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1泪雨霖铃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9-10 分类:写景散文
1泪雨霖铃
 
这一年来,岁月之轮,又从我身上碾下了三百六十五个车辙,岁月之锤,又在我身上敲响了三百六十五下疼音。
 
如果换个年轻一点的生命,他们用这三百六十五天,是又多获得了一些经历,多吸纳了一些养份。是又丰茂了一场,是又壮大了一圈。
 
可我已经满身衰颜,所以这三百六十五日,对我而言,是又凋了三百六十五片树叶,是又添加了一年四季的沧桑!是离死亡,又更加逼近了一寸,是离腐朽,又更加靠近了一分。
 
每一棵树在年轻的时候,总是把树上的花儿,努力擎举着,努力烘托着,不顾一切地也要去供养她们。我在年轻的时候,为了让母亲不忧,不愁,为了让母亲命稳,心稳,纵然一眼看着头顶上便是天空,我也宁愿敛起羽毛不飞。往心里自吞自饮多少颗眼泪,只要是对家室有益,我就去委屈求全。委屈求全还说无怨无悔。刚撤离了与父母这一场,就又挨到了与儿女这新的一轮。
 
本来我对这人间,对这生死荣辱,早已无波无涛,不惊不变。每于神明大祭的时候,我就会默默地祈祷,为长辈,我祈他耳聪目明,骨殖轻健,富裕优闲。为儿子,我祈他勤快英明,学习精良,能担能当。为女儿我祈她所遇良人,不慌不忙,和和美美。为知己为亲友,我祈他美满姻缘,平平安安,儿女双全。祈祷完以后,我还会想,我是不是对神明索取得太多了?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以不富不贵,只要丰衣足食,温暖舒坦,清平又欢娱就足够了。为年老的我只为他祈求长寿,至于为他祈求永存,我是从不做这样的傻事的。我以为人有少壮,便有衰老,有衰老就必有死亡。老若得亡,才可谈羽化才可谈褪变,才可谈新生,比活着朽,要好得多,要有希望,有价值得多。所以,我只为他们祈祷,活着一天被家人深深爱护一天,活着一天,赏心如愿一天。我之所以怕我索取得太多,是因为,我怕多占了别人的,我想我如若把所有幸福都占了,就必然有别人,会因为我对他们的剥夺而再去受苦难,再去受饥贫。那么的话,我于心何忍?为了让美满处处为了让幸福均等,所以我才宁愿对幸福少获得,也绝不去多贪婪。
 
不要说我无病的时候,我勉强可以自立的时候,即使我很需要照料,很幽暗的时候,还不是因为无人照料,无人疼痛,无人陪伴,而黯然一阵,而痛哭一阵,再然后又随着十堰癫痫病公立医院生命本身,又随着躯体本身,而随随便便地浮浮沉沉!这一年里,你与我有几次咫尺牵手?有几次促膝谈心?有几次四目相看,有几次扶携陪伴?即使是你来过家,我也只是从家人嘴里听说的,有时候,我对你甚至见都不曾见上,你就又匆匆离去!家里依旧有你的床,床上的被褥依旧齐齐楚楚,这一年里你在那张床上,睡过几个夜晚?我很想你的时候,念你的时候,还不是只能嗅一嗅你旧时的衣香?还不是看一看你,带不走的旧日照片?我病的时候,触不到你还不是只配流泪?我痛苦的时候,唤不应你还不是一无所有,只有几丸药粒与按摩锤!我极度想你的时候,你之于我,竟然还没有一个按摩锤,那样地亲切,那样地亲近!
 
