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枣花飘香(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业界精英

这个周末,本想去欣赏“水长城”里的独特风景,但在山路的行进途中,枣花弥散的阵阵幽香却一下吸引住了我们。馥郁芬芳的枣花,很快就把我们引进了山坡的枣林。

在山谷两侧的斜坡上,满是绿意葱茏的枣树。茂密的枣树,遮天避日,那种生机勃勃的神态,象在精心地护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小花,又象在笼着柔弱的各种植被。但它,却怎么也笼不住漫山遍野的枣花飘香。

一簇簇飘香的枣花,在油绿的叶片间竞相绽放着。这里是蜜蜂的王国,它们快乐地簇拥着幽香的枣花,一边歌唱,一边酿造着甜蜜的生活。我真想做一只蜜蜂,在芳香的枣花里采蜜,在美好的大自然中无忧无虑地快乐生活。其实,我们只要和蜜蜂一样,用心去寻找生活中的每一处花香,快乐就会无处不在,生活就会充满幸福。

淡黄色的枣花很小,但它的香气却很浓郁。同行的朋友们说,枣花的香气里,有着香奈儿的味道。我是不太喜欢香水的人,更不会去奢侈地享受香奈儿,但我知道它不是天然的。枣花的馨香是纯天然的,不掺半点虚假。我喜欢不掺假的东西,就象这枣花,小小的朵,浓浓的香,便能沁人心脾,甚至直抵灵魂深处。

山谷两侧的枣林,显得异常幽静。在满眼绿色,满山枣花飘香的世界里,我听到了小鸟清脆宛转的歌喉。那甜美悠扬的音韵里,带着山野的空灵,弥散着枣花的芬芳,一直飘向远方。

我们绕有兴致地再向前走,不经意间,我又发现了一条汩汩流淌的小溪。清澈的溪水,是涌动的甘泉。它从山谷的另一端,带着款款柔情,如纯净的姑娘,欢快地拨小溪奏响心曲。在潺潺的水流里,我发现了星星一样的枣花,飘落于溪水中,还依然在欢快地跳荡着。就象一颗颗闪光的金色音符,在水波上泛着淡淡枣花的清香。

在枣花的清香里,在凉爽的绿荫下,在青山的翠谷中,我倾听着和谐的鸟鸣声,醉卧于清亮的小溪旁。

一阵清风徐徐飘过,浓郁的枣花香,又把我的思绪,带到了遥远的过去,带回了三十多年前,我的故乡奶奶的枣树下。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奶奶家院子里也有一株大枣树。那株枣树,有尺余粗的树干,苍劲的虬枝,好象可以撑起整个天空,就象爷爷粗壮有力的臂膀。爷爷说,枣花飘香,麦子就黄。

这个时候的布谷鸟,天不亮就开始鸣叫了。爷爷听惯了布谷鸟的叫声,他知道,布谷鸟一叫,就要开始准备收割麦子了。镰刀,要磨得锋利无比;水壶、草帽和毛巾,一样都不能少;十滴水、清凉油,也是防暑必备的。

奶奶小脚儿,是缠过足的女人,她走路一步三摇,不用下地割麦,只管把家务做好。不过,她也要下地给收麦的爷爷去送饭。爷爷清晨三点就得起身,趁着天气凉爽多干些活。爷爷很辛苦,早上不吃饭就得下地。奶奶在麦收的时候,其实也很累。每年枣花飘香的时候,奶奶就要在大枣树下,架起一口凉灶柴锅,柴锅的一侧,还有一只大风箱陪伴着。

我最喜欢那只大风箱,奶奶熬粥的时候,我就会凑过去,用两只稚嫩的小手使劲地咕哒咕哒地拉风箱。风箱很沉,瘦弱的我,拉一会儿就会浑身无力。这时,奶奶就会踮着小脚,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抚摸着我的头,安慰道,“你还小呢,过几年就好了!”

奶奶熬粥的时候,总会把粥锅烧得上下翻滚。如果火力不够,她就靠着风箱发威,猛烈地吹旺锅底的火焰。我好奇地问奶奶,“为什么总要让粥锅不停地翻滚呢?”

“紧咕哒粥,慢咕哒肉。只有让粥锅不停地翻滚,熬出来的粥才好吃。”奶奶一边搅和粥锅一边对我说。其实,我并不懂她说的那些话,直到后来,才慢慢悟出了它的真谛。

玉米粥熬熟的时候,奶奶总要先把粥锅最上面的那层盛给我吃,她说这是粥油,是粥里的精华,营养价值最高。我乖乖地听话,坐在枣树下的小饭桌旁,喝着奶奶香喷喷的玉米粥,闻着满院的枣花香。

奶奶把粥熬好了,还要一勺一勺地把它掏出来,放在盆里凉一下。掏完粥锅的锅底,还会粘着一层厚厚的软锅巴。这时,奶奶就会再向灶坑里添一把软柴,慢慢地烘干,等待锅巴翘起,直到烤得又酥又脆,然后盛在我的小碗中。奶奶做出的锅巴又香又脆,我坐在枣花飘香的小院里,品尝着奶奶最原始风味的锅巴,真不知道是院里的枣花香,还是奶奶的锅巴更香。

奶奶的锅巴,是我童年记忆里最好吃的美食。如今,超市里的锅巴品种繁多,可是,那些琳琅满目的锅巴里,又怎么能吃得出奶奶的味道呢?

粥锅清理干净之后,这个时候,奶奶又该为爷爷烙饼了。奶奶要为爷爷烙两张又大又圆的糖饼,再把烙好的大糖饼送到麦田里,给爷爷当早饭。给爷爷送早饭的时候,我总要跟在奶奶身后。奶奶提着竹篮,里面放着大糖饼和两瓶绿豆汤。

大糖饼和绿豆汤都是在枣树下做好的,那上面,仿佛还粘着枣花的浓浓香气。在给爷爷送饭的路上,一公里的路程,奶奶往返需要走上一个多小时。她的小脚常常磨出血泡,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奶奶人生里许多的无奈。

枣花,是众多果树里开得最晚的花朵。也许是因为它娇小,比不过妖艳的桃花,争不过雪白的梨花,更自愧不如海棠,亦或是有几分羞赧。不然,它为什么要等到麦子黄了,才迟迟绽放呢?

其实,有哪一种果树的花儿能和枣花媲美呢?它不与人争春,甚至把整个春天让给了芬芳的桃李,娇艳的海棠,和洁白的梨花。枣花虽然娇小,但更幽香。它含羞带怯地躲藏在绿叶里,默默地开放,从不张扬,从不炫耀。

奶奶也象枣花,不光人长得娇小,还有一双小脚儿,她比不过没缠过足的那些大脚。但她默默地在做自己的事,把爱留给爷爷,留给我,留给了我们全家人。她是一朵小小的枣花,在我心中永远开不败,永远飘散着温馨。

回想起来,都是遥远的三十多年前的故事了,奶奶也早已离开了我们。但奶奶的精神,和她给予我们的爱,是永远不能忘怀的。就象这枣花飘香,久久地萦绕在心头,一直挥之不去。

在这绿色的山野上,在这幽香的意境里,我真想变成一只小鸟,远离城市的喧嚣,栖息在飘香的枣林中。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写一首粘满枣花浓香的诗,再写一篇回忆奶奶枣花飘香里的故事……

老年的癫痫病患者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最好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效果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