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冬天的后面是春天(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作家

这个冬天,自打数九,天气就格外的寒冷,呵气成霜,滴水成冰,满世界白雪皑皑,让人感到极其的恐怖。这样的时刻,九林病倒了,被那个极其恐怖的字眼夺去了健康,不得不冒着严寒,跋涉千里,到京都医院去治疗。

听到这个消息,我惊愕许久,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曾经的九林是那么的健康,几乎与疾病无缘,突然之间,患了这样重的大病,谁能相信?

九林是我初为人师时的同事,同一宿舍的室友,于风华正茂的年纪一个学校共事了三年,演绎了许许多多的青春故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那个时候,我们都是从知青走进教师队伍的,不同的是,他是从城市走进牧区,我是从农村走进城市,再走进牧区。当时我们的身份很尴尬,叫做代课教师,这个事物在中国存续了几十年,并延续至今,它考验着一部分人的忍耐底线,颠覆着我国同工同酬的良好愿景,人为地把教师分为两个不同阶层。这部分人因其地位低下,便格外的好使唤,可以说是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可是大家虽有不平、虽有怨言,但工作却从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反而会投入更大的热情和更多的精力。

那段时光,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我们都交给了工作和学习,没有领导督促,也没有人来检查,可是大家都那么自觉,八小时之外,吃完晚饭,球场上稍做活动,便回到办公室,点起蜡烛,挑灯夜战,批完作业,写完教案,便开始学习文化课钻研业务,每每直至深夜。那个时候,大家都怀揣着梦想,盼望能够早日转正,或者考进大学,续写学子梦。记得有一次深夜,大家都收工离去,只有九林自己留在办公室,他说要再熬一会。我回到宿舍,拾起泡了一天多的衣物正在搓洗,突然室门被推开,脸色苍白的九林被两个同事搀了进来。我很吃惊,一个健壮的大小伙子,我离开时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儿的时间竟成这样了呢?未等我发问,两个同事马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原来,他们见九林一人在办公室,便弄了个恶作剧,其中一人穿上一身白色睡衣,蒙住脸面,悄悄潜入办公室,突然出现在九林面前,来考验九林的胆量。试想,那样一个寂静的深夜,昏黄的灯光下,一人世界里,突然现出一身洁白的蒙面人,任凭你胆量再大,也会被吓得灵魂出窍,结果九林真的被吓着了,就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整个人慢慢的瘫倒在椅子上,失去了知觉。旁边那两位恶搞的同事见势不妙,赶紧现出原形,一边呼叫,一边掐人中,手忙脚乱地折腾了半天,才把九林唤醒。二人一边向我解释,一边给九林道歉,愧疚之情溢于言表,好像不但对不起九林,也对不起我似的。九林却很宽容地说:“没事的,一会就好了。”话音虽有气无力,但嘴角却还努力绽出几分笑容。

九林执教体育,个人的体育素质也不错,擅长跳高,曾越过一米六五的高度,这对于一个非专业人士来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他还喜爱球类,篮排乒三种球都玩得不错,是球场上的骁将,姿势优美,技艺精湛。以这样的条件,做一个体育老师来说不但称职,还可以说是优秀。只可惜,优秀归优秀,转正的事却总是离他越来越远,以至于多年之后,才弄了个以工代干的身份。虽如此,他的工作总是一如既往那样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大多数学生都喜欢体育课,而体育课里最让学生开心的就是自由活动时间,因为大家可以尽情地玩儿。因此一部分懒惰的体育老师投学生所好,一上课就拿出几颗球扔给学生,把学生放羊,任其放任自流。九林却不是这样,他所上的每节课,不论什么内容,从准备活动,到主要教学内容和最后的小结,他都是按部就班,丝毫不马虎。而到了自由活动时间,他先向学生讲解注意事项和活动规则,然后放弃老师的身份,和学生打成一片,一块投入活动之中,引来一片欢声笑语和学生的爱戴。

