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留香】我家乡的桔子树(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小说

我的家乡在富水库区慈口乡境内,那里水库水体的热效应形成了气候温和,无霜期长这样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适宜生长柑桔,是“慈口蜜桔”的主产区。家乡的蜜桔口感好,早在90年代初期,连年获省、市级农产品博览会金奖,长年以订单形式直接出口俄罗斯等国家。

家乡的桔树漫山遍野,郁郁葱葱。生长在沟沟叉叉里,坡坡坳坳梯地间,桔树不但给家乡带来无尽的风光,而更多的是给家乡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

春天,桔树不象杏树、桃树、梨树的花那样,姹紫嫣红,妖媚百色,竞相开放。它不与百花争艳、万物争春,默默守候着、享受着春光。春天快要过去了,它才慢慢苏醒,舒展那散漫婆娑的梢枝,用它储备了一冬、一春的养料和能量孕育的生命悄悄地钻出嫩芽,慢慢地长成春梢。蓓蕾初绽,雪白的桔花“吻”风而开,几天功夫,仿佛花仙子下凡了,把花蕾泼洒到桔树枝枝杈杈里。由于空气湿润,每一个新花蕾一尘不染,白白的、油油的、就像婴儿的脸蛋让细心妈妈给涂抹了乳汁,让人想用手去摸摸却又不忍心,怕碰掉了,一个花蕾就是个小生命。

有风香十里,无风十里香,用来描绘家乡的花期景象再确凿不过了。桔子花开了,整个坡上坳下白花花的一片,茫茫花海,蜂蝶飞舞,如果你这个时候到了这里,你的灵魂一定得到净化,你的心情一定得到放松,你的坏情绪一定被这浓烈的花香驱散。花期村庄都笼罩在浓浓的香气里,人人都在享受着自然香薰。被桔花薰过的人,肌肤和身心都沁透了。特别是年年享受花薰的女人,都有着桔花般的朴实外表和心灵,她们把浓浓的大爱给了父母、丈夫、儿女,她们坚守大山,任劳任怨,永不知疲倦地经营着漫山遍野桔子树。山里的男人被桔花香薰后,脾气也变得温和了,对老婆、孩子体贴有加,脸上绽放笑容多灿烂,笑容也是丰年的象征呀!文吉是我的叔伯堂兄,他靠柑桔发家致富了,是乡里有名的柑桔种植专业户。他说,受聘六个村的柑桔生产技术顾问,时常在乡亲们的桔园忙碌着,经他传技授艺种植万元户就占了一大半,真是为村一任,造福一方。

桔花呀!你真是神奇灵丹,花期山村也开始热闹了,赏花人潮络绎不绝,游人踏着春色,慢步在花园子里,赏心悦目,谈笑自若。这桔花看似别无姿色,却如此香得浓郁、香得热烈是无法形容的。每年这个季节,养蜂的师傅们会从老远的地方迁徙而至,蜂箱任意摆放在林间地头或路边,精灵的蜂儿对桔花情有独钟,它们似乎知晓人意,随园而安,蜂与花如期相约了,蜂儿在花丛中忙碌着,桔子丰收时也凝注了蜂儿的汗水,桔子花蜜含维生素成分最多,给师傅们带来丰厚的收入,给乡亲们生活带来甜蜜、快乐和幸福。

秋天到了,家乡山头岭尾由片片墨绿慢慢地潜化成漫山金黄,人们称桔树为出息树、造化树、黄金树,满树挂着红红火火的小灯笼,煞似好景。霜降前后,是桔农最忙的季节,桔色如金,熟透了。人们怕耽误农时,男男女女张罗着,起早贪黑,忙着采摘桔子,怕寒流冻蔫了果子。此时,农户前屋后院全是堆积如山黄灿灿的桔子,家家院子成了“黄金屋”;满箩桔子也装扮成了“黄金箩”;人们挑着满筐果子在崎岖小道行走,通往桔园的路也成了“黄金路”;乡亲们被满担的桔子压着喘不过气来,还是呲牙迎笑,好一派田园桔乡的丰收景象呀。这时家乡的码头也成了“黄金河岸”,新老商客谈桔子卖买来了,新老游客观光采桔来了,桔园每个角落有他们忙碌的身影,看看那一坞,瞧瞧这一坡,看哪个桔园方位朝霞,桔子个头大,色泽更靓,相同那坞就选那坞。

大大小小的机动船不分昼夜,满载着桔子在宽阔的河面上穿梭着、忙碌着。的确,满舱黄灿灿的桔子,换回了一沓沓红票子,靠桔吃口粮、靠桔穿衣裳、靠桔娶新娘、靠桔建新房的富梦实现了。桔树是家乡人唯一赖以生存的生命树、发财树,播种桔树就是播种希望,播种桔树就是营造“绿色银行”,家乡人不再望山兴叹,这日子有了奔头,这奔头连接幸福、连接小康。地方政府以桔为“媒”,突出库区资源特色,接二连三成功地举办了采桔节,带发了库区旅游经济,游客们携妻带子置身于层林尽染的金黄色桔园里,采农家果,吃农家饭,一家人体验农家生活,其乐融融。“渔桔景区”成了游客休闲活动的好处所。

家乡发展柑桔历史悠久,片片桔园,依山傍水,景致旖旎。家乡人应对水果市场求发展,精心打造出了系列桔橙大品牌,永保“慈口蜜桔”的金字招牌。愿家乡人与桔树相依为命永相随,更祈盼家乡与桔树同蓬勃共葱茏。

山西看癫痫病的医院武汉正规的医院哪家能治疗好癫痫病持续性癫痫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