这还算我们在一起的样子,更不要说你已揣了更大的志向,要远走,要高飞。
 
早先的时候,我流着眼泪,也舍不得去弄伤父母一分一毫,更舍不得去弄伤他们的心情。有了儿女的时候我除了顾及父母,而且还要连儿女的利益,也一齐叠加进去。凡是对家人,有一点点损害的事,我也绝对不会去干,只要对家人减利益,我就宁可封步不前。我就宁可眼看着我理想的花儿,灼灼的花儿,满树的花儿,一日日接近凋谢,一日日渐至枯萎。
 
时至今日,倘若你以为,只要牺牲了我,就可以成全你此生的幸福,那么就大方地来把我牺牲掉吧。我已做好了不躲不闪,不哭不喊的准备。
 
有这样一个女孩,如果在她遇到爱人之时,她只要减去了父母,她就有资格能与爱人站在一起,她就扔掉了父母。当她有了儿女之后,因为爱人的心变了,或者爱人未变,她的命运却变了,那么她在遇到第二个爱人的时候,因为第二个爱人嫌弃她的孩子,她是不是会把她的孩子也扔掉?如果她在扔掉孩子之后,还是没有被命运所宠幸,那么她在往人生下一站的时候,第三个爱人因为看着她的手臂也成了多余的,为了和爱人站在同一个船上,她是不是连同自己的手臂也会一齐斩断?
 
你不缺衣服,不缺房子,你自己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还要寻找爱人?你自己有能力,有工作不西安癫痫患者去哪家医院好哪就觉得还要有一场婚姻,才觉得人生是充实的吗?
 
那么当你抛扔掉了父母之后,你还会觉得人生是幸福的吗?如果你连孩子都抛扔掉了,即使你能拥有爱人,又有什么意义?又有什么用处?又有什么情趣?
 
你之所以寻找一个爱人,不就为了你有父母,你有孩子,不就为了让他来保护你的家庭,保护你的事业,不就为了幸福家庭所有的你一样也不缺,不就为了你虽什么都拥有,你却更加轻松,你却更加不累,你却更加愉快赏心吗?你之所以想拥有他,不就因为你有了他,他就能保护着你,让你的完美,不减一分吗?
 
哪怕是夫妻情,母子份,如果不能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不能长相见,长相守,长陪伴,又怎配叫做一家人?原来这人生,从始至终竟都是苦涩的!
 
母亲在世的时候,对我并没有夸奖过我对她有多么地孝道。今生惟一令我欣慰的是,至少,我一直一直都在她的身边,都与她在一起,只要她任何时候歪歪脑袋,回一个头,随时随地就能把我立刻刻看见。
 
2清官记
 
从我来找你的第一次,你就详细问清楚了我的方方面面,牢牢记住了我的容颜,记住了我的名字。从我来找你的第一次起,我知道你就把我的事,当做了你的事,对我没有一毫敷衍,对我没有一厘米的怠误。
 
从我来找你的第二次,你都是要突破第一层坚冰之后,再继续向第二层迈进去。都是想方设法,踮着足尖,也要为我把大事化小,把小事化无!都态度明确,坚持要为我解决完所有的障碍,所有的问题。
 
假如我的困难至今尚未解决掉,也只是我的问题拉扯太多,麻烦太多,任你再热烈如火,一团冰块累积久了,太大了,又怎么能消融于一时,消融于一步?
 
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我说了多少错话,多少对话,你都一贯的和蔼,都一贯的不计较,一贯的不急不暴,对我从没有恶语相向,足见你的涵养,足见你的坦荡,足见你的率直。
 
哦,千万不要问,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还是僭越了你,去寻找比你更高,比你更大的官儿?只因为我一日得不到解决,便郁结于心。心中装满了忧愁,我就变成了无头苍蝇,毫无目标地到处去求人,到处去翔舞!
 
千万不要给我讲什么步骤,千万不要给我说什么程序,你要知道我原是井底之蛙,忙碌了一生,也只不过亲眼看见过一个小山村,只在一个村寨里,耘种过三五亩田地。我只记得我一个人的艰难无边,我一个人的苦海无际。我若能懂得律法,又怎么会惊慌失措,不知所云地来寻求于你?
 