记得是入行的第二年,学校要召开运动会,校长把筹备的任务交给了九林我俩。说心里话,接下这个任务,内心深处除了欣喜,还有几分忐忑。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对于我二人来说,纯粹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以前,只是作为学生参加过运动会,筹备的事情,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况且,这所学校自建校以来,三十多年从没开过运动会,根本没有现成的资料可以参考。我和九林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场地的事归我,其他的全归他,谁让他是体育老师了,就得拿大头。比较起来,我的工作比九林难度少一些,虽然之前也没接触过,好在自己喜欢数学,又是数学老师,对半径周长这些概念比较熟悉,于是加上自己的想象,便开始进行计算,最后设计出的图纸与标准田径场数据只是稍有出入,对比赛没产生任何影响。但九林真的忙坏了,全部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和教课,其余都放在了运动会的筹备工作上了,要命的是,我们所在的学校是一所牧区公社学校,相当于现在的乡镇,条件简陋,信息闭塞,没处可以查资料,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大脑设计编写。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一个运动会风风光光的一两天就结束了,可是这背后的工作那真是千头万绪,比如机构的设置、人员的安排、项目的设置、程序的编排、会议的组织、表格的编制、印刷、填写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真不知道九林在背后付出了怎样的艰辛,克服了多少的艰难险阻。而且,筹备工作快要就绪的时候,公社机关又来添乱,说要与学校合作,顺便召开职工运动会,于是,项目设置、时间安排、人员分工和场地的布置又得重新安排,又给我们增添了额外的负担。好在那时年轻,精力充沛,加班加点也不计较,在同事们的配合下,两天的运动会最终取得了圆满成功。

那时候,九林我俩都喜爱乒乓,平时工作忙,难以尽兴,加上就一副球台,想玩的人太多,我俩也不好意思老霸着,于是就利用周末休息时间,一玩就是大半天,而且几乎就是我们两人的表演。当时食堂的张师傅也很喜爱这项运动,只是技艺粗糙,不敢和我们过招,便在忙完了灶间的活计之后,在旁边当起了热心的观众,并兼起裁判和解说工作,顺便还不断地加油拱火,让我俩乒乓大战更有火药味,更有情趣。因为共同的爱好,我们便有了更多的接触和了解,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后来,我们相继进城,虽不在一个单位,但都没离开教育行业,系统内的活动时还能经常见面,过年过节的时候也没断了来往。

九林只有一个爱女,从小就很乖巧懂事,大学毕业后曾在山东工作,后来调回到身边,又顺利考上公务员,有了一个令人欣羡的工作,前不久又披着婚纱走进婚姻殿堂,组成了幸福家庭,可以说他已经无后顾之忧了。谁料想,就在这时,他会被无情的病魔缠上……

就在祈祷九林早日康复的日子里,我也因身体有恙,住进了当地医院。那天,当我从病房出来,穿过走廊,准备到门诊楼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我,回头一看,竟是九林妻子,她怎么在这里呢?不是陪伴九林在北京吗?是不是……怀着满腹狐疑,进前细问,方知道九林出了北京的医院,又住进了这所医院,而且就在我的隔壁房间。

原来,九林在北京医院做了微创手术,情况相对良好,余下的工作就是要慢慢静养,可是屋漏偏逢连阴雨,由于缺乏医疗常识,他在进食过程中不慎划破了手术创面,引其内部出血,结果导致晕倒昏迷,经医院一夜抢救才脱离危险。

走近病榻前,看到躺在那里的九林一脸苍白,浑身孱弱无力的样子,内心不禁一颤,岁月无情,病魔无情,昔日运动场上生龙活虎的骁将如今却成了这幅样子,说几句话就气喘吁吁……看着他有气无力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多说话而消耗他的体力,几句简单的祝福和鼓励,便告辞了。

之后的日子,由于相邻,每天总能相见,看着他体力逐渐恢复,便也为之高兴,至我出院的时候,他的再次治疗方案出来了,需要再次手术,切除创面。手术那天,我刚出院不久,身体尚在复原中,但还是硬撑着赶到医院。我和妻子去得晚了些,到医院时,手术已经完成,传出消息说手术很成功。稍后,九林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胸部缠满了白色的纱布,头顶挂着两三个瓶子,鼻孔插着氧气管子,人是半睡半醒的模样。回到病房,医生护士忙活了半天,将其安顿好,九林也清醒了许多,我走到病榻前,他已认出我,轻轻地点着头,表达着自己的思想。看到他这样,他的亲人朋友,当然也包括我,一颗颗悬着的心也都落了位。为了他能好好休息,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臂膀,便做了告辞。

后来,九林经过两个月的疗养,终于在春天到来之际走出了医院。如今,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熬过了冬天的他身体逐渐向好,每天还能走出户外进行锻炼。前两天,他在电话里说,过了五一,想要回单位上班。也许,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忙碌惯了的人,一旦闲下来,就觉得特别不舒服,回归社会,和同事们朝夕相处,每天开开心心的,也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减缓疾病造成的心理压力。愿苍天保佑,让他早日恢复健康。

中医医院治疗癫痫病有效果吗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家儿童继发性癫痫的有效护理法渭南哪家癫痫医院最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