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窗外芊芊竹(散文外一篇)

来源:南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中考作文

【窗外芊芊竹】

杏黄麦熟的季节,去威海参加一个文学采风活动。活动之余,应邀拜访一位大学的同窗好友。我的这位同学,几年前辞退了令人眼热的公务员职位,在威海郊区的一个村庄租了几十亩地,利用所学专业,毅然办起了农业生态养殖。

生态养殖园的办公、生活区域俨然就是一个玲珑的花园,各种花草树木葱葱茏茏,葳蕤若瀑,不时有鸟儿的歌声、蝈蝈的鸣奏以及蜂蝶的飞舞,欢欣着闯进我的视听。跟在同学的身边,细细观赏着这样的园子,一时,我竟忘记了这是一个以饲养山鸡为主的生态养殖场了。

那些错落有致的花草树木固然令人心怡,然而当我望见一排红瓦白墙的房屋前面,那一片如雾如纱的青青翠竹时,我的心情不禁为之一动。

“好一片醉人的绿竹!”我赞叹道。

“是啊,一直就喜欢竹子。以前身居城里,哪有地方可以让你种竹子……你看那片竹子,一开始只是稀稀拉拉种植了十几株,谁知几年功夫,它们就长成这么一片了。竹子的生命力真是太强了。”同学淡定的语气里露出些许憧憬和欣喜。

竹兰之好,君子之风。我知道,自己也是一直深喜着这清风飒爽的竹子的。

下午,同学给饭店打电话要预定酒席。我说,咱们也别去饭店了,别辜负了这片竹子,你这里有鸡有蛋,就让嫂子清炖一只山鸡,也别叫别人陪酒,就我们三个在竹林旁举杯邀月如何?同学笑说,不愧是我们班的大作家,依然改不了一个文学青年的心态,好吧,尊敬不如从命,只是太怠慢老同学了。

傍晚时分,在竹林旁边的石几上,同学的妻子已是摆上了一大盆浮着一层黄橙橙油脂的清炖山鸡;另有自家腌制的山鸡蛋,对半切开了,也泛着金黄的油渍,满满地盛了一大盘;还有几个农家炒菜,皆是绿油油的,让人垂涎欲滴。

我从来不善饮酒,自嘲是经不住“酒精”考验的人,也很少参加喝酒的场合。但那天,我却饮了不少白酒,而依然兴致颇高。与同窗好友久未谋面,自有一份纯而浓的同学情意使然,而还有一个缘由,便是因了有那片清气盈怀的竹子相伴。

从同学的叙谈里得知,他竟是因看不惯当下官场里的风气和潜规则,才毅然辞职的。他说,那时候,我很彷徨,天天说些违心的话,做些违心的事,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就要麻木了,就要死去了。倘若还在单位混,当时干办公室主任的我现在也许能混个一官半职,可一辈子活在违心的虚伪里,把自己真正的灵魂丢弃了,只剩下一躯行走于私欲里的皮囊,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样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

突然间,我对我的这位同学肃然起敬。我想起,在大学时,他是我们系的学生会副主席,颇具组织才能,而且口才极好。毕业时,他被分配在威海市的一个县级机关里,同学们对他从政的前途都是极为看好的。我记得,我曾在他的毕业纪念册上这样写道:好风凭借力,送君上青云。

他辞去了令多少人企不可及的公务员职位,只是为了坚守自己心中的本真和洁好。他不说,我也知道,他该是经历了多么痛楚的内心抉择,顶住了多大的压力,才选择了今天的道路。而这些年,他又是经历了多少打拼的艰难,才有了今天的一切,才有了今天坐在这片青青筱竹下,一脸本真而爽朗的笑容。

沉浮于世俗,难得有一片翠竹映于心湖,难得有一份透彻心底的清气和恬淡,更难得有一种为了灵魂的自赎而舍得的勇气。

那晚,与同学竹下对饮,相互共勉,尽情相诉久别之念。我知道,我拥有了一个可以神交的朋友。

那晚,月色清明,轻浣着沉沉的夜幕,偎恋着眼前的竹林。举首投望,夏日的晚幕里,清风拂翠,和月依影。

夜深,同学安排我在一间招待室住下。房间洁净而雅致,墙上一幅竹石图吸引了我的目光,走近观赏,画风颇似郑燮的风格,画上有两行行书的诗句。我不禁轻轻而吟:

一两三根竹竿,五六七片竹叶。自然疏疏淡淡,何必重重叠叠。

竟是板桥先生的诗句。

目光投向窗外。如水的月光下,那片竹子,清华自适,安宁而静谧。

竹下窗凉,一夜好梦。次日醒来,窗外竟已是细雨蒙蒙,就忆起了“南窗轻睡起,萧飒风雨声”的诗句。再看窗外,那一片竹子,在烟雨笼罩的清凉里,却是绿得翠色正滴,绿得沁人心脾。一只雨燕,恰登枝而去,一杆翠竹,便在碎雨的扑打和莹润里独自摇曳逍遥……

芊芊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突然,就想起了这句佛语,我却无法深解。

谁人,能够深谙它的禅意?

