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那些年,我还没有忘记的(味道征文·散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影视戏剧

【地铁】

我像是一个喘息的幽魂一样,游荡在人群之间,游荡在推推搡搡或者寂寞的孤岛上。我一直没有走出过,因为我不知道我走出去会是在哪里?

——题记

我仍旧迷失在这样一个大都市中,像很多年前,迷失在如今遥远又亲近的故乡里。我是多久没有在心底浮现过这两个字了?谁问我,我都不会告诉你。

清晨六点半,谁记得这个时候太阳的温度?谁记得太阳每天撒在我们身上的灼热?就像我们的母亲一样,谁记得,每天她五点起来忙里忙外的身影?谁记得,她每天夜晚讲给我们听得故事?我们长大了,我们真的长大了!大到可以离开,离开了太远,远到已经忘了回头时候,那记忆深处的模样了。

今早的地铁晚了,晚了十分钟的样子。候车排队的人很少,我是其中一个。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站在这儿排队,太早了,对朝九晚五的人来说,应该还有一半的梦没梦完,应该蒙上被子,翻个身,掉回去,掉回那个还在继续的梦里。然而还是有一些人和我一样,一样的早,却不一样的为什么早。我猜想,我左边的这位姐姐,应该是要到某一个地方,去找自己的男朋友吧。她嘴角微微泛起的笑意和背上一个不大不小的旅行包足以证明我的猜想了吧。管他是对还是错,在青春的日子里,我们早已让爱情取代了亲情,让男友取代了妈妈。这不是我们的错!

还有不远处的一位大爷和一位大娘,他们这么早?许是老年人睡少了吧,早晨起来溜达溜达,只是一不小心的到了这个地方,被我这个飘飘荡荡的灵魂近近地望了一眼。可我看得到他们眉间似蹙非蹙的忧愁,我也有,那发自内心的感情共鸣在一起。我向着他们走近了些,走近了些,心痛也愈发的强烈起来。我们都挣扎在痛和不痛的边缘,丝丝念念,然后或左或右的跳来跳去,煎熬着。直到岁月的荒漠里,我们都沧桑在生命的尽头,才发现,一生之中,有两个字一直萦绕。

车终于来了,可是没有停,许是在测试轨道吧。我仍旧站在离门最近的地方,我甚至做好了冲的准备。大约又过了十分钟的样子,列车来了,门也开了,只是我没有冲。不必要,人生有太多的不必要。或者说是今天不同往日,我不用在拥挤的人潮之中呼吸空气的残余,呼吸每一个生命里疲惫的新鲜感。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我们为了生存,为了一个生命的不同亮度过活着,在每日的疲惫中发掘着一点点表示我们活得很好的新鲜感。

我捡了一个离门口最近的位置坐下,坐在我对面的还是那个小姑娘。再过一站就是机场了,我猜你很快就会见到他,见到你的牵挂,可牵挂你的还在家。刚上车的还有一位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小孩儿,坐在另一节车厢的门口。小孩子很乖,靠着那位中年男子,什么也不说,许是放假了,要回家吧?距离我最近的还是那一对老夫妻,我们中间只隔着我的一个行李包。在这最近处的呼吸声中,我慌乱的心跳慢慢的平稳了下来。我已经无须再猜,他们给我的,足够了。

我拿出手机,发了一个消息。我要回家了!

【七夕和猫】

整个七夕我都和一只猫一起度过。其实,我送他这只猫已经三年了。从我上大学开始,我抱回这只猫给他,算是我离开他近三千公里的慰藉。他是一个极其传统的老人了,虽然我不承认他已经老了。时光的牵引,有时候,一瞬间就发现我们好像彼此是很多年没有见了,这不是时光的错位会是什么?

一南一北,我们还是分手了。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离开就离开,又这么远。他什么都没有说,我也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他没有来送我,因为我不让。他是一个多事的人,那个时候,我只想走,远远地走。我不懂他心底里的那种感情。

我登上了火车,在缓慢的行程中,我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一直在想,在想,一只猫是否足够?然而列车仍旧不管我,独自前行着,直到终点,然后载着陌生的人再回去。一只猫到底够不够,终于还是不再想了,我也没时间去想。半年的时光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的走着,我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我迟疑了,我犹豫了。

我把车票的日期改了又改,还是上了车,上了那趟载着很多陌生人的列车回去。我惊讶的发现,猫肥了,他瘦了,我眼角湿了。我还能说什么?我不会责怪自己。我想我的猫已经取代了我的位置了吧!然而他真的是一个极其传统的人。他对猫的爱,不及对我的,永远都是这样,永远都不会改变。我不会怨恨他!我知道,我才是他心底的牵挂。可什么时候他才会是我心底的牵挂呢?我不知道,也许近,也许很远。

都说上辈子,我们是情人,也许情人就该分离,所以我们离开了,直到这辈子我们又在一起了,为什么?是情人的生涯还在继续还是我已经真的爱上了你?忘了吧,我再不会记起,记起岁月长河里,你的任何一点讯息。

我怀里抱着这只猫,抱着它肥肥的身体,抱着它甜蜜的梦,抱着它梦里我们的约定。三年了,我忘了,它还记得,所以一看到我回来,它远远地走开。我已经不会再抱它了,只是它在受了很多伤后,仍旧不离不弃的围在他的左右,酣睡在他的身旁,撒娇似地咬咬他的手指,扯扯他的衣角,这是我小时候常做的事情,只是太久了,已经忘了。或者是我长大了,已经不会撒娇了吧。

如今我还是不愿意回去,还是找不到我为什么要回去的原因。也许上辈子我真的是你的情人,而那只猫才是你的爱人吧。有多少爱可以不离不弃,可以卑微到尘土里?所以我只是一个情人。

这不是时光的错位,而是心灵的相通,为了这相通,也许我们真的要耗了一辈子!