你只猜测,我攀逾了级别,就是因为对你的否定,对你的不够信任,你可能不相信,我跨越了你,正是出于对你的太过爱护,对你的从不怀疑。我虽在这荆棘丛生里,努力地自我营救,努力地寻找一条较好的出路。但我怎舍得因为一个我,而给任何别人,带来不必要的灾难,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我窃自以为,如果县官管的是一县之小,省官就管的是一省之大。如果八百斤的问题,你以一千斤的力量去担当,需要倾尽你的全部,需要使你精疲力竭的话;那么我若去请求一万斤力气的大官,他若愿对我格外开恩,愿来为我化解这八百斤的灾情,是不是他就能象弹响一根手指头那么容易?是不是以他的强大,他对此件事就能轻而易举,轻松到不费吹灰之力?如是这样,不仅我的问题,得到了圆满,而且你也不用承担任何过错,不用承担任何重量,不用去受一毫损伤,我们就能彼此都受益?
 
别人骂我没良心无所谓,我也不愿去解释。我知道就算我真的做错了事,你也已经原谅了我,要不然你对我怎么还会依旧这么从容,依旧这么心定,依旧这么大气?你里表如一,从始至终,克己奉公,真的是一预防成年人癫痫病要怎么做呢个我从未见过的好干部。
 
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一定要向你话明,比你更大的官儿,我确实是去寻找过,一如只有樱桃树才能结起樱桃果一样,目的也就是我不想让这件事再变繁琐,再去回放到樱桃开花樱桃落花,小樱桃一日日生长,最后再由绿变红一样,我只想让他们对我格外开恩,对你我也就犯了一回莽撞而已。就算那些施暗箭射伤了我的人,我也舍不得去告他们一状,更不要说,我去捏造你的坏话,我专门去诬陷和诬告你。
 
我原本是白的,理直气壮的,假如屡次被别人,仗着地位仗着职权,而把我涂改成黑的,我也真的难受过,伤心过,恼火过。但我一直都能弄明白,我要的只不过是对前事的解决,而不是把原有的状态,再继续去垒大,再去纠缠成乱缕。
 
从你的角度,倘你对我有所抱怨,也在份内。正因为你对我这么好,所以我才宁愿被全世界都谩骂,我也必需向你话明。我向你话明之后,你千万不要再为这件事而难过,我就心满意足了。因为难过伤身,自古清官难得,你若伤了身,我虽身在百姓,但我又怎么能对得起这百姓广众?要知道他们正在满世界地到处寻清官,到处找你!
 
3我是湖
 
我不是海,因为海水是咸的,它不仅咸涩,而且还隐藏着暗礁,它的颜色乌黑,浊质。
 
假如我仍旧是水,我就是一个水平如镜的湖。假如湖面上有太阳,就必须是丽日,丽日不骄不躁,只灿烂只明媚,只温。
 
假如湖面上有风,就必须是和风,因为它从不掀巨浪,却不少陪伴,它虽活泼轻灵,却柔善一直。
 
假如湖面上有雾,就是那种乳白色的,飘逸的,如纱的雾。假如湖面上有雨,就是那种干净的,玲珑的,儒细如丝的雨。
 
湖水里不是不能有花,必须是莲花,如是莲花,不妨稠密。湖水里不是不能养鱼,是不要养那么多,并且是那种,娟秀的,永远都不会相互生分的鱼。
 
那么湖眼如果想看,看到的就只是鱼儿在欢快地游来游去。湖耳如果想听,随风传来的,也只是莲花语。
 
湖上不是不能有月,是那美丽的清秀的月。湖面上的天空,不是不能有星,是那明亮的,一盏盏如憨诚的眸子。它是天人,撒落在人间的仙境。湖心将永葆清亮,永远是静和本质。
 
我不是海,暗礁会撞翻船只,滔天波浪会陷害生命,践踏生物。假如我仍旧是水,我就是一个水平如镜的湖,不能多了一滴,也不能少了一滴。多一滴与少一滴,都会让我添了徨,减了意绪。
上一篇:面朝阳光(2)
下一篇:十二月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