我想,我回去,也该买一盆绿竹了。就将竹子安放在阳台里,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隔窗而望,能有几杆青青的竹叶,映入我时常会迷蒙的眼睛。

【桐树花开】

坐在四楼的书房里静掷着阳光,那一缕记忆深处的异香又姗姗而来了。当那缕略带药香的奇异气息探头探脑地循窗而入,我知道,季节已是进入了清亮而多情的四月。

书房的窗外,依旧是两株硕大的泡桐,此时俱已顶起了一树灿烂的朴素。一串串的淡紫,挨挨挤挤,在杏花、桃花、梨花依次凋谢的这个时候,在高高的空中,正灿烂而拙朴地绽放着。

要不是身居高楼,我是断不能那么仔细地打量那些凌空绽放的桐花的。高高的桐树挺拔而立,总是将它的一树芬芳撒播在空中。洁净湛蓝的虚空,是桐花释怀的所在,在这样的虚空里,我看到,洁净淡紫的桐花,一串串,比肩牵手,在暮春的光影里正亮得耀眼。

扶窗,目光穿越密密的桐花,就望见旧时远方的村庄。错落有致的院子里,谁家都有一两棵泡桐,村外,也有一片茂盛的桐树。每年,晚春的空气里突然就多了一种奇异的药香,寻香仰首,便发觉了高远处那一片片淡淡的紫,荡在香风轻摇的枝上,在我眼里却如女妖般迷离未知的世界。弱小的我,高大的树,自然不能亲手摘取那些挂满着幻想的童话里的铃铛。只是喜欢,在那些不惹别人眼球的桐花里,缓缓摇曳一对晶亮的眸子和一些懵懵懂懂的异想天开。

桐花自然也会凋落,被风从空中送下,桐花落地如霜,厚厚积着,渐成一片残妆,亦如我翻过多遍却觅不到春天巢穴的残卷。我却不敢践踏,捡一朵桐花,揪掉花萼,送入渴的唇里。那一丝甜,会让我想起邻家姐姐出嫁时对镜梳妆的气息,那天,却没有桐花的盛开,那天的桐花已是落满了院落,天似乎是淡定地阴着,窗内一脉柔弱,如窗外满院的落花,甜甜的气息,被云压着,久久不肯散去。

少年的梦里,素面的桐花高挂枝头,却总是摆出一副花妖的姿态,让人仰望。而桐花注定是会凋落的,凋落的桐花被乡野茅舍下的泥土亲吻着,沾染了黑色的尘。少年的心,在这样粲然的风袭桐花里,仰望,垂首,别样的情绪,在春天离去的风里彷徨堕落着……在桐花呻吟着曼舞的世界,我曾多么甘于这样的沉沦。今天,再次牵起那缕徜徉在桐花世界里的光阴,轻轻打开那个泛黄的梦的扉页,人和桐花,却在古典的清流里,泛舟,吟哦……

初生的桐花或许知道自己的宿命,却还是会爬上高高的枝头,希望在无尘无嚣的空中竞相放香。就如现在,在我书房的窗外,两树桐花正热烈而沉静地开放。它们虽也离地凌空,而我却有了楼的举托,我和桐花便近在咫尺了,隔窗相望,那些沉静的异香,也仿佛伸手可掬了。

窗外两株盛花的桐树,依然是我眼里一道别样的风景,虽然我记不得,它们开落了多少光阴,那些落地的光阴又埋藏了多少花儿与少年的心愿。眼前的窗外,巨大的树冠,被太阳照耀着,所有的桐花接受着阳光和风儿的鼓舞,开得那么清新而不染一点尘滓。我看到,云朵正在温暖地招手,大串大串的喇叭似的花朵,正将一些甜甜涩涩的心事,吹送到天空中的云层之上。

曾经自愧于那些桐树的高大,倘若在野外,如果不是在远处眺望,那两树繁花怎么会扑入我的视野。幸好,有了楼的托举,今天我望见了开得如此闪亮清晰的桐花。也许,正是桐花的晚开与香异高扬,桐花才如此的高洁、朴素、自然。何必惹人在意呢,桐花站在高高的空中,拙朴而散漫地低首绽放,季节记得,那曾经是一树花的春天。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循着目光里的桐花,突然就想起《诗经》里这些高傲的诗句。虽也知道此“桐”非彼“桐”,但我们这里是习惯于称“泡桐”为“梧桐”的,何况眼前满树的灿若落霞,应是比梧桐多了几许烂漫的韵致的。焉知,那鸣于高冈之上的凤凰,不会青睐这遍开花语的濯濯栖所呢?

此时的现在,桃花、梨花早已别情离去,而桐花,正从一段长长的光阴里泛梦而来,坦然趟进了我泛舟而行的清流。在这条窄小的清流里,桐花笑得烂漫,照亮了我尚沾挂着几滴花季雾露的眼睛。

被桐花照亮的目光,穿越密密的花枝,追寻着斑驳的天空。未知的光阴,还藏匿在云的深处。

那云的深处,是凤凰飞来的方向吗?

辽阳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郑州癫痫病公立医院怎么样儿童癫痫除了治疗还应该注意什么