【昨夜的梦】

一个人躺在床上,深夜的月光已经很亮,大大的挂在窗棂上,看着我。我不说话,准确的说是月亮也不说话,我们就是这样看着,互相的看着。以前我很晚睡不着觉的时候,也是这样看着他,只是很多的时候,他把我抱在怀里,睡去了。后来我也睡着了,我很神奇的发现了他的超能力。以至于很长时间,我都是这样睡觉的。只是这样的日子再不会有了,就是怀念也不会再有了。

在我长大之后,我时常在想一个问题。我是否愿意在睡梦中梦到自己喜欢的人而笑着醒来?也许很多人会说愿意。只是我不喜欢,我不喜欢我的梦被清醒的现实打搅的冰冷感觉。如果真的醒来了,我愿意再喝一杯,然后睡去。我就是这么倔强。只是到了后来,我发现,我喜欢的人越来越多,我心中的他也越来越多,甚至还有她。我终于是忘却了,我到底是喜欢他们的什么,而以至于让他们搅扰了我的内心,在微微起伏不定的胸腔上,我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一个人能成熟多久?一个人能幼稚多久?也许真的因人而异。在我长大之后的岁月里,在他面前,我抛弃了本应该有的幼稚,傻傻的扮演着另一个我,这个我是我吗?我无须回答,他已经背着他的包回去了。回去就回去吧,根在那儿,他注定是走不长的,也走不远的。

有一天,新闻上说,晚上会有流星雨,我等着,靠着窗户等了很久。直到天明的时候,天上稀稀落落的划过几颗,只是东方都在孕育光明了,这几颗的光泽有算得了什么呢?我终于拉起被子准备要休息了,钟表指针已经指向四点的位置了,我没必要再等待下去了。我躺下,习惯性的摸摸我的右边,他不知道去哪儿了。熬了一夜,我实在是不想去想了,闭着眼睛,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好像还是蒙蒙亮的样子。只是一闪一闪的,有好多流星。我不敢相信,拉起被子蒙上眼睛,又悄悄的露出一只眼睛来。是真的,真的是流星。

他拉了拉我的小手,把我抱在怀里,我就看着看着,睡着了。等天亮了,我一定告诉我的小伙伴。就是这样,我做了一个奇怪的美梦。下午,我飞奔出去,召集了很多小伙伴,告诉他们,我昨天等到流星雨了。他们不信,我也不管他们,许是他们早就睡着了吧。我窃窃的高兴着。

很久之后,我再一次看流星雨的时候,他不在我的身边。那一次和我小时候看的不一样,不过还是小的时候的那一次好看的多,只是我说不出他们有什么不同而已。后来,我查了新闻,那天我所在的位置是看不到流星雨的,但是我真的看到了。有时候新闻也会有假的嘛!

只是今天夜里,这轮大大的月亮,为什么照在我的床头,和我相互看着。我不知道。反正我不多时便睡着了。在梦里,我回到了我回想了好久的小时候——我在他的怀里的日子,甜甜的,暖暖的。

【比生命更加长久的身影】

在裸露的青春里我看不到生命。经历了太多的尘世纷扰,我险些找不到,回不去曾经。左边的那条街道晚上很黑,我不敢走。我是一个极其胆小的孩子,直到高中毕业,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给我的恐惧为什么这么长?总之,我不敢一个人,我害怕我身边没有人。

我看过很多的葬礼,见过很多的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全身被包裹着,透着一种味道。那个时候,我没有流过泪,我也没有不开心,其实我是找不到我为什么应该不开心的理由。没有人告诉我,这个躺在那里的人,你将再也看不见,他将淡漠在你的生命之外,用另一种方式和你决绝的告白。

我第一次流泪是在我奶奶被车拉到坟头下葬的路上,我真的再也看不见,看不见那个曾经的小老太太。其实不是这样的,只是那个时候想流泪罢了。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我还能记得一些细节,只是想不起来,我为什么哭?我给自己设置过很多理由,最终它们都不是理由。

还有一次,我在一场葬礼上,喝醉了。我提着三瓶啤酒走出来,被一个小伙伴抢去了一瓶,被一个大人有拿走了一瓶,我在喝了一打半之后,提着这一瓶,一头钻到了罩棺木的帷幔里,喝完之后就睡着了,直到妈妈找我,我才爬出来。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怕,并不是因为我喝了酒,而是因为我少不更事。大概是这样的吧,我同意,那个时候确实什么都不懂。十来岁的生命里,又应该懂什么呢?

第一次害怕是什么时候,当然不记得了,只是特别怕一个人待着。可后来,我总是一个人待着,我居然爱上了一个人的时间,爱上了一个人的空间。一个人走在空旷的田野,一个人流浪在沉睡着的街道,一个人睡在寂静的房中,一个人睁着眼看着无边的黑夜,一个人在宁静的午夜戴着耳机看恐怖片……我实在想不明白,我在怕什么,我也实在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不怕?

怕与不怕不过是一种感情,有些时候触动了就流泪,有些时候触动了就畏惧,有些时候触动了就做些令人无法理解的事情。现在想来,为什么怕或者不怕,不过是在我生命的某一个节点中,找到了一种感情的共鸣。有些时候,共鸣的太过了,我不愿靠近;有些时候又共鸣的不够,我没必要靠近。在最合适的时候,我靠近了,又正好赶上眼角酸酸的,很少!

离开的太多了,我的身边能靠近的越来越少,我猜真的害怕起我的身边没有人。比生命更加长久的,不是恐惧,而是我再回头也看不到熟悉的身影。

癫痫病有什么治疗方式为什么会得癫痫病老年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