一份上好的牙祭。

爷爷总是疼爱孙子。他很少同我们一起分享这甘甜的美味,放进自己嘴里的,只有那剥落下来带有灰土的洋芋皮。稀稀拉拉的山羊胡一翘一翘的上下翕动,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倒吃得津津有味。有时,爷爷看我们安生了下来,不吵不闹了,才给自己拿上一个,尽情地享用。

每每此时,山坡上总会传来几声呼叫,南腔北调地喊着“爷—爷—”。大伯,和父亲同一爷爷的孙子,由于子女多,生活条件相对我家还更困难一些。大伯有个残疾儿子,我们的五哥,他天生患有小儿麻痹症,腿脚不灵便,又有些智障,经常出现在我家门前的山坡上放牲口。善良的爷爷可怜他,便把自己的部分,让给五哥哥吃了。

那个时候,孩子们放学后,要么去山坡上放驴,要么到田间给牲口铲几篓青草,这便成了我们的“家庭作业”。那个年代,小偷是饿出来的。孩子从生产队农田里掐几撂麦穗,摸几颗洋芋来,捡一堆柴禾,躲在壕沟里悄悄的烧着吃。看庄稼的老翁实在是讨厌,经常会闻烟而来,本想吓唬吓唬我们。可调皮的孩子不但不听劝阻,反而跑上山尖尖,用不雅的话语挑衅着他。这样以来,惹恼了老翁,连累了父母,也惊动了老师和队长。一群小土匪们,被父母牵送到生产队的大场上来,被动地向老翁承认错误,接受着贫下中农再教育。

记忆中的洋芋,是样上好的美食,也让饥肠辘辘的我们从此不再挨饿。在困难的日子里,洋芋是家乡人充饥的主食,可以煮着吃、蒸着吃、炒着吃、烩着吃、烤着吃、烧着吃、调在面条中吃、混到糁饭中吃,一年之中几乎天天不离。洋芋丰收的年月,勤劳地道的山里人便把它煮熟捣碎,作为猪的饲料,喂出一口过年的大肥猪。我们在山坡上土坷垃里种洋芋、锄洋芋、挖洋芋、吃洋芋……洋芋喂我们长大,洋芋伴我们成长。

洋芋记载着岁月的漫长和桑沧,永远印在了人们的心里,山里人祖祖辈辈热爱着它、想念着它。可谁会想到,旧时的“土蛋蛋”“丑圪塔”,如今却进入了市场,变成了可以卖钱的商品,远销东南沿海各大城市,在市场上供不应求,深受人们的青睐。

近年来,人们不断调整农村产业结构,实行科学栽培,推广起垄覆膜种植。这样生长出来的洋芋,个头大,色泽美。在洋芋成熟季节,各家各户的田地里,都横七竖八地摆着明晃晃金灿灿的洋芋,让商贩们眼馋,让农民们欢喜,成了极为吃香的“金蛋蛋”。它与红红的枸杞、绿绿的豇豆,交织着、点缀着家乡的美景,也为家乡平添了几份韵味。

洋芋产业在家乡越做越大,引来了不少的客商,就地办起了深加工厂,什么薯条厂、薯片厂、淀粉厂等等,不断招引着商机,富裕着当地人民。过去,它是救命粮,淳朴而珍贵;如今,它演绎着村民脱贫致富的进程,风光而靓丽。

这个曾经不起眼的“土蛋蛋”,犹如保守的山民,蜷缩在大山深处的旮旯里,享受着清贫。如今的故乡,洋芋越种越多,市场越做越大。它随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漂洋过海,远游世界各地。西洋餐厅上,它也闪亮登场,美其名曰“薯条”、“薯片”、“油炸金条”等等,好多洋名,让我们这些地地道道的农家孩子也“难识庐山真面目”!

洋芋作为陇上人的家常菜蔬,与面食、肉食同煮同炒都别有风味,在宴席上独占鳌头。土豆烧牛肉、土豆炖排骨、拔丝洋芋、油炸金条、醋熘土豆丝、凉拌洋芋丝……用不同的手艺,变花改样地食用,老少皆宜、百吃不厌,都深深地被人们喜爱着。我更对洋芋饭菜情有独钟。在老家时,总隔三差五的,妈妈做几碗洋芋面,切一碟咸韭菜,下着吃真香;姐姐为我们煮一锅乌洋芋,撒点盐巴,甘醇中带有咸味,真爽;冬天,人们有的闲情逸致,便围坐在火炉旁,烙上一炉盘洋芋片,一边吃着,一边制定着来年的计划,甭提有多惬意了。

经历过洋芋的时代,感受了洋芋的恩情。现在每每想起它,都会被它那淡淡的清香所陶醉,都会被它无私奉献的精神所感动。洋芋,你在我生命里的恩情,让我没齿难忘。

洋芋是朴实的,谦逊的,它的果实深埋在地下,它的奉献就像黄土地一样浑厚、博大、磊落。哦!洋芋,荡气回肠,情结难忘。

湖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辽宁癫痫病医院要做的检查项目都有哪些呢丙戊酸钠可以治疗哪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